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2期->文化随笔

鲁迅二题

2018-1-30 11:36:15 来源:王张应 浏览:72

王张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金融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在《诗刊》《清明》《莽原》《安徽文学》《飞天》《鸭绿江》《散文选刊》等刊发表中短篇小说、散文等近200万字,出版诗集、散文集、中短篇小说集多部。



    月儿本属夜晚

    鲁迅“骂功”非常了得,亦如他文章著名,让人长了记性。

    鲁迅开骂,是看对象的。对于青年,尤其对文学青年,即便不快,也不轻易开腔。在青年的眼里,鲁迅是民国文坛领袖,也是青年领袖。

    有段时间,鲁迅对高仰愈这位青年实在忍无可忍,不得不做了他素来不愿意做的事情——对高仰愈开了骂口。高仰愈是一位很有才华,很有闯劲的青年作家,笔名长虹,人称高长虹,山西盂县人,小鲁迅17岁。高长虹在山西省立第一中学读书时各门功课俱佳,尤其国文和英语突出。后因故逃学在外,一门心思自学文学,博览群书,练习写作,从而走上文学创作道路。1924年9月在太原创办《狂飙》月刊,名声大噪,引起了鲁迅的注意。

    1924年底,高长虹创办的《狂飙》杂志在太原出到第三期便难以为继。困境中的高长虹,来北京寻求援助,得到了当时以“赞助真实立宪,提倡爱国精神”为宗旨的《国风日报》的帮助,将《狂飙》以《国风日报》副刊名义在北京继续出版。来北京不久,高长虹从《京报》副刊孙伏园处得知,鲁迅对《狂飙》评价很好。由于鲁迅的好评,郁达夫等鲁迅身边一批知名作家也对《狂飙》十分认可。这让高长虹十分兴奋,他似乎于暗室中从门缝里看到了一丝亮光。高长虹顿时心生感激,决定上门拜访鲁迅。高长虹携着一股无羁的“狂飙”劲头,敲开了鲁迅的家门,闯进了鲁迅的私人领地。后来,高长虹在回忆录里如此记载:“在一个大风的晚上,我带了几份《狂飙》,初次去访鲁迅。这次鲁迅的精神特别奋发,态度特别诚恳,言谈特别坦率……我走时鲁迅谓我可常来谈谈。”此后一段时间里,高长虹往鲁迅家里跑得很勤。正如鲁迅后来所形容的,川流不息。

    到次年3月,高长虹的《狂飙》终于生机殆尽,再也撑不下去了,只得走向死亡——停刊。4月的一天,鲁迅邀了高长虹、向培良、章衣萍等来家里共饮,席间商定创办《莽原》周刊。合办《莽原》周刊期间,高长虹已经成为鲁迅家里的常客。共同的心愿,共同的使命,让鲁迅和高长虹走得很近,关系特别亲密。可是,8月以后,高长虹到鲁迅家里的次数明显减少。骤然大降温,总是让人感觉不对头,不适应。鲁迅那般聪敏的人,对于高长虹的变化,当然有所察觉。只是,鲁迅一时还没弄明白究竟原因何在。

    当初,鲁迅之所以看上高长虹,是因为他身上那种“狂飙突进”的精神,那股“准备毁坏”的劲头。鲁迅没想到高长虹那股“飚”劲,有朝一日竟会对准了自己发作起来。

    1925年8月的一天,《民报》上刊出了一则广告,其中有尊称鲁迅为“中国思想界之权威”的说法,这让高长虹很不爽。也许,真的是距离产生美,彼此贴得太近了,则难以发现原本的美。正如一句民间俗语所说“九华山的菩萨应远不应近”。报上对于鲁迅那种尊崇,让高长虹觉得过分,他无法接受。那时的高长虹还很“稚嫩”。其实,高长虹一生没有老道过。他心上根本搁不住事,心里有了什么脸上立刻就有什么。即便嘴上还没说出,行动上却先表现出来了。最明显之处是高长虹疏远了鲁迅,去鲁迅家少了。生性敏感、疑心很重的鲁迅,不会意识不到。鲁迅不动声色,依旧开口便是“长虹”,心中疙瘩却已悄悄结成。

    1925年夏天,高长虹和鲁迅先后离开北京。鲁迅应林语堂之邀,经由上海到了厦门大学。高长虹则是先期去了上海,他想“借尸还魂”,让他的《狂飙》在上海起死回生。《莽原》刊物两个主要人物都离开北京,编务工作暂由鲁迅学生韦素园负责。

    韦素园主持《莽原》编务之后,因退稿得罪了高长虹。高长虹对于韦素园的“独断专行”非常气愤,专门发表了给鲁迅的公开信,希望鲁迅能够主持公道,为他说话,孰知鲁迅没有反应。那时的鲁迅正处于热恋之中,人在厦门大学,心却飞到广州了,天天伏案给他“广平兄”写着柔情蜜意的“两地书”。对于高长虹的公开信,鲁迅没给予足够重视,以为不过是长虹和素园闹点小意见而已。或许,鲁迅像大多数上司那样,面对下属纷争,多少还有点坐山观虎斗的小小开心呢。

    高长虹向来沉不住气。这回,他心里有了怨,脾气一上来,不管不顾了,把一腔怨气全发泄到文字上。1925年11月7日,高长虹在上海《狂飙》周刊上发表《1925,北京出版界形势指掌图》,矛头直指鲁迅,措辞极为尖刻和不逊。鲁迅看到后十分生气,对高长虹恩断情绝。至此,鲁迅与高长虹的关系,宣告破裂。鲁迅在11月15日致许广平信中写道:“长虹在《狂飙》五期上尽力攻击,自称见过我不下百回……其意盖在推倒《莽原》,一方面则推广《狂飙》销路,其实还是利用,不过方法不同。他们专想利用我,我是知道的,但不料他看出活着他不能吸血了,就要打杀了煮吃,有如此恶毒。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西江稻作散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