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8-01期->红豆头条/主编互荐

更上层楼(中篇小说)

2018-1-9 11:39:26 来源:周李立 浏览:72
1

    说起来,许飞和刘越认识是因为游泳。许飞后来不喜欢刘越说到她们认识的过程。“说来好笑。”刘越总这样开头。

    有什么好笑的?还不是怪许飞穿了连体四角的大红泳衣?而许飞自己,当时其实并不知道连体四角的游泳衣值得一笑。许飞七岁,刘越九岁,两岁的差距让她们错过幼儿园同窗的机会,没能在跷跷板的两头明争暗斗过,也没赶上分享一块橡皮糖——在这片居民区,女孩们如果在幼儿园分吃过一块橡皮糖,就意味着一辈子的忠诚了。许飞认识刘越,是在许飞幼儿园毕业刘越二年级暑假。

    小学的女孩是不吃橡皮糖的。刘越吃泡泡糖。在少年宫游泳池边,她吹了三个巨大的泡泡。泡泡再大,也没挡住她去看游泳池里那团大红——居然还有那样的游泳衣!刘越此后多年都对这问题百思不解。首先,那是连体的,裤腿是直角的,而不是三角,因为许飞个头小,裤脚几乎盖住膝盖。然后,那还是带袖子的游泳衣,同样,本是短袖的设计,在许飞身上,就成了中袖。跟它拙劣的设计相比,那种饱满得让人疑心会在泳池中褪色的大红颜色,反倒算不上数一数二的缺点。

    这件泳衣的主人呢,此时只是一个小小的红点,正在泳池里卖力前进。许飞正是在那个夏天学会了游泳。少年宫的教练认为她在游泳方面缺少天资。许飞的妈妈设法让教练给许飞开了几次小灶,许飞开始勉强能游上几米。许飞不知道教练对自己“缺少天资”的评价,她以为那个三十多岁的女教练天生就是个坏脾气——据说是退役的游泳运动员,没能进入市队。

    刘越发现许飞的时候,许飞已经不需要教练了。因为从理论上讲,她已经学会了游泳,只不过还需要一个“练习、巩固、提高”的阶段。在这个阶段,许阿姨就接替教练,对许飞提出每天游五个五十米的目标。许阿姨喜欢定目标,而那些目标都能有惊无险地实现。比如许阿姨让许飞进入这片居民区那所好一点的小学了,虽然费了些力,许阿姨送出去好几斤纯毛毛线。

    刘越叫住许飞:“嘿,让你妈妈别给你穿这件泳衣了,太丑了。”

    许飞刚从泳池爬出来,全身滴水。一个大个子女孩、不认识的,用不好的语气跟她说话?关键是,对方说了什么,她似乎听懂了,但是她太害怕,便立刻忘了。

    许飞就哭了,是张嘴大哭。她也就那时张嘴大哭过,后来说话都没露过牙齿。

    许阿姨去小卖部买汽水了。等她赶回泳池边,许飞已经哭完了。

    刘越为了让许飞不哭,给了许飞一块泡泡糖。许飞还没上小学,就已经吃上了小学女孩才会吃的泡泡糖。后来那种会把舌头染成紫色的糖,也是刘越给许飞的——许阿姨当然不许,紫色舌头让许阿姨气得浑身发抖。

    刘越示范如何吹泡泡,许飞一学就会——这比游泳容易。在许飞吹出第三个泡泡的时候,听大个子女孩朝许阿姨说:“这件泳衣,真是笑死人了,下次换一件吧。”

    泡泡破了,盖了许飞一脸。她的脸也是小的,许阿姨说许飞是瓜子脸,算是夸奖。

    “天啊,你怎么能吃这种东西?万一吞进肚子里,一辈子都不会消化的。”许阿姨说。汽水瓶放地上的工夫里,她又暗暗斜了一眼刘越,迅速在心中给了这孩子一个相当低的评价:粗野、没教养,而且,长得也太茁壮了些,像没修剪好的万年青,全身上下都是棱角。

    许阿姨一把扯下许飞脸上的泡泡糖,像揭下一副面具,露出刚哭过的苦相。

    许阿姨第二天给许飞换了泳衣——比那件也好不了多少,同样保守,仍然是连体、四角,款式上的改动只是短袖变成了无袖,另外大红色变成了鹅黄。

    许阿姨在妇联做行政工作,算是干部,许飞就是干部家庭的独生女,许阿姨便一直按“干部家庭独生女”的想法来打扮许飞。许飞小时候的装扮一直有干部气质。熟人们有时会惊叹,许飞活是一个小号的许阿姨。所以,许阿姨也是小脸、小骨架,但脖子长。她在夏天戴珍珠项链,冬天穿高领毛衣,也把项链掏出来放在毛衣外面。珍珠项链是有一年她们单位组织去北戴河旅游时买的,可能不保真,有时跟毛衣会产生静电,噼啪地响。不过就要个点缀的意思,许阿姨认为。她在乎的是人前好看,但不能过分好看,免得被人说成“妖精”,或者“老妖精”。她那时还不老,但女儿已经七岁,所以她也算不得年轻。

    刘越告诉许阿姨,这件鹅黄的泳衣仍然很糟糕,不过比那件大红的好些。许阿姨并不想理她。不过是个小孩子。妇联机关工作多年的许阿姨,当然知道如何敷衍过去。但刘越太热情,她的自我介绍从名字、住址开始,一直说到刘阿姨和刘叔叔。许阿姨依稀想起,刘阿姨是她初中的篮球队队友。

    许阿姨的职业令她对所有的妇女生活充满好奇,她想知道当年的队友刘阿姨如今更多的生活细节,以便判断她是否过得如意。如果刘阿姨的生存质量不如自己,那倒是值得开心一番的。刘阿姨当年在篮球队是前锋主力,三分远投的命中率总能让全场欢呼。许阿姨在球场上默默无闻,一直是中卫的角色,可有可无。她“拼不下脸”来。在球场上,凡事都得拼下脸。这个“拼不下脸”的评语是致命的,因此许阿姨后来惨淡退出篮球队。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欲穷千里目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