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20-1期->名家评刊

贴近生活与历史现场的写作
——《红豆》2019小说栏目综述

2020/1/8 11:16:10 来源:张艳梅 浏览:72

张艳梅,女,1971年生,文学博士,文学评论家。现为山东理工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教授,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带头人,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山东省当代文学学会常务理事,山东作家研究所所长,淄博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山东省作协签约文学评论家。主要研究方向为中国现当代小说。已在《文艺争鸣》《当代作家评论》《文艺理论与批评》等期刊发表论文近200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2项,山东省社科基金重点课题2项,出版《海派市民小说与现代伦理叙事》《生态批评》《文化伦理视阈下的中国现当代小说研究》《新世纪中短篇小说观察》等著作。曾获山东省社科优秀成果奖、山东省刘勰文艺评论奖、山东省高校优秀科研成果奖等。



    2019年转眼成为过去,又到了各种排行榜和年度综述刷屏的时候。梳理分析一本刊物的某个栏目,其实并不容易。首先需要了解刊物的整体定位、发稿原则,以及刊发作品的社会反响,才可能有比较全面的视野和比较客观的评价尺度。从办刊宗旨到刊物特色,《收获》《当代》《十月》《人民文学》《北京文学》《上海文学》《钟山》《花城》或《青年文学》《雨花》《西湖》等等,这些文学刊物都有着非常明确的定位和风格追求。

    就《红豆》而言,虽有明显的地域性特征,但并不局限于此。2019年小说栏目除第4期长篇小说专号和第10/11期为广西本土作家专号外,其他的都是中短篇小说和微篇小说。作者则来自全国各地,一般文学刊物,多半都有相对集中的作者群和与刊物风格相近的比较稳定的作者队伍。这一年《红豆》刊发的小说,让我们看到了更多年轻写作者的面孔,他们带给我们的作品,或是针对社会问题,或是回到历史现场,无论是现实主义白描还是先锋叙事探索,颇多可圈可点之处。

    时代生活的现场

    重提现实主义,在文学与世界的关联愈发复杂的当下,衍生出太多值得我们思考的话题。《红豆》2019年小说栏目的作品,大多是朴素的现实书写,其中有人性的温暖,也有人性的挣扎。日常生活叙事之中包含着怎样富有多重意味的现实?我们对日常生活耳熟能详,并不需要小说家提醒我们把目光投放在哪里。小说家应该提醒我们的是,我们看到的,甚至努力观察到的,可能并不是生活的真实,有时候,对于生活的理解,要借助文学想象或是文学虚构,才可能真正有效抵达。

    社会转型时期的乡愁。我们生活在迅捷的时间和凝滞的空间里,日常生活在现实逻辑里自主运行,个体往往是被裹挟的,即使主体经验有多少偏差,都很难在对世界接受的诸多障碍中,自动获得认知的提升。换句话说,身份危机是在文明危机和存在危机的包裹之中的。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越来越多的人自愿或被迫离乡离土,城市给了许多人安身之所,但是也有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在城市中安心生活。

    次仁罗布《那片白云处是你的故乡》,虽然小说题目诗情画意,但其实有着鲜明的现实主义底色。日常生活里总有一些超越性的东西,只不过大多时候我们被日常性裹挟习焉不察罢了。而这些超越性的东西,无论是痛苦,还是喜悦,都更接近生命的内在本质。多尔衮是社区里的环卫工人,一家人来自草原,渴望在城市里扎根,慢慢习惯了拉萨的生活。“我”和妻子对环卫工人有着朴素的情感,多尔衮善良勤快,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喜欢讲故事,和热爱诗歌的表弟看起来很像。表弟为了追逐自己的浪漫梦想,死在冰天雪地的藏北草原,多尔衮的梦想是让孩子好好读书成为城里人。年轻人对草原早已经没有诗意的想象,那里贫穷落后,交通不便,气候恶劣。小说最令人感怀的是多尔衮母亲的乡愁。这个始终渴望回到草原的老人,故乡对她来说,没有风花雪月的诗意想象,也没有城市生活的温暖舒适,而她一心想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中去,城市对她来说,永远都是异乡。作为一个客居他乡的老人,最难的不是文化无法认同,而是情感无法复制。小说没有怀旧情绪,也没有刻意的底层关怀,人与人之间的善意和温暖之中,流动着淡淡的感伤,算是时代情绪的一种记录吧。

    于同友《幸福五幕》写的是新农村建设题材。王文兵与妻子韩小兰离婚后,春节带着儿子王子涣回老家。王子涣奶奶之前一直养鸭放鸭,生活中总有一片广阔的水域。住上楼房之后,不能再养鸭,耳朵里却总是能听到鸭子叫,只好深夜偷偷喝棉籽油治疗尿床。幸福花园里这一户人家,有着各自的烦恼,爱始终是主题,子涣有着童话世界的目光,奶奶有着春江水暖鸭先知的乡愁,离婚的王文兵对生活也没有什么抱怨。小说里漫漶着的温情很感人。虽然这五幕生活场景没有什么戏剧性冲突,稍显笨拙的生活体验里,反而有着某种让人心安的笃定。

    乡村现实反思。福柯在《另一空间中》谈到:“镜子像异托邦一样发挥作用,因为当我们照镜子时,镜子使我所占据的地方既绝对真实,同围绕该地方的整个空间接触;同时又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2024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综合部:0771-566440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翠园巷2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 桂ICP备13004070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