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7-9期->散文空间

粗茶淡饭读雨天(外一篇)

2017-9-7 10:44:28 来源:刘梅花 浏览:72

粗茶淡饭读雨天(外一篇)

    ■刘梅花

刘梅花,女,原名刘玫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武威市作协副主席。近年在《芳草》《散文》《读者》《山东文学》《红豆》《散文百家》等40余家文学刊物发表大量散文作品。多家报刊有专栏散文刊出。部分作品被转载,入选多种选本、中考试卷。曾获第七届冰心散文奖、全国孙犁散文奖、甘肃黄河文学奖等多个奖项。著有长篇小说《西凉草木深》,出版散文集《阳光梅花》《草庐听雪》。

    年少时的那个小村庄,在腾格里沙漠边缘。我们村的人喝茶,多是粗茶。粗茶是个什么茶?就是黑砖茶呗。铺一块布,拿斧头劈开黑茶,砸碎,盛在空罐头瓶子里,熬茶时捏一块出来。沙漠干燥,黑茶要熬得浓酽一些才解渴。

    我们喝茶,就是解渴。至于品味赏色那些雅致的东西,那是没有的。不过一道粗茶,讲什么禅意呢?喝饱才痛快。我爹喝茶,瘾大得很。火炉里丢一些树枝子,笼火,煮茶。铁皮茶壶老旧,都用了十来年了,摔摔打打的不甚饱满,看上去干瘪走样,也不是扁的,也不是圆的。总之,就是茶壶应该有的烟熏火燎的模样儿。

    茶水滚了,水尖顶着壶盖,刺啦啦响。揭开壶盖瞅瞅,水滚成一朵淡黄色的野牡丹。不行,牡丹水还不到火候,再熬熬。拨去树枝子,留下火星子慢慢炖,急不得。爹坐在炕沿上,吧嗒吧嗒吸烟,吐出烟圈儿,漫不经心瞅着冒白气的壶嘴。白气慢慢弱下去,茶壶盖也不咔咔咔抖动了,一股清香弥漫在屋子里,粗茶熬好了。

    茶碗是细瓷的,白,清,亮。茶水滗出来,汤汁浓,紫红紫红,牛血一样。我们喝茶,不用茶杯,都是茶碗。沙漠里太热了,茶碗散热快。一个地域,有一个地域的生活方式。

    夏天的清晨,院子里的花姹紫嫣红,美得不像话。空气清凉凉的,可着吸上一鼻子,花香味儿都掺杂其中,似乎有些甜白的颜色。葡萄架底下,泊着木头架子车。爹坐在车辕上,地上放着茶壶和茶碗。他弓着腰勾着头卷一支旱烟。没有这支烟,也不行。他喝茶的声音很夸张,呼噜噜,呼噜噜,真正是香死了。一碗喝干,泼去碗底的残叶,再添一碗。一碗比一碗浓,爹很满意。

    暑假里,我自然是要煮饭的。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嘛。其实那时候,真不觉得穷,反而觉得很富有,啥都有。花儿有,桃树、杏树都有,蔬菜有,庄稼有,茶饭有,真不觉得缺什么。

    清茶喝够了,吃一牙烙饼。饼子厚,烙得两面微黄。有时候是白面饼,有时候是四合面饼。四合面就是麦子磨到第四遍第五遍的时候,混合在一起的粗面。那时候的人过日子精细,麦子要磨好几遍,直到剩下麸皮里看不见一星子白才罢休。

    我们家是顿顿要吃饭的,单是清茶饼子顶一餐饭,我饿得抗不住。那时候,我的饭量真是好。

    爹坐在车辕上吃完一牙饼子的时候,厨房里饭煮好了。我弟弟烧火,烧的是麦草。麦草的火厚,均匀,煮饭格外香。早饭是黄米稠饭,切一碟子白萝卜丝儿,撒点青盐芫荽。

    (未完,详细请关注红豆杂志官方微信号:hongdou-197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青春里有过的痕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