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7-9期->散文空间

手术

2017-9-7 10:46:01 来源:詹文格 浏览:72

手术

    ■詹文格

詹文格,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小说月报原创版》《小说选刊》《天涯》《青年文学》《北京文学》《美文》《长城》《清明》《天津文学》《广西文学》《红豆》《啄木鸟》《作品》《福建文学》《北方文学》《山东文学》《创作与评论》《当代小说》《散文百家》《青年作家》《地火》《黄河文学》《鸭绿江》《文学港》《厦门文学》《中国铁路文艺》《青春》《太湖》《野草》《延安文学》《岁月》《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南方日报》《羊城晚报》《南方都市报》等报刊发表散文、小说、纪实等各类作品200万字。



    我从小就有讳疾忌医的心理,一个本该早去做掉的手术,由于任性妄为,竟拖了整整三年。三年来,我一直心存侥幸,希望在某个清晨一觉醒来,心情大好,那个隐藏在鼻腔深处的囊肿,烟消云散,不见踪影,从此再无烦恼和恐惧。

    可现实毕竟不是梦幻,既然病已附体,就如泥沙淤积,客观存在,不管如何回避拖延,它都无法争辩和否认。人吃五谷杂粮,也生百病,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这些年我对疾病的恐惧与日俱增,甚至多次与医生发生争执。当心态平和之后也有过短暂的反思,感觉自己的言行的确荒唐,惊风听雨的内心与远古的蔡桓公有某种共性,谁说我有病,谁就居心不良。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写道:“疾病是生命的阴面,是一重更麻烦的公民身份。每个降临世间的人都拥有双重公民身份,其一属于健康王国,另一则属于疾病王国。尽管我们都只乐于使用健康王国的护照,但或迟或早,只是会有那一段时间,我们每个人都会被迫承认我们也是另一王国的公民。”

    桑塔格的话有哲理的高度,很显然,大多数人体悟不到那一层。患者对于自身的疾病总会有一种难以表达的忧虑和恐惧,在医生眼里,对于我这种可以拖延三年的手术,那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手术,比从牙缝中剔除一根鱼刺还要简单轻巧。

    进医院动刀子,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事儿,在忌医者的心里显得比大山还要沉重。简陋的乡镇医院,我亲眼见过小手术酿成的大事故。由于麻醉不当,一名十岁的少年做小肠疝气手术时死在手术台上。这种医疗事故就像一场谋杀,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子,转眼成为一具僵尸。毫无征兆的意外让人难以接受,由此在我心里留下终生不能消除的阴影。凡是进入医院的病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康复,一种是死亡,站着出来与躺着出来那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手术,一个让人心惊肉跳的名词,我一直偏狭地理解,那是专给病人设置的词语,一辈子不会和自己发生交集。谁知2015年春节期间,一个拖了几年的小毛病,终于顶不住大鱼大肉的侍候,与我较起劲来。

    囊肿像一枚青果,一夜之间就进入瓜熟蒂落的采摘期。成熟的浆果不愿悬挂枝头,这次的意外成熟看上去像是偶然,其实它是必然。平时滴酒不沾的我,那天破例连干了三杯。酒精含量高达56%的泸州老窖,像一团燃烧的火焰,炙烤着体内每一个细胞。酒这种透明的液体像个双面间谍,心怀叵测,在我体内翻江倒海,在鼻腔内兴风作浪。潜伏的囊肿在酒精的怂恿下不再安静,像施用了激素,突然膨大,鼻腔往外隆起,左脸肿胀,整个五官完全变形。

    (未完,详细请关注红豆杂志官方微信号:hongdou-197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青春里有过的痕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