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9-1期->散文空间

曾经荒寒

2019-1-2 15:56:28 来源:耿   立 浏览:72

曾经荒寒

    耿 立

耿立,原名石耿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散文家、诗人,珠海市作协副主席,2014年第五期《北京文学》封面人物。作品获第四届在场主义散文奖、第六届老舍散文奖,散文集《遮蔽与回忆》入围第五届鲁迅文学奖,散文集《向泥土致敬》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提名、山东省第二届泰山文艺奖、广东省第十届鲁迅文艺奖,作品多次被《新华文摘》和国内多家权威选本选载。出版有《遮蔽与记忆》《向泥土致敬》《新艺术散文概论》《会飞的春天》等二十余本散文、儿童诗及理论集。

乡间人精神匮乏,但卑微谦卑的乡下人也有自己的欢乐的方式,生老病死,是常态。但人们在这生生死死的关头,有时也会放纵娱乐,是无奈,还是麻木?是与命运和解,还是低头?

    那时请唢呐班子,鼓乐一番。平时呢?大家就不知不觉地到村头的牛屋去。

    而对我来说,还有一个去处,就是学校。虽然也学不了什么,但总是一种期待,像等待戈多。

记忆里的家乡很冷,心里也冷飕飕的。

    在冬天上学,同学们在教室的墙角排成一排,缩着膀子,使劲挤里面的孩子,这也是同学们取暖的一种方式。冬日里乡间的屋檐下常是挂着冰溜,如倒立的笋,像凝冻住的带螺纹的水柱,孩子们会央求大人打下来,然后捧在手里,冻得龇牙咧嘴如现在城里人冬天吃冰。我们把这样挂着的冰叫作冰溜嘎。

    那时的冬天,孩子们的鼻涕就像屋檐的冰溜嘎,在鼻头挂着。如有谁说一句过河了,那挂着鼻涕的孩子一惊,就使劲一吸,所谓过河的鼻涕又收缩回原来的地带。今年春节,小学的同学聚会,老虎还说留山的袄袖筒子上明晃晃的,如糨子。那是用袖筒子擦鼻涕的印记,那些东西硬硬的,可以划着火柴。

    那时的冬天,曹濮平原的人夜晚是到生产队的牛屋烤火取暖,但回到家里,就用做晚饭时的锅底灰,放在铁制的火盆里,然后放在被窝里,火盆上放火罩撑着(火罩是用白蜡条子编制的,形状椭圆,反过来,如个筐,但火罩的周身都预留有洞眼,这是火盆散发热的通道。火罩也可作为坐具,供人的屁股使用,也可反过来,在里面放上被子,就是孩子的摇篮一样的东西)。

    那时的冬天,教室里也养羊,我们人羊杂处,(更多内容欢迎订阅《红豆》杂志或关注微信公众号hongdou-197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肥水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2024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综合部:0771-566440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翠园巷2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