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1期->散文空间

父亲的面子

2018-1-9 11:52:13 来源:郝随穗 浏览:72

郝随穗,1971年9月生,陕西子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二十九届高研班学员。曾获中国作协诗刊社“中国诗会”优秀诗歌奖、中国散文年会散文奖、全国孙犁散文奖、手稿散文奖、金剑文学奖、《延河》杂志年度奖项等80多次。出版《今夜无雪》《费尽荒凉》《黄昏以外》《旁观》《夜色安详》《素面》《天堂之路》《硬时光》《乡野之像》等13部文学著作。现供职于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任《油脉》文学杂志主编。

陕北的古人说:人活眉眼树活皮,猫还活两个爪爪皮。一句古话,说出了人与植物和动物对面子的看重,同时点穴式地道出了不同物种不同脸面的位置。陕北人把自己的脸部称为眉眼,由此看出,脸面的重要性和自然界的动植物归到一个高度,那就是生存的价值和意义的取向。

    父亲也是好面子的人。他平日里的卑微和低调给人的感觉是没有任何遮蔽的本色流露,也就是说没有任何心计的真实存在与表达。

    他是煤矿工人,挖煤的正式工。在当时来看,这份工作虽然很苦,却让种地的人羡慕。家一直在乡下安着,一个村子里大多是靠种地养家糊口,而父亲和其他几个是靠挖煤过光景。那个时候在村里的一个国营煤矿打临工挣工分的父亲和其他几个人,因政策而转为正式工,这让与父亲一起去挖煤而中途因吃不下苦,回到大队里干了其他农活的有本事人眼红了一辈子。父亲显然是没本事的人,干什么就要干到头,就像一句古话说的那样:死牛顶塌墙。

    父亲二十岁之前,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在那个时候能保住命活下来,已经是最直接和简单的生存理想了。爷爷一家子人多,仅靠爷爷的能耐在这个时代养家糊口、保全性命是比较困难的。奶奶被流弹打死,父亲兄妹几人一下子陷入极度恐慌和毫无安全感的境遇之中。在当时看来,被抓壮丁,或者顶替别人家服役,就保护自我生命而言是比较好的选择。父亲毫不犹豫地顶替邻村一家大户人家的儿子跟着部队走了,他那一批去的人都被编入担架队。

    相对于平日里只是听到枪炮声和远远看见山谷里升起的硝烟,那种直接体验和参与战斗当中的感受更令人害怕。父亲和其他担架队队员在每一次接到命令猫着腰奔向作战一线运送伤员之前,都在内心祈祷希望这次战斗不要有太大的伤亡。但是当冲入枪林弹雨之中脑子里啥也不想了,一个念头就是来来回回迅速运送伤员,自己的生死早就不顾了。事前说好顶替一年的活儿,到了最后,与父亲一起的四人小组,其他三人都牺牲了,父亲活了下来。爷爷说自己没做亏心事,才能让父亲活着回来啊。

    回来后的父亲安心务农,而战争仍在生活中继续和存在。父亲说他在前村的一次战斗结束后,与村里人捡回一筐子弹壳,然后送到铁匠炉花了一块小铜让铁匠打制了一把铜勺子拿回来。爷爷说父亲从小就懂得心疼这个家。

    成家立业的父亲成为一名煤矿工人后,并没有褪去农民本色。而他长期生活在乡下的经验告诉他,尽管身份已变,但是习惯无法改变。每天除过繁重的挖煤工作以外,还要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在河滩里的一块沙砾地里种下蔬菜和玉米,来填饱一家人的肚子。这种双重苦力的负重,是因为他生育了几个需要长大的子女。

    那个年代的财富和能力最直接的表现是修建起一排窑洞。谁家能有三孔以上的一排窑洞,那是作为一个男人活在世上的荣耀。土院落里栽上几棵枣树,支起一张石床,垒好一个猪圈和鸡窝,那都是这家人值得炫耀的人生道具;如果打一盘石磨放在院子里供村里人推磨,那更是一件大善之事了。

    而这样的财富主要靠苦力来实现。父亲把此作为理想,在每天上班之前和下班之后到河滩里捡石头背回来。石头是箍窑洞最重要的材料,一孔窑洞的石头用量如同一座小山包,父亲的目标是要箍三孔窑洞。

    一个人的理想表达方式很多,有的人是大声说出来去追求,有的人是从不说出口努力去实现,还有的人甚至把自己的理想埋在心底羞于出口,似乎说出去会冒犯谁,会招来不解,会被人耻笑。

    父亲不说出口的理由是什么,不得而知。他的内心有过很多理想,大大小小的理想苦于面子而从不说出,这个面子就是怕别人不了解反而笑话和打击。

    养活好自己的子女,并能箍几孔窑洞,对于父亲而言是很大的理想,当然这也是那个地方所有男人的理想。而父亲不同于其他人的是他以自己不善言辞的蛮力苦力起早贪黑地去做。碍于面子,怕别人笑话,一个看上去很老实的人也会有箍窑洞的念头。他每天在上班之前和下班之后的黄昏时候,趁着大家早上没有起床和黄昏看不清人的时候,便到河滩里一块一块地把石头背上来。一年下来了,院子一侧堆起两个山峁一样的石头堆,这足以够箍三孔窑洞了。村里人知道后,风凉话便传来了:一个老实疙瘩只会干蛮力,就是背下十万黑石头,那也不会箍起一孔窑洞。

    父亲的面子遭到了这些风凉话的泼洒,不亢不卑的父亲表面上不在乎这些,但内心有波动,有不甘。他开始了第二步工作,烧砖。

    砖是箍窑洞的主要建材。父亲还是起早贪黑地在一块自留地里做砖坯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王的神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