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1期->诗歌部落

群峰灿然(组诗)

2018-1-9 12:00:09 来源:芦苇岸 浏览:72

芦苇岸,土家族,诗人、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诗刊》《人民文学》《中国作家》《红豆》《十月》《花城》《作家》《山花》等刊物发表大量作品,并被《诗选刊》《中华文学选刊》转载和入选各种选本,有诗集《芦苇岸诗选》《坐在自己面前》《带我去远方》三部和诗歌评论集《多重语境的精神漫游》《当代诗本论》两部。现为吴越出版社社长兼总经理。

神仙居



    老君打坐。深山里有道。风轻

一只蝴蝶尾随我,在悬空的

    石头上,化入静虚

我的投影,挚爱寂静的深渊

危险寸步不离,但更像是一种提醒

    坦途以阳光普照的样子

    存在于前方某个不确定的未知中

那儿,跋涉换取的乐趣

    如蝉鸣,延展无疆的曲线美

容颜如绝壁,汗水神出鬼没

    灌铅的小腿,移动一座山丘

    在登顶的瞬间,群峰灿然

羽化的薄云,识趣地停下脚步

    小风经过阳光磨亮的松针

目送



    王青木低头走过一根枯藤

    习惯向草木致敬的人,草木一样

    贫贱。那自然生长的拱形下

    还将次走过芦苇岸、雨橡、魏丽敏

这老藤,每年清明,齐刷刷

    冒出串串朱红的花,远观

    朱雀栖止主干上……奇迹被描述

    似要为虚幻的过往

    还魂

一线飞瀑在不远处

    呼应山涧的空落,水声藏下

    整个山林。细看树叶的经脉

    有巨蟒交媾……众神肃立

壮如胳膊的老藤,犟、脾气怪

    对抗着神的虚无

    下山路上,唧唧的小雀子扇动翅膀

    在暗中目送不合时宜的我们

    仿佛被一笔带过的一行诗

将军岩看松



    山风隐遁,似领受了密令

    高低错落的松,突然收住拳脚

    誓要蓄力对付一行

    来历不明的闯入者

    轻佻地跨过流水,在古石桥上

    指点美景,嘴里叽咕不停

    手机咔嚓,咔嚓,霸占了眼睛

    悬崖下,水声托起大片翠绿

    细碎的阳光成针形扎在

    红男绿女的背上、脸上、心上

    尖叫者,失色者,木然者

    都被山势顺带着推上高处

    霎时,天苍苍野茫茫

    将军和石头同时抄起刀斧

    整个山谷,回荡着“松啊松”

    山势自动闪开一个豁口

    云雾涌入,吐纳松涛

    将军别过脸,动用浩然正气

    把一群时间里的过客

    留作他的左膀右臂,然后

    从千山万壑,请出一棵棵苍松

    从一棵棵苍松的体内请出刀锋

    松针抵达的高度

    人心在攀爬,在苍茫和广阔

凌云书



    我有进阶的喜悦

    拾级险远的陌途,一颗树

    伸出旁逸的手,握住我的战栗

    一堵绝壁,以凌厉的真和肃然的美

    杜我于喧嚣之外

    回望千沟万壑

    我有转折,牵引渐渐升高的行踪

    奇峰嶙峋,心无旁骛

    用脊梁指导我站稳在天的尽头

    阳光长久地抱紧我

    ——我有日照空山的惊鸿

看山



    乱石生出的风暴,破空而来

    而呼啸,而为九霄,为头顶一片

    旋转的星云

孤零零的山峰,用棱角

    呼应深渊那端最雄浑的地理

    时间凹陷在溃塌的寂静里

低处的事物,比如雾,比如涧水

    顺从山势,度化自身

    而攀缘的风,依然故我

它誓死捍卫着一个突兀的形象

    修成的峻峭之美

    羞辱心事重重的人,不可抗拒

在遥望中固守难以撼动的手足情

    真相是:只有蓬蓬虬枝

    配得上,绝壁的沉默

往窄处走,往高处立



    一行人循着山谷,渐渐走成晦暗

    不明的事物。喘息让存在变得直接

    缓步升高的幅度,把四面的石头

    如搁置的争议,堆放一边

    是的,它们知道这些步子携带的泥尘

    再也无法欺凌路上的苔藓

    甚至,逼仄的意义开始凸显

    窄处有慢,有难被搅扰的安宁

    高处有仙,有无法荡平的惊悚

    凌乱的砾石,如陌生人的憧憧面孔

    在转角处,领起一段未知

    脚力好的人传话说,快了,前面空朗

    他的声音里藏着太烟

    后进者顿时亢奋,仿佛尚古的愿景

    立了起来,从一线天的光里

    得到确认。稀疏的崖草,被风吹动

    这风,从侧身走过的人体内

    吹出来;从出汗的石壁上,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罗腾堡的神秘微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