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20-4期->发轫

“客栈”与内部的远方
——读《楼兰黄昏》(同期评论)

2020/4/7 16:45:14 来源:王朝军 浏览:72

王朝军,笔名忆然。青年文学评论家,鲁迅文学院第36期高研班学员。山西省作协首届签约评论家,第七届全委会委员。曾任《名作欣赏》副主编,现供职于北岳文艺出版社。在《文艺报》《文学报》《北京文学》《长江文艺评论》《小说林》《黄河》《山西文学》等报刊发表文学评论及散文数百篇。出版有评论专著《又一种声音》。获2016—2018年度赵树理文学奖·文学评论奖。



    姜痴儿的时钟始于黄昏。那时,他的父亲正驮着母亲走向大漠黄昏中的楼兰。消失于地平线的上的楼兰,古风悠然,苍茫浩瀚,它的边界伸向历史、记忆和人们内部的远方。

    丁墨想要表达什么?这是我读这篇小说的基本困惑。一九八六年,余华的主人公十八岁出门远行时,恰好也在黄昏。在那篇题为《十八岁出门远行》的小说里,“我”对远方的全部认识,都写满了“未知”——方向未知,行程未知,生命未知,最后是终点未知。时隔三十四年,站在余华“黄昏”的起点上,另一个十八岁的“我”整装待发,他将巡游自己的疆域。在这个无比壮阔的疆域里,时间滞留,生命轮回,古老的天地间浸染着青铜的幽光。我猜测,这不是巧合,尤其是小说收官处“落客酒家”的再一次出现让我确信:《楼兰黄昏》是对《十八岁出门远行》一场精心策划的戏仿。是余华和丁墨得以达成忘年之交的精神契约。他们的写作伦理在黄昏那一刻展开,止于灵魂的停靠点——客店。

    是的,客店。它兀立在旅途的上下文之间,我们渴望它、寻找它,期待抵达它,以便于整理过去,重新出发,奔向最终的目标地。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红豆》杂志或关注微信公众号hongdou-197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2024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综合部:0771-566440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翠园巷2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 桂ICP备13004070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