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2期->世华文学家

梦莉的文学梦(评论)

2018-1-30 11:43:44 来源:凌鼎年 浏览:72

凌鼎年,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研究会秘书长,美国纽约商务出版社特聘副总编,香港《华人月刊》《澳门文艺》特聘副总编,美国“汪曾祺世界华文小小说奖”终评委,蒲松龄文学奖(微型小说)评委会副主任等,在《人民文学》《香港文学》等海内外报刊发表过3000多篇作品,出版、主编过数百本作品集。作品译成9种外语入选多种教材,曾获冰心儿童图书奖、叶圣陶文学奖等300余个奖项。



    梦莉是泰国比较活跃的华文作家之一,第一次见梦莉她便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后来,梦莉接任泰国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后,先后获赠了她的作品集《烟湖更添一段愁》《在月光下砌座小塔》《人在天涯》《片片晚霞点点帆》《心祭》《相逢犹如在梦中》《梦莉文集》《在水之滨》等。

    梦莉的集子我不敢说全部细读过,但我都翻阅过,整体感觉是她的散文清新、朴实,真情实感,写现实,写生活,写心绪,写情感。读之轻松、愉悦,品之隽永、有味,藉此能了解泰国的风土人情,泰国华人的生存状态、心路历程,等等。

    我很欣赏《我家的“小院长”》的写法,娓娓道来,如数家珍,把家中四千金中的次女小燕介绍给了读者。这是一个真实的形象,高尚的形象,更是一个难忘的形象。

    小燕与大部分孩子一样,到了青春期,都有叛逆的心理,往往依着自己对世界、对社会的认知,做出自己的决定,不愿听父母的话。小燕有数学天赋,原本可以轻轻松松考入大学的数学系,发挥其特长,但大学预科即将毕业的一个暑假的一次自发的“支教”,竟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因为是在山区,在边远地区,缺医少药,山区妇女比耶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这使小燕大受刺激,耿耿于怀,最后决定放弃数学特长,改为读医学,以拯救更多像比耶那样的病人。而且大学毕业后,还主动到穷乡僻壤去行医,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白求恩式的精神?是真正的白衣天使啊。

    后来,小燕做了院长,但在母亲的眼中,她还是孩子,称之为“小院长”。做了院长,跻身于中产阶级了,而且她本身就是“富二代”,但小燕却没有丁点儿的娇生惯养,甘愿抛弃舒适与安逸,做事认真,生活简朴,也许在某些人眼中有点傻,但她活得很自在、很充实。泰国是个佛教之国,小燕是个有信仰、有追求的人,这样的人,在中国,就是雷锋式的好医生、好院长。读这样的作品,给人满满的正能量。

    《在月光下砌座小塔》属于回忆性散文,回忆童年生活的散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有的孩子的童年无忧无虑、快快乐乐,有的孩子的童年饥寒交迫、苦难不断,但童年的生活不管是开心是艰辛,都会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留下永难忘怀的印象,对情感丰富、诸事敏感的作家来说,更是如此。梦莉的童年应该是美好的。她出生于泰国,却在三岁时到了中国的潮汕地区,所以她的童年回忆,更多的是来自中国生活的点点滴滴。中秋,在中国是个古老的节日,梦莉的家乡有捡砖瓦搭小塔的习俗,这习俗称之为“烧瓦窑”。“烧瓦窑”起源于元末,相传为了反抗元代统治者,抗元志士在中秋前夕,让回娘家的儿媳带书册糕(江浙沪一带的月饼),在月饼的底下垫上一张纸,实际上是传递起义的信息,相约晚上以瓦窑点火为起义信号,推翻异族入侵者。苦元已久的汉族百姓,偷偷响应,为了不被发现,往往让孩子们捡砖瓦搭小塔,在塔里面填塞木头之类的易燃物,到时点燃,就成了火塔,起义的信号就此发了出去。后来又发展成向火塔撒盐,盐含有钠,燃烧时会产生蓝色的火焰,这样就有了审美的功效。另一说,加盐燃烧后,可驱除家里的蚂蚁、臭虫、跳蚤、蟑螂等小虫。再后来这习俗带有祈祷来年丰收的成分,反正算一种地方风土人情吧。

    中国农村的房子几乎清一色砖木结构,一般大人是严禁孩子玩火的,但在中秋,搭塔烧塔时,是得到大人默许的,甚至是鼓励的,这对孩子们来说是放纵天性的好机会,用时下的话说,玩得很嗨。

    梦莉在童年时,似乎有点野丫头的味道,她与男孩子们一起捡砖瓦,搭砖瓦塔,无拘无束,痛痛快快。但总有恶作剧的男孩,乘机捣蛋。有一次,梦莉的小塔被调皮的男孩把大鞭炮丢进了小塔,小塔轰然倒塌。大人们也许很难理解孩子们的心情,在大人看来一座自搭的砖瓦塔,过了中秋早晚要拆的,有点无所谓,但在孩子们心里,那是自己的建筑,自己的心血,自己的业绩,轻易被毁,心痛啊。

    多少年过去了,作者还记忆犹新,可见当年的伤感多深。但时过境迁,人到中年的梦莉,回忆这些童年往事,没有怨恨,唯觉有趣。心态完全变了,这就是一种成长。这样的散文,没有矫揉造作,没有故弄玄虚,读之亲切,读之感悟良多。

    《在水之滨》系典型的散文题目、散文写法。泰国的湄南河相当于中国的长江、黄河,可称之为母亲河,在泰国民众的心目中,有举足轻重的分量。这篇散文,实际上抒写了梦莉多年来与湄南河割不断的情感与割不断的缘分,而这个“缘”,竟一度是“苦缘”。为什么?因为她家虽然在河边,却只是个家庭妇女,被家务牵绊,外出的机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