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2期->小说长廊

空城(短篇小说)

2018-1-30 11:31:12 来源:王彤羽 浏览:72

王彤羽,女,广西北海人。广西作家协会会员,北海市签约作家。作品散见于《作品》《广西文学》《红豆》《滇池》《中华风》等刊物。曾获第二届《红豆》文学奖年度新人奖。



    屋子里静悄悄的,似乎除了苏以童外,再也没有了其他生物气息,孤寂得随意在空中抓一把,都能拧出大把的汁液来。苏以童享受这种孤寂,特别是在夜里。

    黑夜对苏以童来说,具有某种神秘力量,当肢体浸泡在黑暗中时,她会无端兴奋。苏以童把屋里所有的光源灭掉,赤着脚在众多家具中迂回,她走到窗台边,闭上眼睛,微微张开嘴巴,身体极限地往外探。她想,如果再使把劲会怎样?窗檐顶得她的腹部生疼,她一激灵转身回了房间。

    唐丰福正以一个无比舒适的姿势,蟹一般横趴床上,松弛的脸朝下,陷进沙滩一样宽松的枕头里,只露出洞开的嘴巴,肆无忌惮地打着响亮的鼾。电视里播着芒果台的娱乐节目,叫嚣声像子弹一样往床上那具肉体飞去,肉体岿然不动。

    苏以童妒忌唐丰福随时随地都能酣睡的本领,有时两人说着话,上半句他还哼了一下,下半句就开始以鼾应对。最让苏以童恼怒的是,每次办完夫妻那点事后,不出三分钟,唐丰福必定像头公猪一样沉睡去。有时苏以童会在他激奋时刻讨价还价,一会陪我说说话,不许睡?当唐丰福发泄完,像皮球一样瘪了气,转身陷进被窝睡去时,苏以童尖叫着骂他混蛋、无耻之徒,外加踹他屁股数脚。屁股的肥肉象征性地颤了几下后,便了无声息。

    但今晚,苏以童似乎要报复般地挑衅一下身边这具行尸走肉。她伸出脚,踢垃圾般踢了那堆肥肉。只听见那堆肥肉的喉咙处发出几下类似磨牙或打嗝的怪声,终于不大情愿地翻转了过来。苏以童悄悄地侧身爬了上去,把对方那纤细净白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轻轻地揉着,她感到突如其来的舒适感。苏以童很诧异,那具肥胖臃肿的身躯上怎会长了这么一双纤细柔软的手。性感!妖娆!这是苏以童对这双手下的定义,她觉得这双手该是长在艺术家的躯体上才匹配,怎么今晚就沦为自己的道具了呢?一想到那双拿着手术刀的手,在无数苍白的身体上划拉,苏以童居然无法抑制地兴奋。那双手掠过她的皮肤,她的每一个毛孔都快活地低吟浅唱。开始呻吟起来的苏以童意识到,她只需要一双情趣道具的手。

    那双手开始蠕动起来,动作渐渐灵巧,甚至自作主张地开合收拢,伸张自如,苏以童知道睡得像猪一样的唐丰福醒了。他一翻身顿时变成了个大道具,粗重地喘口气,一偏腿,使对方滚落马鞍,反制般骑上苏以童。

    苏以童心底对大道具发出无声的抗议,为什么男人接收到信号,就能立即下体充血,像挖掘机一样咆哮着?苏以童狠狠地盯着这个合法挖掘自己的男人,像遭遇强拆一样的压抑愤懑。失望地放松身体的她,听到了身体深处血液瞬间回流的声音。眼下这个只会跟手术刀打交道的屠夫,根本就不懂女人的第一需求,有点像他的外科,只治外不治内。他把苏以童当成什么了,摇尾乞怜的发泄工具?要换了平时,苏以童早一脚把他给踹下床。可是今晚她需要一个男人的填充。黑夜安抚了她也吞噬了她,她需要某种带着生机的力量把她从虚幻中救赎,哪怕这股力量是邪恶的屈辱的。她甚至希望唐丰福的双手掐在她的脖子上,捏紧她脖子上的大动脉。她觉得那双手是把锋利的手术刀,在动脉上小心翼翼地切开一道小口,血轻薄滑稠地流了出来。可是,才几下唐丰福就草草了事,软塌塌地翻过身去,在三秒内睡着,就像梦游一般地把苏以童调戏了一番。

    苏以童想到经常做相同的一个梦。她尿胀了,提着裤子满大街跑,找不到厕所,街角是人,桥底是人,楼顶是人,楼道里也是人。她涨红着脸,忍受着膀胱极度充盈带来的刺痛感。她站在街道中央,绝望地看着人来车往。最后她决定豁出去,果断地把裤子褪下,蹲在路边痛快淋漓地洒起长江黄河来。四周的人群聚拢在她身旁,指指点点,神色鄙夷,对着她的屁股大声议论,公然窥视她的私处。她脸上带着大义凛然的无畏,反而觉得异常的痛快和壮烈。

    听说过男人梦遗,没想到她苏以童也会这样。真他妈的逗。

    二

    苏以童在图书馆借阅部工作,日子过得清闲。每天除了对新书进行登记盖章、分类存列外,就是和借阅者打交道。每排书架间的空间有点局促,只允许两个人同时侧身通过。上回一个胖子来借书,挤过窄小的过道时,估计低估了自己硕大肚子,把前面一姑娘的臀部给顶了。姑娘回过身来,朝胖子的肚子擂了一花拳。胖子那颗巨婴似的脑袋虚汗直流,脸变成了酱紫色,露出“强奸未遂”的茫然和惊慌。苏以童目睹这一幕“话剧”,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在人少的晌午,苏以童喜欢在一排排书架间来回走动。透过书间间隙,观察每一个人的神情,或者干脆选一个僻静的角落,坐在地上,分辨每一个男足女音。她见过花衣男把手蹭在巨臀女的屁股上,小情侣在角落里啃得“吧嗒”响,中年男女克制而又风骚的调情。苏以童为这些小发现兴奋不已,有时她故意把灯光调得暗一点,甚至把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刘公微篇小说二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