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6期->世华文学家

美得让你心醉的文字(评论)

2018-6-1 16:18:14 来源:凌鼎年 浏览:72

凌鼎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特聘副总编,香港《华人月刊》《澳门文艺》特聘副总编,美国“汪曾祺世界华文小小说奖”终评委,蒲松龄文学奖(微型小说)评委会副主任等,在《人民文学》《香港文学》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过3000多篇作品,出版、主编过数百本作品集。作品译成9种外语多种教材,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奖、叶圣陶文学奖等300余个奖项。



    读了庄伟杰的这些散文诗章,很是吃惊于这些文字的隽永、瑰丽。先从题材看,涉及的面还是蛮宽的。有写个人感受的,有写自然景观的,有写人的,有写物的,有写具象的,有写抽象的,有写物质领域的,有写精神层面的。

    从立意上看,也是各各不一。有小口子、大背景的,有由人及物的,有由物及人的,有关注文化的,也有关注内心修养的,有侧重传统的,也有面向未来的。

    从写作笔法上看,作者很讲究对仗,讲究排比,讲究象征,讲究比喻,或直抒胸臆,或借题发挥,或以点带面,或举一反三,不拘泥于一种法,一类格式。

    从语言上看,可以统称为美文。看得出,作者的古典文学根底很扎实,有中国古典散文的韵味,甚至有骈体文的美感。那种有特质的句式,有灵气的词汇,信手拈来,浑然天成。说文采斐然,绝非夸张或恭维。

    庄伟杰是个感情甚为充沛的人,打头的《一个奇妙的字》,竟然写了三大段,由字的书写,到字的历史考证,到字的精神层面,逐步论述,层层深化,由表面,写到内心,写到灵魂深处。但作者引而不发,始终没有说出这个字是什么。不过聪明的读者自会悟到“爱”的真谛。

    《一棵移植的树》,我也喜欢。喜欢作品的象征意义,喜欢作品的深刻内涵。这是纯粹写树吗?难道不是写人吗?从一个空间移植到另一个空间,从一个半球移植到另一个半球,这可不是武侠小说中的乾坤大挪移,一发功,轻易就能做到。虽说有“树挪死,人挪活”的老话,但事实上,树也有挪活的,人也有挪死的。只不过树是被动的挪,人常常是主动的挪。树挪活还是挪死,得看什么季节挪,如何挪,与挪树者对树、对土壤、对水分、对方位等等的了解、认知大有关系。而人的挪活挪死,就看他本人的文化水平、适应能力、身体素质等因素了。如何随遇而安,如何打拼奋斗,如何融入当地国主流社会,这确乎是每一棵“树”要遇到的人生课题,就看你什么心态、如何对待了。是换种活法,还是换汤不换药?是脱胎换骨,还是堕入深渊?一切都是未知数,但命运确乎掌握在自己手里。

    《时间的蹄声》之描写对象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时间,这本身有一定难度。曾经,有人把时间比喻成流水,比喻成海绵里的水。庄伟杰则把时间比喻成马蹄声。在他的笔下,在他的散文诗里,时间变得可感知,能听到,可驾驭。曾经有哲人说过:时间对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但按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来说,时间又是因人而异,因时而异的。要不然也就不会有“等人心焦”“度日如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类的说词了,也就不会有“时间去哪儿了”的综艺节目大行其道了。

    作者写《时间的蹄声》,就是告诫自己要做时间的主人,也启迪我们读者对时间的领悟。

    因篇幅关系,无法每篇论及,但总体来说,读庄伟杰的散文诗是一种享受。他的散文诗,得细细读,慢慢品。你会越读越来劲,越品越有味。

责任编辑 练彩利

    特邀编辑 张 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