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1期->散文空间

柴达木的诗意

2018-1-9 11:51:26 来源:徐迅 浏览:72

徐迅,中国煤矿文联副主席,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届高研班学员。曾任《阳光》杂志社社长、主编。著有小说集《某月某日寻访不遇》,散文集《半堵墙》《春天乘着马车来了》《在水底思想》,传记文学《张恨水传》等十几种。作品被收入《中国年度最佳散文选》《新世纪艺术散文选萃》《中国当代散文三百篇》《中国新时期散文精选(1978-2003)》等200多种选集,曾获安徽省文学创作贡献奖、煤炭部乌金文学奖、老舍散文奖等多种文学奖项。



    漫漫的,无边无际的沙漠、戈壁、荒丘……柴达木是苍莽、荒凉和雄浑的。因了这苍莽、荒凉和雄浑,柴达木好像格外垂青自然与生命的诗意——人总有诗意的渴望,无垠的大地也是。沾不了地理上美丽风光的优势,柴达木在星星点点散落在大地上的城市和村庄就下足了功夫。比如,德令哈的“金色的世界”,格尔木的“河流密集的地方”,都兰的“温暖”,茫崖的“额头”……听到这样的名字,谁都会感受到苍莽、荒凉和雄浑的柴达木盆地横生与飞扬的诗意,都会倾听到八百里瀚海,那一首首灵动翻飞的苍茫而深沉的吟唱。

    1

    这诗意首先是忧伤、抒情的。

    20多年前的一个秋季的雨夜,24岁的诗人海子乘火车去西藏时,孤身逗留在德令哈这座边陲小城,写下了《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首诗。海子以一种近乎自虐般的自我意识行为,让空寂完全占领身体,进而从每一个毛孔渗透内心,达到灵与肉的完美统一,生与死达成和谐。写完这首诗的8个月后,即1989年3月26日,他抛下查湾村正在农田里劳作的亲人,在山海关与龙家营之间的火车道上卧轨,结束了自己年轻而宝贵的生命。

    这首诗因此也成为海子留给德令哈的生命的绝唱。但在德令哈,随一群诗人走进海子诗歌陈列馆,我还是微微有些吃惊。海子诗歌陈列馆,一座弥散着徽派皖韵,规模不大,却是用心打造的建筑,静静矗立在巴音河的河畔。巴音河畔,还有海子诗歌的碑林,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刻着《姐姐,今夜我在德令哈》这首诗,诗碑的石材取自昆仑玉石,上面刻有海子的头像。诗碑上的海子开心地笑着,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在一些报纸上,我尽管早就知道德令哈为海子建造了陈列馆,但没有想到陈列馆竟建造得如此庄重与辉煌。在陈列馆里,我认真地看着海子的生平事迹,读着他的诗,还在世俗的心里揣摩与想象在德令哈那个荒凉的小城,在当年那个寂寞的雨夜,他思念姐姐的情形,感受到他那早已过去的纯真和悲凉。有那么片刻,作为老乡,我甚至为我的家乡至今还没有这样的陈列馆感到无语,为德令哈人深厚的兄弟情谊和大地般的宽广胸怀而深深感动……有一刹那,我感觉海子还活着,就活在这一大群诗人的中间。同为诗人,事实上海子现在只能接受他的同辈频频的致敬和膜拜了。

    这是一种诗意的存在,这种存在让一座城市与诗人互为抒情和忧伤。

    德令哈从不缺乏诗意。在蒙古语里,德令哈全称为“阿里腾德令哈”,也即是“金色的世界”的意思。这个诗意名字的出现远在公元1637年。相传,那一年,当时的西蒙古顾始汗率兵从新疆乌鲁木齐迁移至青藏高原,在这里建立了统一的青藏高原执政的主体——和硕特王国。建立好自己的王国后,顾始汗开始分封自己属下的部落首领,即八台吉。八台吉因为对各自拥有草场的情况不很清楚,于是纷纷带人察看自己的牧场草地。分到现在德令哈一带牧场的台吉带领属下来到这里,见这里两边群山环绕,地势平坦的中间是一片空旷的草场;满地金黄色芨芨草的周围,是美丽的湖泊和茂盛的芦苇草。其时,恰逢八月,阳光把大片的芨芨滩草原涂染成一片金色,茂盛的水草,宜人的气候,水天一色。他一下子就被眼前的景色迷住了,大声叫道:“苍天给我们部落赏赐了这片宝地,那就把这个地方叫做‘阿里腾德令哈’吧!”从此,这地方就定名为“阿里腾德令哈”。后来,人们为了称呼方便,把这里直接叫做“德令哈”。

    在德令哈的黄昏,我与朋友王晓峰通了个电话。通话的时候,他说,他们单位的总部就在德令哈,他惬意地生活在这座高原小城已经有好几年了。他固执而诗意地认为,德令哈之所以声誉鹊起,名扬大江南北,既不是德令哈历史悠久和风光美丽,也不是因为台吉,其原因就是因为海子。他说,他最早知道德令哈,便是因为海子的那首令他忧伤的诗。当然,还有歌手刀郎那充满苍凉和伤悲意味的歌唱。在电话里,他甚至哼起了刀郎的《德令哈一夜》:“雨打窗听来这样的伤悲,刹那间拥抱你给我的美……”追随海子的诗和刀郎的歌声,他离开中原大地,踏上了德令哈这片神奇的土地。如今,他已是这座令人伤感的美丽小城中的一员。他也是一位作家。谈到海子的诗,他说,他不知道海子诗歌中那位姐姐是谁,是海子的恋人抑或一种美好的化身,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诗人海子当年曾到过德令哈,德令哈有幸接纳、结缘了他。德令哈这座本来不起眼的西部小城,因为海子而闻名遐迩就够了。只是,因为海子,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大王的神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