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2期->小说长廊

刘公微篇小说二题

2018-1-30 11:28:22 来源:刘   公 浏览:72

刘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文学院签约作家,在《小说选刊》《文艺报》等发表作品300多万字。多篇获奖。作品入选中学、大学语文教材及国家权威图书《中国新文学大系》《百年百部微型小说经典》《微型小说鉴赏辞典》《小小说作家辞典》《当代小小说名家珍藏》等,并被翻译到加拿大、美国、土耳其等国家。主编有《中国精短小说名家经典》(上下卷)、《陕西省小小说20年精选》等多部。

潇洒的老宽

    老宽是吃皇粮的,一副小眼镜架在他宽大的脸庞上,很有点滑稽。他认为言多必有失,平时不太说话,给人的印象是,眼镜片后面充满智慧。当科员时,早晚去他办公室,他都在。前年当了科长后,十次去他办公室,九次半他都不在。一问,科室的人回答,都是到某某单位去了。

    老宽以前就一个爱好,打麻将,每次就带一二十块钱,不到一圈就缴械投降了,只得眼巴巴地坐在一旁看别人打,过干瘾。后来,大家嫌他腰包瘪,没人愿意跟他打了。他也不计较,照样去,谁内急,憋不住了上趟厕所,他赶紧顶上一把。大家曾笑话他,给他取了个绰号“不敢打”。

    没想到,过了几年,也就是从前年开始吧,老宽由棋牌旁观者,一下子变成了参与者。大家几块钱的玩耍,被他戏称为小儿科。起步少于二十元,他不上场。有一次,几个人提前商量好,给老宽“抬轿子”,三个多小时,老宽掏了三万多元。这要是在以前,老宽非提刀子跟几个人拼命不可。这次,老宽只是淡淡一笑,跟没事儿一样,此后就再没人叫他“不敢打”了。

    老宽的爱好,从去年开始,增加了不少。唱歌、跳舞、泡脚、桑拿、喝茶等等,样样都能来,且大多在上班时间进行。他把这些叫做联系群众,与单位沟通,就连省里通知的一般会议,凡是不痛不痒的那些会,他一律安排管辖单位派人替他去。他最赞成的是全市开展创文和创卫活动,这些活动都赋予他的科室一些权力。权力是什么?权力就是资源,权力就是财富。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把吃喝玩乐,经营得风生水起。

    在企业上班的老婆看不过去了,说他:“你看其他的科长,兢兢业业的,把工作当工作,哪一个像你,吊儿郎当的,成天不务正业,连班都不坐。”

    老宽脸一沉,眼睛一翻:“婆娘家的,懂个屁!科员靠干,科长靠看。看,就是看领导的眼色,看住下属好好替你工作。那些看似天天坐在办公室,兢兢业业的,实际上是没水平。”

    “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到时候别的科长都上‘县’了,你还在原地踏步,你就后悔了。”

    老宽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敢跟我打赌不?老婆你看着,两年内,是我原地踏步,还是他们原地踏步。别看我经常不在办公室,可我汇报、请示工作,比他们哪个都勤快。”

    “你看人家孟科长,到哪个科室,都把科室抓得井井有条,年龄比你还小一岁,这次有一个指标的机会,就会是人家。”

    “放心吧,领导啥时候都会重用有眼色的听话人。眼色是什么?眼色就是会看、会干、会捞、会送,把事情做到点子上。记住,有捞才有获,有礼才会往来。”

    老婆辩不过,便偃旗息鼓,提着包上班去了。

    老宽“看”的本领,一般人望尘莫及。有首歌里唱,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不同的方向有不同的学问。老宽研究得很深,重点是上看,其他方向也不敢马虎,考察、测评,方方面面都得想到。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

    前不久的县级干部调整,程序非常严格,组织部明察暗访,个人述职、无记名问卷、个别谈话、领导推荐等等,环节一个接一个。不少科长如临大敌,紧张得坐立不安。而老宽,只是抿嘴一笑,觉得是走走过场的事。他经历官场多了,掂得清孰轻孰重,知道该做些啥。

    上月公示县级干部提升对象,老宽的名字不但在其中,而且遥遥领先他人,不少人心里不服,但只是存在心里,就连老宽的老婆,都有点迷惑不解。

    上周三,老宽走马上任到一个县级单位,他老婆给他整了一桌菜,夫妻俩喝得红光满面,老宽问:“老婆,打赌我赢了,你服不服?”老婆拱进老宽的怀里,撒着娇说:“服,老婆不但心服口服,还外带佩服哩。”

    这个老宽,还真是个“人才”。不过,最近风向标有些变化,潇洒的老宽再不敢溜号了。

    最痛恨的就是战争

    丁一和丁二是亲亲的弟兄俩。

    丁一被抓壮丁参加了国民党的军队,由于天生的视力好,很快成了神枪手,在对付小鬼子那些鏖战的日子,不少日本兵倒在他的枪下。日本投降后,他的枪口转向了人民解放军,特别是在双方对峙的情况下,他的狙击步枪有很强的杀伤力。

    丁二是十六岁主动报名参加的八路军。新兵训练时,领导发现他枪法特别准,就有意培养他为狙击手。他刻苦训练,不负众望,很快在战场上显出了神威。平型关战役中,他的子弹击毙了一名日本中队长,荣立一等战功。解放军南下时,在一次战斗中,他所在的部队与国民党军队都互攻不下,对峙期间,双方的狙击手都频频出手。

    两天的拼杀,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