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2016-09期->小说长廊

月城春(短篇小说)

2016-10-20 17:24:47 来源:刘鹏艳 浏览:72

【小说长廊】

    月城春(短篇小说)

    ■刘鹏艳

刘鹏艳,作家、评论家,出版有小说集《天阉》、长篇童话《航航家的狗狗们》等,小说曾入选“中国小说年度排行榜”。现供职于某大型文学期刊。

老盲说,你带我出去看看。

    老跛就放下碗,一拐一拐地牵了老盲,窸窸窣窣地出去。

    老盲其实看不见,三岁时就伤了眼睛,断断续续治了有两年,掏空了家里,到五岁上头,彻底瞎了。他说出去看看,其实是嗅嗅、摸摸、尝尝、听听,总之是一切不以“看”为手段的体察。

    老跛说,你都看到啥?

    老盲吸口气,说东边老李家晚饭吃韭菜馅儿饺子,西边老赵家是香椿头炒鸡蛋和榨菜肉丝汤,外加老赵媳妇自己腌的酱瓜。

    恁好的菜,没喝两口?老跛戏谑。

    一茶缸子地瓜烧。老盲答。

    西边的火烧云烧到墙根后头了,老赵家的房顶像着了火。稀奇,夏天远还未到呢。老跛喃喃地祷告,向着寥廓的西天,听不清楚音节的意义。有雀子压着房檐飞过去,归巢的姿势嵌在天幕上,宛如活动的剪影。老盲侧了侧脑袋,脸上被云灼到了似的,红了一片。没多大会儿,老跛看到小妹走过来,斜挎着书包,手上还抱着几本习题集。

    小妹回来了。老跛觍着脸笑。小妹点点头,三两步跨过去。老盲没吱声,脸更红了。他看不见小妹的书包上挂着一串儿花花绿绿的硬塑料牌子,提溜耷挂的,尽是韩国明星的大头照。老跛看得见,他知道十七岁的高二学生小妹最近在追李敏镐。

    你歇了吧?老跛劝老盲,她妈知道了还不扒你的皮?小妹她妈,他们甜嘴蜜舌地管着叫李婶的那个女人,奶子和屁股都大,脾气也不是一般的大,惹毛了恨不得从人身上碾过去。小妹是他们家独生女,虽说蓬门荜户的,照样金贵。

    老跛和老盲来银屏街的时日不长,事实上他们来这座城市也很偶然,在他们的地图上,从来没有目的地,只是一路向南,走哪儿算哪儿。据说南方的人都有钱,他们是讨钱的,就往南边走。

    说起来老跛比老盲还小一岁,今年春上才满十五,可也算是老江湖了,他俩搭伴儿,可说是天造地设。要是有人问起,他们就说没爹没妈,打小就靠东家讨三两饭、西家讨半个馍馍,天可怜见地长这么大。现在城市里没有施舍残羹剩饭的善人了,大多是撂钢镚儿的慈善家,他们就拿个掉漆剥蚀的旧搪瓷缸子接着,不至于挨饿。多时还有富余,就在银屏街上租了个披厦,有风有雨的时候,好歹有个地方去。待收了工,搪瓷缸子里数下几十个钢镚儿,也高兴地喊一声,咱回家去。

    搭在老赵家半面墙上的这个破披厦,一个月租金一百块钱,老跛和老盲都觉得可以接受,就成了遮风避雨的那个家。他们早出晚归,游荡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老跛在前面引路,牵着后面的老盲。觉得地点不错,就歇下来,老盲掏出琴,咿咿呀呀地拉起来,老跛自去逛。不多时老盲面前的搪瓷缸子就会有钢镚儿堆起来,老跛逛回来,再牵着他往别处去。

    老盲拉琴,说不上好赖,但那忧郁和沧桑,总有点瞎子阿炳的味道,讨钱也就不那么难。在讨钱这件事上,老跛的技术含量低一些,按理不该拿走一半的善款,不过两人的合作一直很愉快。没有老跛,老盲觉得自己就是一条孤独的狗。

    老盲和老跛合作有年头了,不知是哪年哪月撞上的,撞上了,觉得合拍,就做了兄弟。难得两人有一致的理想,就是靠讨钱无碍地活下去。没人在乎他们,他们也不在乎谁,就这样一路向南,走到了这座城市,走到了望月桥上。

    说是望月桥,实则就是一条发臭的河沟上搭了座青石拱,半壁紫藤,半面苍苔,因为有些年头,所以也算是文保对象。在这里望月是煞风景的,迎风的时候,熏得人阵阵作呕。老盲的鼻子比狗灵,他一下子就闻到了这里廉价的气息。果然,这是老城区里唯一没有拆迁的棚户点,一个适于藏污纳垢的地方。他们在这里,自在得就像一棵草籽随风撒在一片葳蕤的草场。

    从望月桥下去,就是银屏街,和对岸不远处的水墨兰庭小区形成强烈的反差。这里的人大概一直在等待机会,有朝一日银屏街拆迁了,他们也能住进高尚住宅区。可这个机会总也没来。这就给老跛和老盲提供了机会,他们决定在这里暂时安顿下来。

    和老赵谈妥了价钱,老跛和老盲就搬进来了。其实也没什么要搬的,值钱的家伙都裹在身上,一把胡琴,两卷铺盖。即便如此,老盲和老跛还是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那就是绝不在银屏街上讨钱。

    不久,左右隔壁都熟了。那酒糟鼻子的老赵,在街口摆着个修鞋摊,摊子旁还立了把气筒,外加一个铝皮饭盒。往来骑车的人,要是正巧没了气,就操起气筒自己打气,再往盒里扔些零钱。不管修鞋还是打气,给钱还是找钱,老赵都让人在他的铝皮饭盒里扒拉,纯自助。东头老李家,双双下了岗,夫妻两个就天天蹬辆破三轮儿,到十几里外的农贸大市场,贩果蔬来街上菜市卖,起早贪黑的,供一个宝贝闺女,也就是老盲心仪的小妹。

    老盲没见过小妹,却在心里给小妹画过无数的小像。无数的画儿只叠成一幅,背景是繁花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富有个性的述说方式(评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