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1期->诗歌部落

花山采风小辑

2018-1-9 12:01:53 来源:非亚  陈琦  胡子博  拓夫 浏览:72

非 亚

    非亚,诗人,建筑师。1965年4月25日生于广西梧州,1987年湖南大学建筑系毕业。大学毕业前开始诗歌写作,1991年和朋友一起创办诗歌民刊《自行车》,并主办至今。2005年在武汉获“或者”年度诗人奖,2010年和伍迁主编《1990~2010广西现代诗选》,2011年获《诗探索》年度诗人奖,2015年出版个人诗集《倒立》,现居南宁。

    

    那个人和一群人走去江边

    那个人穿过芭蕉林

    凤尾竹

    那个人拎一把刀

    砍那些灌木

    那个人杀死了一头野猪

    野兔

    那个人背着苞谷

    腰上扎兽皮,那个人

    嗓门很大

    在江边对着群山大喊

    那个人在烧火

    烤他打回来的野兽

    那个人和一群人一起

    坐在榕树或者木棉树下

    讨论河里的一条鱼

    很多鱼

那个人光着脚

    踩在烂泥上

    那个人拔草,让火变得更猛

    那个人白天的时候

    出门开垦荒地

    在地里浇水,撒玉米种

    那个人挖一口井

    往旁边扔石头

    井里的水在夜晚会映照出月亮

    那个人的田里

    有很多蚂拐,泥鳅

    和黄鳝

    那个人养了鸡,养了鸭子和鹅

    那个人还有牛和猪

    他喂它们谷子、红薯藤

    和各种饲料

    那个人招呼一群人

    一起去狩猎一头野兽

    他们的身影出没于草丛

    喊声此起彼伏

    那个人还会跳舞,双手举起

    大声吆喝

    奋力敲一面很大的鼓

    那个人带着女人和其他男人

    上山

    用绳子拴着自己

    在石壁上画他们的生死

    画他们日常的生活,战争,农业,和祭祀

    那个人站在石壁上

    看到周围的山

    原野

    看到太阳急速地掠过山尖

    那个人在星星月亮出来时跳了下来

    念一种咒语

    那个人没有文字

    只会在地上画一些图案

    这是山,这是树,这是太阳和石榴树

    这是女人和男人

    这是孩子和生殖器

    那个人向天空射出一支箭

    箭落到很远的地方

    那个人在江边这一带跑来跑去

    追逐土地给他的鸟儿

    以及喜悦

    那个人后来走了,消失不见

    那个人的身影

    留在了山上

    那个人的孩子,女人和其他男人

    继续在那片土地上跳舞

    继续杀死树林窜出的野兽

    在田里种稻谷

    在江边捕鱼

    在木棉树下大声唱歌

    那个人已经走失

    那个人

    可能是大雁

    徐季冬

    也可能是戈鱼和黄土路

洪荒之舞

    陈 琦

    陈琦,1969年10月出生,毕业于广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漆诗歌沙龙成员,广西作家协会理事。在《人民文学》《诗刊》《扬子江诗刊》《诗歌月刊》《绿风》《诗选刊》《百花园》《广西文学》等各级刊物发表过诗歌、小说等作品,与人结集出版诗集两部,有作品收入多种选本。

明江宁静从容

    而绝壁上的舞蹈却如此狂野

    像极了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摇摆

    像极了天性中

    父亲一顿顿鞭子打下来

    仍然不肯悔改的那份愚顽。

    天地浑沌初开

    篝火的烈焰照亮夜空

    我们手持弓箭和手鼓

    我们舞之蹈之

    一匹匹战马射向天边

    甚至于喷薄而出的朝霞

    甚至于壮丽的落日

    也是我们苍茫和荒芜一部分

睡梦·花山 (节选)

    胡子博

    胡子博,1972年10月出生于山东小镇张秋,现居桂林,著有诗集《失眠者》《不可知的事》。

来到花山岩画前

    我小心翼翼地仰头望去

    崖壁上有各种各样的小人儿

    正以各种各样的姿势

    酣睡在绝壁上

我担心惊醒他们

    我没有惊醒他们

    我不知道如何惊醒他们

    他们睡得深刻、生动而古朴

    我很想惊醒他们

那也许是欢娱的时刻

    也许是幸福的时刻

    那也许是庄严的时刻

    也许是英雄的时刻

    但是,为让它成为永恒的时刻

    那就一定要让它的影子侵入石头

    侵入一代代人最隐秘的潜意识深处

石壁上的那些小人都是他人

    山脚来的这些人也都是他人

    这是一个他人的世界

    在两个不同的时空里

    他们聚到一处

    在同一个时空里

    他们相逢不相识

江水上涨

    风吹雨打

    沧海桑田

    万物流逝

访客已自行离去

    绝壁上的他们还在那里

    看上去十分随性、快乐

    并且他们

    早已让时间静止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罗腾堡的神秘微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