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2期->小说长廊

攀缘(短篇小说)

2018-1-30 11:29:01 来源:朱大泽朱徽 浏览:72

朱大泽,广西作家协会会员,有诗歌、散文、小说在《河池日报》等报刊上发表,出版长篇小说《创业夜郎》。

    朱徽,硕士研究生学历,现在广西联通公司工作。



    龙水市委宣传部干事韦未谋正准备起身回家,突然手机铃声响起,见是父亲打来的,立即接通。

    父亲说:“你表哥班学礼刚才打来电话,说过段时间,他就要回家乡来担任市委书记的职务,请我转告家人及亲友,要支持他的工作,不许打他的招牌和旗号去干什么营私舞弊的事情。”

    韦未谋有点不太相信地追问道:“爸,你这消息可靠吗?”

    父亲听到儿子有些怀疑,就说:“电话是你表哥打来的,难道他能骗亲娘舅不成?”

    韦未谋当然知道表哥不会欺骗父亲。姑夫去世得早,表哥读书的费用,基本上是靠父亲微薄的工资来维持,没有父亲的付出,说不定表哥还在家干农活呢。

    表哥是个颇重情义的人,怎会欺骗亲娘舅呢?但不管表哥说的是真是假,韦未谋觉得自己身价倍增,升官的机会摆在眼前了。他心想父亲正在兴头上,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应该不会被怪罪,便鼓起勇气说:“爸,我才不会听信你和表哥的那一套老古板说教呢。从前没靠山,眼睁睁地看着别人爬了上去了。我在机关呆了七八年,连一顶小小的乌纱帽也捞不着,现在终于有了靠山,却傻乎乎地不加利用,那不是傻帽吗?”

    父亲在那边跺脚发怒,斥责道:“你要是敢违法乱纪、胡作非为,我非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不可!”

    韦未谋急匆匆地挂断父亲的电话,他急着要向老婆和兄弟姐妹们通报这个好消息。但最让他牵挂的是如何去利用眼前出现的机会。

    晚饭后,韦未谋便直奔统战部秘书科科长蒙成光的家。蒙科长是他爸的得意门生,平日里互相来往比较多,大家都称蒙科长是小诸葛,说不定能给自己指出一条光明大道呢。蒙成光见韦未谋来访,便热情招呼让座,并探询地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有啥事?”

    韦未谋抑制内心的激动,不咸不淡地回应道:“也没多大事,就是想来吿诉蒙科长一个新消息,我表哥班学礼就要回来当市委书记了。”

    蒙成光一听,眼睛立即放光,问道:“消息可靠吗?是谁告诉的?”

    韦未谋不咸不淡地说:“是我爸说的,他老人家是不会说谎的。”

    听说是恩师说的,蒙成光就不再置疑地说:“他老人家两耳不闻窗外事,他从哪里听来这等机密的消息?”

    韦未谋微笑着说:“我表哥平常大小事都要向我爸说一声,现在升官了,能不告诉我爸吗?况且,表哥也不是当什么好消息来告诉老头子的,是要让老头子来告诫亲友,不允许打他的招牌和旗号去干什么违法乱纪的勾当!”

    蒙成光听后,嘿嘿浅笑几声,有点兴奋地说:“现在领导干部的原则性都是很强的,既然打了招呼,作了告诫,你父亲又是老古板,最看不惯以权谋私的行为。看起来,你还是小心为妙!”

    韦未谋不这样想。他说:“我来找你蒙科长,就是想合情合理地利用机会,要是老实巴交,听天由命,我也不来找你了。再说了,我并不打算让表哥任人唯亲,以权谋私为我开绿灯,只是想谋求公平晋升,获取一官半职,总是可以的吧?蒙科长,你是知道的,前些年要求各单位培养一批年轻有为的干部,我是大学毕业,完全符合条件,但讨论到我时,却有人说我刚毕业,板凳都还没焐热,又缺乏工作上的历练,还是放一放再说。这一拖就是几年,再没人提起。我在那里怀着梦想与诚挚,一头扎进工作,成为单位里的一支笔。当再次讨论到我时,却又说我不够努力,学历上依然挂着本科,没有什么长进。有人还附合着说,我的文章,有见地有水平的内容还不多,又一次把我否决了。所以啊,得知表哥升官的消息,我立马就过来找你。蒙科长,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有什么高招妙法,你就直接说出来,我韦某定当感激不尽。”

    蒙成光听他这样一番陈述,深有感触地说:“兄弟,承蒙你看得起我,我十分同情你的处境,我很想帮你,你是我兄弟,帮你也是应该的。可话说回来,兄弟我人微言轻,讲话没有什么分量,而且又不在同一个单位,想帮也帮不上,让你受委屈了。这一次你表哥回来当书记,形势对你大为有利,但中间环节依然缺损不得。比如说,他不可能指名道姓来提拔你吧?他还没上任,就先给你爸打电话,可见他对这些事都是有预见和提防的。但是,如果单位打报告上来,说韦某人聪明能干,勤奋努力,做出了突出的成绩,应当考虑提拔,那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他巴不得人家这样做,要不然,怎好向你老爸交代呢?所以,单位的作用,是缺省不得的。”

    “蒙科长,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

    “兄弟,要我说,你现在努力的方向和目标,就是要到你们部里疏通关系,前程才会一片光明,否则,就不好预测了。这是我的一孔之见,对与不对,仅供兄弟你参考。”

    韦未谋听了这话,却犯难地说:“蒙科长,你的话说得再中肯不过了,但要去部里疏通关系,这个对我来说却是千难万难,如何开得了口呢?”

    蒙科长见韦未谋一脸无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刘公微篇小说二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