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20-1期->名家评刊

红豆生南国,诗情天地长
——《红豆》2019年诗歌阅读印象

2020/1/8 11:17:44 来源:张德明 浏览:72

张德明,文学博士,岭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南方诗歌研究中心主任,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全国中文核心期刊评审专家,中国作协会员,广东省作协首届签约评论家。已出版《现代性及其不满》《网络诗歌研究》《新世纪诗歌研究》《吕进诗学研究》《百年新诗经典导读》《新诗研究的理论与实践》等多部学术著作,在国内重要学术期刊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曾获广东省青年文学奖理论类一等奖、2013年度“诗探索奖”理论奖、《星星》诗刊2014年度批评家奖、首届“名作欣赏杯”优秀论文奖等奖项。



    “红豆生南国”这古典的意象,已在历史的长河中飘香溢彩千余年,那惹动“相思”的情感衷曲,让多少读者心醉神迷、流连忘返。《红豆》在南宁拥有阔大的观照视野和执着的艺术追求,它的封面常印着那“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的古典妙语,显示着接通传统文化、表达现代情感的虔诚心意;而它的内文总是以淙淙淌流、芳香四溢的文情与诗心来赢得读者的口碑。毫不讳言,我也是《红豆》的忠实读者,特别是对每期刊物中登载的新诗作品,我是读得最认真、看得最仔细的。我从这里读出了当代文化的信息,读到了当代人的情感世界和精神原野,读出了当代诗歌的美学风采,也读出了办刊人打造诗歌品牌、提升刊物质量的辛苦与坚持。红豆生南国,诗情天地长。请允许我以此为题,对刊物一年来登载的诗歌作品做一次梳理和回顾,与读者再次分享一份文学杂志所拥有的诗情、诗意与诗心。

    写出地域的诗性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水土也孕育一方情。换句话说,每一个地理空间,都有着独具特色的生命情态和人间情意,都需要诗人们用心去体味,用诗歌去演绎和描画。出生在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九寨沟县的诗人龚学敏,对那片富有文化特色的生养之地格外熟悉,对那里的人、那里的物、那里的景、那里的情是如此地记忆深切、体悟独到。他的组诗《在阿坝》(2019年第1期),正是对阿坝这片神奇土地进行的诗意撰述与艺术彰显。在诗人眼里,那里的民间小调情韵婉转,如清泉如鲜花:“椴树梢的女高音,酿酒,指引汉语中的山水。/如履薄冰的地名,/用年老的露水,一颤,/成一本水做的书,花朵们长出的封底。”(龚学敏《在九寨沟保华乡听南坪小调》)那里的寺院喂养着人们的精神:“一座寺院的名字,长在铁鸟腋窝的路上,/被藏语的途径,圈在弓杠岭起伏的牦牛/之中。白发是苍老的羊子经年不遇的盐。/我匍匐得越近,盐的声音。”(《在松潘尕米寺,看见掠过树梢的一曲藏歌》)在那里读古书,能读到意想不到的诗情和美意:“秋翁,倘有余暇,兄弟携酒,邀月,/你要用水,还有水中/不动声色的花朵,救救我的诗。”(《在九寨沟夜读〈秋翁遇仙记〉》)在这组诗中,最有诗意的层次感和坡度感,让人印象更为深刻的,在我看来正是《在九寨沟嫩恩桑措垭口,和一群藏族老人唱酒歌》一诗,全诗如下:

    “第一杯美酒献给上苍。/天空晴朗,雄鹰是我们奉上的酒。我们是羽毛下面/的影子。我们的灵魂在你的下面。//苍天呵。我们要仰望,要成为你的一览无余。感谢你/给了我们唯一的生命。//第二杯美酒献给大地。/土地肥沃,骏马是我们奉上的酒呵。我们是马鬃里面/的长风。我们的生命在你的手心。//大地呵。我们要匍匐,要成为你的一心一意。感谢你/给了我们足够的粮食。//第三杯美酒献给神灵。/花朵灿烂,我们把自己为你奉上。花朵们绽放出酒香,/爱情,成群结队,在爱情中茂盛。//神呵。天高地远,你要把爱情给我们……”

    “酒歌”是美酒与情歌的交融,既有酒的醇香,又有情的动人。你看藏族老人唱出的这一串串酒歌,是献给上苍、大地和神灵的心曲,那里有生命的敬畏,有精神的虔诚,更有情感的浓烈与温馨。听着这酒歌,你就可能心潮起伏,醍醐灌顶,就会感觉清凉的泉液将你的心灵洗浣,感觉神圣的光亮将你的前程照亮。

    要写出地域的诗性,就要写出地域的独特地理品性。“那一个闷热的夏夜,在渝中半岛的楼林中/左拐右拐、上坡下坡时/我和孩子迷路了。像在茂密的大山里/遭遇了鬼打墙。当我们大汗淋漓/摸索在一个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小路段/全世界似乎都停了电,只有/孩子的白脸蛋、白胳膊、白腿/一如上帝安装的节能灯,临危受命发着光”(马萧萧《重庆的黑与白》),写出了山城重庆特有的丰富地形和复杂地势。“贵州,贵在这一个个/豪华地下室/——或/它正是夜郎自大的底气/如此之多的地下天宫/如此多娇的地下江山/要一个什么样的/天王老子,才能缔造、打理?/出得洞来,群山已删除浓雾/我也第一时间删除了/那条黔驴技穷的假消息”(马萧萧《贵州的溶洞群》)将贵州溶洞群的空间之大、景观之奇表现得有滋有味。整体上看,马萧萧《中国地名手记》(2019年第5期)这组诗质量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贴近生活与历史现场的写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2024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综合部:0771-566440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翠园巷2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 桂ICP备13004070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