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诗歌部落

山水之间,晚季的蔷薇

2013-11-5 15:13:46 来源:宋晓杰 浏览:73
小东江畔

    
山脉名叫罗霄,盆地唤作茶永

    还有几分朦胧的笑意,含在嘴角儿

    ——我试着换装,穿上轻曼的柔质纱

    再把额头向下,矮那么一点点

    就贴着水面,与一叶扁舟,并肩而行

在这个飞旋的年代,你是慢的、轻的

    优雅而迷人,微微地甜

    适合在小睡之后,支起帘笼

    在船头轻移莲花碎步

    望月、饮茶、吹箫……

    展开裙裾一波一波的褶皱

    在逝水之湄,分开芦荡,挑起灯笼

    ——要绿,你就使劲儿地透明

    要美,就藏在深山

    橘香的空气,低低的,多么年轻!

    而桂花的酒窝儿里,盛满

    泡沫、醉……和翻卷的生活

是谁说“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不迷失,算什么沉浸?

    不忧伤,怎么看清如烟的乡愁……

    

别有洞天的溶洞

    
时间多么无力!洁白的花朵迟迟开放

    与浩荡的时空相比,约等于无

    它们动作缓慢,一茬人实在等不及

    就交出潦草的一生……

    淡褐的草芥无枝可依,虚空,悬浮

    天穹如硕大的华盖,离心的旋转,无声轰鸣

    ——我听到巨大的星球,匆匆运行

    一夕就是百年!

瀑布。冰川。仙女。上帝。聚义厅。

    悉数到齐,虚设了层层布景

    ——混沌初开。上帝说:要有光!

    于是,我看到你的美一丝不乱

钟声响起,创世纪的大幕拉开

    有人披发跣足,在圣洁的图腾上阔步飞奔

    点亮灯塔,建筑神庙,铺设祭坛

    再把滚烫的火山口,轻轻埋葬……

    尼采说:专心致志可以摆脱一切困境。

    坚持的力量多么可歌可泣!

    你软下来——如凝固的珊瑚、奶油的森林

    没有委屈,没有怨恨,更没有倒悬之苦……

    ——甜蜜和爱恋就是这样子吧:

    隐形人双手合十,不发毒誓,也不动

我是野蛮人,不解风情

    仰起头,就会眩晕

    找不到北,更找不到前世今生

    只是:我抬一次头,你就长高一分

    我抬一次,你高一分……

    

诉与白薇——

    
你是草木植物或落叶小乔木,都没关系

    在田野或者荒郊莽原,也无所谓

    我知道:你是中药——甘、寒,无毒

    医疗自己的同时,也让那个时代

    多了一味解毒的制剂……

但是,你天生就命犯太岁

    在本命纪,又没佩戴蓝绒晶、橘子石

    或石碑护身符,消灾解难

    因此,你无辜地耗损着自己

    太多的刺儿,也不能使你暖和起来

千里迢迢,在烟雨中,与你不期而遇

    与你的圆眼镜、齐肩短发、诗篇和近一个世纪

    的颠沛生活,不期而遇。忽然无语……

我是无用的——

    不能生得更早,成为你患难的姐妹;

    也不会太迟,成为秀流村晚季的蔷薇

    ——成为你的后花园、故里或子孙

    微小,但经久不息……

爱情之上的桥

     ——写给湖北赤壁瑜乔公园

开阔的湖面,使战场有了用武之地

    然而,俯身下望——

    移动的日影,使湖水的皱纹里

    隐藏着欲言又止的风霜

铜雀台,不深,不生锈,也没有杀气

    明亮的小号生出翅膀,被光阴擦得锃亮

    星月之夜,适于聚众赋诗、宴饮

    胭脂井,有永远的秋水、芳菲和星光

    不溢,也不竭。微微荡漾……

    因东风和娴静的品质,得以永生

赤壁,不是燃烧的红墙

    超低音的音响、重金属的打击乐

    和大制作,都不能呈现史诗和传奇的万一

    久远的废墟,很快,便成为花儿泥……

    唯有琴瑟合鸣的细弱柔丝,穿针引线

    绘就了蓝图和山河

一鸣五谷生,再鸣五谷熟

    凤求凰,于葳蕤草木中翩然起落

    栖于高枝,自成一格——

    曲有误,周郎顾也不顾?

没有谁比瑜乔更适宜接受赞美

    玫瑰云。芭蕉雨。菡萏风。梧桐月。

    不过是布景,上演的却都是:

    举案齐眉,红袖添香

    “英雄美人”的汉服专为两个人量身定制

    12年的恩爱和缱绻,刚刚好!

    一个轮回,换了人间……

小乔是姓氏,也是名讳

    千万不要补上那空出的部分

    8000亩以及更远,是庞大的故园

    在春天的深处——隐约的美和确切的爱

    是最可人的风景,何须俗世的姓名

    

那时候……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滴雨降落的距离(外二首)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