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7期->世华文学家

玉荆嫂(短篇小说)

2018-7-1 12:13:17 来源:李雨潭 浏览:72

李雨潭,女,旅日华文作家、诗人,中国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日本文学翻译者,《知日》驻日特约记者。译有《少即是多——北欧自由生活意见》(本田直之著)、《冻花》(齐木香津著)等多部作品。



    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天光依然是微微的。太阳很好,夜酒喝得很饱,脸上泛出桃色。

    玉荆嫂在冬天的日头下一个人走。她的头上戴着大大的风雪帽,肩上挑着水。

    家家户户都从井里直接抽水,只有玉荆嫂坚持自己挑。她说,水是一家一户的生命之源。没有水,人要吵架、要烦躁、要干涸、要死。她不要死。她一向活得很好,比村里大多数的女人过得好。男人前年上省城打工去了,她一个人在家带着两个孩子,季秋和季夏,日子过得殷殷实实的。

    男人每半年会回来一次。他在城里做建筑工人,运气好,每个月都能按时拿到钱。“广发哥是个好人,借都要借钱来给我们发工资。”男人仰头灌下一大瓢水,里面有薄荷和荷叶清凉的甜香。玉荆嫂是个有心的女人,夏天从塘里摘回些荷叶和荷花,备好,干了,用来泡水。她说男人很累,长年在外风吹日晒,回来要多清清热。男人在清过热之后,口气也干净了许多,要是晚上抱着她,一个劲地啃,味道也很好闻。

    她是个有些洁癖的女人,受不了半点的脏。女儿季夏在县城的初中念书,每个星期回来一次。闻到女儿头上有油脂的腻香,拿起扫帚就要打。她讨厌女人脏,她把自己弄得很光亮,她知道妈妈是女儿从小的好榜样,她要做好表率。

    她摊开自己的手相,一掌的乱纹。看相先生说,这种女人,一辈子操心。

(更多内容欢迎订阅《红豆》杂志)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留守女人与打工男人(评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