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影视

闲议“了不起”
——看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

2013-11-15 9:47:17 来源:■鲍学谦 浏览:72

2013年5月在美国上映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改编自美国作家弗·斯科特·菲茨杰拉德的同名小说。这,已经是这部著名的中篇小说,第五次被拍成电影了。

    弗·斯科特·菲茨杰拉德1896年生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一位家具商家庭,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在校时曾自己组织过剧团,试着写过剧本,还为校内文学刊物写过稿子。

    1917年入伍,却从未出国打过仗。退伍后,坚持业余写作。1920年出版长篇小说《人间天堂》,从此出名。其后与吉姗尔达结婚,寄居巴黎,并结识了安德逊、海明威等多位美国作家。1925年《了不起的盖茨比》问世,奠定了他在美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成了20年代“爵士时代”的发言人和“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之一。

    在这第五部《了不起的盖茨比》影片中,导演巴兹·鲁赫曼似乎对黛西的形象稍有调整,减轻了其过于迷恋物质的一面,将其形象朝着重视文明的方向,作了更符合今天主流价值观的扭转。这,虽然是在迎合今天的观众与评论界,但也有助于深化作品的主题。

    影片的主题从浅层次看仅仅关乎爱情,但是,从深层次推究,应当是针对物质与文明的关系,以及对此符合规律的基本观念与审美标准。

    影片在巴兹·鲁赫曼——在《红磨坊》中大肆铺张的导演手里,夜夜笙歌,灯红酒绿,对比传统贵族汤姆的生活,竟然有艰苦朴素的感觉,而来历不明的盖茨比,四海之内皆兄弟,豪宴八方高朋的华丽派对,才是引领时尚潮流的,集浪漫与理想为一体的“王道”。

    影片对盖茨比家宴的描述,运用了诸多的电影手段,配上服装、化妆、道具的全方位夸张,拍出的气氛,犹如奥运会开幕式一般,极尽华彩之能事,简直就是人间天上。

    然而,影片并非一味地铺陈豪华,其镜头一转,拍出了20年代美国平民区、工矿区的穷困与苦难。同样是调动一切电影手段,配上服装、化妆、道具的全面强调,给观众一种地狱般的感觉。其与上流社会区形成极端强烈的对比,给人社会革命将会来临的危机感,很好地向观众诠释了当时共产主义运动之所以会在世界各国风起云涌的原因。

    不过,导演并未忘记在其中刻画受苦的穷人,因为教育不足产生的愚昧和野蛮。

    这,从相反的方面烘托了影片的主题。

    影片的故事情节大概如此:盖茨比出身贫寒,参军后偶遇黛西,一见钟情。相约战后结婚。但是到了战后,盖茨比为了让黛西的物质生活更为优越,没有去见黛西,而是去贩私酒赚钱了。待到其百万梦成,富甲一方,黛西已经嫁给了贵族后裔汤姆。

    不肯甘休的盖茨比,就在纽约哈德逊河畔汤姆家之隔河相望处,修建了宫殿般的豪宅,夜夜笙歌,招待宾客,邀请汤姆携黛西来狂欢,以便赢回佳人。于是,黛西心动,要求盖茨比带她私奔。可盖茨比天性高傲,不屑于此,他一定要黛西当他的面对汤姆说,她是从来也不曾爱过他的。然后再离婚,嫁给自己。经过盖茨比再三努力,黛西终于向汤姆摊牌。不过,在三人当面的场合下,黛西还是吞吞吐吐地说,自己不能撒谎,虽然深爱着盖茨比,但也是曾经爱过汤姆的。

    汤姆则揭开事先调查到的,盖茨比出身低贱的老底,指出其大学只读了几个月,不是一个上等人……盖茨比恼羞成怒,挥拳欲打汤姆,完全失去了往常高雅的绅士风度。

    虽然,盖茨比很快控制住自己,赔礼道歉,可是黛西觉得已经看到了盖茨比的本来面目。

    她伤心地跑开,盖茨比追了上去。

    此后,黛西与盖茨比驾车回家。在路上,遇到汤姆的情人,一个汽车修理工的老婆,此风流女因被丈夫发现有外遇,要带她离开,而欲寻汤姆私奔。看到黛西开的汽车过来,以为是汤姆来了,便冲上公路拦车,结果被黛西撞死。事后,盖茨比为保护黛西,假装是自己开的车,不明真相的修理工开枪打死了盖茨比。

    黛西则随汤姆移居伦敦,走前,并未去看盖茨比的尸体一眼。

    在这个故事中,黛西实际上是代表着社会价值观的衡量标准,或者说审美标准,也就是看一个人是否“了不起”的标准。在她的心目中,物质是一个部分;出身是物质积累到文化层面的另一个部分;而教育是物质向文明升华的必须;绅士风度则是文明的外在表现,或者叫做外化。所有的这一切,缺一不可。

    当盖茨比似乎一无所缺时,他在黛西的心目中是“了不起”的,可爱的,但是当其落入汤姆的陷阱,表现失态时,仿佛就证明了其文明的缺损,就不再可爱了。

    哪怕盖茨比愿意牺牲自己,拯救了她。

    当然,就黛西这个人物而言,影片对她的肤浅是有所批判的。比如对盖茨比的求全责备,与对品质卑下的汤姆缺乏认识,以及对物质生活的沉醉不已。但是,从美国资本主义上升时期的社会背景来看,用黛西这样的人物来做符号,表达作者的观念,不能不说是既聪明又有现实基础的。正因为此,影片的原型小说得到了巨大的成功。

    在菲茨杰拉德的小说中,对他的女主人公的描写是来自生活的,其中黛西反复恳求道:请,别把我理想化了……而他从18岁的新年舞会起,就把他的初恋女友,供奉在了高不可攀的祭台上。

    十年后,在小说中,他把那与其相爱时走过的街道,写成了一架梯子,一直通向树顶上空,他可以攀登上去。一旦登上去,他就可以吮吸到生命的浆液。

    然后,在那高不可攀的祭台上,如同小说中所写的:

    她洁白的脸贴近他自己的脸,他的心越跳越快。他知道他一跟这个姑娘亲吻,并把他那些无法形容的憧憬和她短暂的呼吸永远结合在一起,他的心灵就再也不会像上帝给予的那样,由着个性自由驰骋了。

    因此,他等着,再倾听一会,那已经在一颗星上敲响的音叉。

    然后,他吻了她。

    经他的嘴唇一碰,她就像一朵鲜花一样为他开放,于是这个理想的化身就完成了。

    虽然菲兹杰拉德眷恋着初恋女友,但是在小说的扉页上,写着的永远是献给他的妻子。就像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黛西伤心地对盖茨比说:单独谈,我也不能说我从来没爱过汤姆,那不会是真话。

    同样的,菲兹杰拉德再爱他的初恋女友,单独对谈,他也不能说他从来没爱过自己后来的妻子。或者,应该说,恰恰相反,他爱妻子远胜过当年的女友。因为他娶了她,因为他眼看她变老、发疯,因为他恨她,因为他们彼此逼死了对方。

    事实上,菲兹杰拉德成名后继续勤奋笔耕,但妻子却极度讲究排场,挥霍无度。后来,又因为不能在物质上满足而精神失常,给他带来极大痛苦。很快,菲兹杰拉德入不敷出,只好到好莱坞写剧本挣钱,以维持生计。

    1936年因劳累过度,他染上肺病,其妻也进了疯人院,使他几乎无法创作。于是,菲兹杰拉德精神濒于崩溃,终日酗酒。1940年12月他心脏病发,死于洛杉矶,年仅44岁。

    菲兹杰拉德死后,其时年19岁的独生女整理遗物,在一个标记为“绝对私密”的档案夹里找到了227页打印稿,全部是一位名叫姞内瓦·金的女性的来信。

    她,就是菲兹杰拉德的初恋女友。

    信件被寄还原主。此时,姞内瓦·金早已结婚生育,丈夫是芝加哥百货商店大亨。

    姞内娃将书信锁在小箱子里,放进衣橱深处的角落里。那衣橱,挂满了华贵的晚礼服,每天晚上她都要在其中挑上一件,打扮好了,端庄美丽地出现在晚餐桌前,扮演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皇后”。

    在这等级森严的豪富家族里,每一代只有最美丽的女子才被命名为“姞内瓦”。这个名字,出自达芬奇著名的肖像画,画的是佛罗伦萨的一位贵族小姐,她被公认优美、纯洁和智慧。

    直到她死的那天,大家才发现箱子里的227页书信,书信上还压着一本日记,日记的扉页上题着:我只记录闪光的时刻。

    于是,菲斯杰拉德和姞内瓦当初闪光的时刻,出现在了世人的面前:

    1914年,15岁的姞内瓦是芝加哥“四大金花”之冠,当然,这是当地四个最美丽、最富有、最尚交际的少女自封的。她们还专门定做了戒指,穿戴上最时髦、漂亮的裙子合影留念。大概,也只有身世最好、容貌最美的女子才能有这般的自信与自傲。

    1915年1月4日,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市的一场新年聚会上,,18岁的菲兹杰拉德见到了16岁的姞内瓦。

    姞内瓦是造访同学暂留圣保罗的,人未露面却已芳名遥震。

    当时,就读普林斯顿大学二年级的菲兹杰拉德回家过圣诞节,因为久闻姞内瓦的美名,就在朋友圈子里放出话来:如果姞内瓦去参加新年聚会,我就去。

    结果,她去了,他也去了。

    他们在一大群少男少女中相遇,前后没说几句话。然而,就是这几句匆忙的交谈,已经牢牢地俘获了他。本该第二天一早返校,菲斯杰拉德却决定推迟到午夜再走,好在第二天晚上的舞会上同姞内瓦跳舞。

    第二天晚上,他们几乎一直在跳舞。

    11点,菲斯杰拉德要上火车了,姞内瓦送他到门口。四周都是熟人,出于害羞,他们没有接吻,只是握了握手。

    他说他会写信,她说她会回复。

    在当夜的日记里,姞内瓦激动地写道:斯科特完美极了……他11点离开,去普林斯顿——噢!

    显然,1915年1月5日的晚上,姞内瓦也感觉到了那种面对着整个世界,又凝注在她身上的真挚与怜爱。

    或许,所有的爱情小说,都只有掺入作者自己,才会栩栩如生,而其反映的社会生活和真理,也必须得有作者的切身体验。因此,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我们可以想象出,菲斯杰拉德在贫富之间游走的感触是深沉,甚至是痛苦的。这在影片对穷人和贫苦生活的描述中不难看出。

    其中,汽车修理工的老婆艳俗不堪;汽车修理工愚昧、粗鄙,甚至野蛮。但是,影片却尊重着他们追求爱情、幸福和正义的权利。

    比如,打死盖茨比的那一枪,也许是愚昧、野蛮的,是对浪漫、理想之“美国梦”的破坏,但是,影片却没有对其做丝毫过分的渲染和贬斥,几乎是在告诉观众:这在当时的条件下,这是一种必然。这种必然的形成是社会的责任,不应归罪个人。

    美国在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以及此后资本主义体制的彻底改良,证明了影片这一观点的正确性。其似乎还告诉了我们:野蛮的力量会毁灭文明,但是,文明有更大的力量,破解、改造野蛮。

    这,对我们今天的社会实践而言,无疑是有启发意义的。

(责编:圣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