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7-9期->散文空间

青春里有过的痕迹

2017-9-7 10:43:25 来源:晓   秋 浏览:72

青春里有过的痕迹

    ■晓 秋

晓秋,女,江西人,现居北京,做过记者、编辑。出版长篇小说《花儿为谁绽放》,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数十万字。

江南的雨就是多。无论什么时节回家,总能够借口雨多而不方便出门,给自己一个不联系故人的适当理由,这样就心安理得得多。尽管,也并没有人一定需要你的联络,有时候“聚聚”一词是非常方便脱口而出的,好似去某个景地,有人是一定要留下“到此一游”这样确凿的字眼,只为留个痕迹,倒并不真为佐证自己的的游历。这次也是一样的,起了数次心也未曾与同学朋友联系,除了雨的因素,还有身体的原因。因为帮着家里干了一天苦力,浑身疼痛,几步路走得有如螃蟹,邻居们看了,一脸的揶揄,我自己也不好意思,不是五大三粗的蛮样,可一直也不曾畏惧躲避粗活苦活,怎么偏就这么不经折腾呢?但也只能用螃蟹的步子来丈量接下来的数天时间。

    偶接有同学电话,螃蟹步便成了最好的借口,省了许多心思,也了了电话那头同学的不忍,彼此都心下释念。到底还是岁月张狂了些,恍惚只是一瞬,二十多年的时光便没了。这二十多年,就算几个要好的人要完整地聚在一起也总是不太可能,谁也不能总守着那些诺言,过往的更像风,吹过去了就过去了。其实真要细细数来,过往的细节都隐约了,没有人再提起。现实生活比那些纯情的年月要丰富得多,对有些人而言,或者更残酷得多,是真心无法守住的——生活原本就是碾磨机,将每个日子都碾成碎屑,你以为是看到或握住的,其实早已被解构,经意或不经意,那屑都是要从指间散落掉的,连你要捡拾的机会都没有。有的只是某个时段忽然让你惶惶,却又心生温暖,然后能牵起你嘴角微微上挑的一种感觉。淡淡的,若有若无的。

    没了那些邀约,便随性起来。但总有些面对还是会并不唐突地闪在面前,当然这种面对也不需要任何借口,因为根本无从想起,即便那么真切地面对,即使它就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

    每年回家都是这样,有兴致时,随了丈夫在附近转转——周围都是私家盖的房,虽没有别墅的概念,却因了是私家买的地,盖的房,有些人家财大气粗,房子还是非常气派的,尽管那气派中缺了优雅与闲适。前些年周边还都是水稻田和菜地,再往前几年,稍远处有片橘子林,后来橘子林毁了,随迁来很多他乡人,类似于三峡的大搬迁,橘子林就像个梦,被遗忘或者说被掩埋在成堆的楼房之中。如今连那些水稻田和菜地都越变越局促了。若不远处还能看到有一块溢了水的田空在那里,那一准是待字闺中,正等着人来相看,也抑或是“名花有主”,谁都不知道,哪一夜之后,那水田中就挖了沟立了桩了。穿梭在房子与房子的间隙里,

(未完,详细请关注红豆杂志官方微信号:hongdou-197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