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散文空间

偶然的身体

2013-11-5 15:11:21 来源:叶 子 浏览:72
一、身体原则

    身上这具躯壳,或美或丑,或白或黑,或胖或瘦,或健康或残疾,都由不得自己。年轻的时候,目力所及只看见有形的东西,现在,会更多地感受到无形的东西,会对“命运”这个词产生深深的敬畏。到了一定的年龄,身体作为一种感知状态在生活中显现出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身体成了生活的最高原则,身体是否舒适安康渐渐决定了个人认知世界的方式。怪不得秦始皇千方百计去烟波浩渺的蓬莱仙山寻找长生不死之药,他在权势和富贵里头脑短路了,以至于失去了时间的概念和关于生命的常识。人到中年,我理解了秦始皇对美和年轻的留恋。

    有一天,在文昌门的拐角处,我迎面撞见了一个让我失魂的女子。那女子二十岁上下,是花正香枝正艳的年纪,肤如凝脂,穿了一件又轻又柔的和皮肤几乎同色的乔其纱衣裳,身量婀娜苗条(不是骨感的那种),一米六二左右,脚着一双白色细带高跟鞋,长发披肩飘飘欲飞,脸上带着沉静的微笑。这个美丽安静的处子,仿佛她不是走在人间,而是走在仙界,周围的嘈杂被摒绝在外,芸芸众生像后退镜头都缩小成可忽略不计的蚂蚁。一霎时我全身酥软,所有骨头不翼而飞。不知谁家有福,养出这样惹人疼惜的女子;不知她周围是否蜂狂蝶涌;不知她的青春里除了美酒是否还有眼泪。电视上的漂亮女子千千万万,但她们的唇上都涂着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唇彩,那是属于尘世的美,而她的美让人后退。我一向不擅长于与陌生人打交道,追上去问:“小妹,你长得真美。能给你拍一张照片吗?”那不是我的风格。转念之间,这位让我失魂的年轻女子翩若惊鸿渐行渐远消失在我人生的拐角,于是我机械地踩着自行车回家。久久几日不能释怀,于是,我记下这惊鸿一瞥的遗憾,算是为自己追魂,为这个女孩的美丽写下文字,因为美丽应该与人共享。我想,那个女孩应该是个舞者,否则不会拥有如此柔软的腰肢。我一直羡慕会跳舞的人:蒙着面纱、带着鼻环的阿拉伯女郎,穿着镶满亮片的粉红舞裙,随着神秘轻快的阿拉伯音乐舞动着脖子、手指、手臂、腰、臀,身段婀娜舞姿妖媚……它健康快乐而且热力十足,时而疯狂豪放,时而神秘媚惑,在袅袅的烟雾中释放出一种无以言至的诱惑极致。我参加采风活动时常遇上舞会,我没有舞蹈的天赋,木棍似的腰肢差点把别人的大牙笑掉,多久了也只是会简单的两步、三步,稍微有些复杂的穿花动作,便会踩着别人的脚。于是便负责吃瓜子和鼓掌,斜靠在凳上静静地看着别人在摇曳的灯光下尽情地舞动。看着别人柔软的腰肢,从此舞蹈成了心里的痛。

    心头的痛来源于自己的身材。我自当了母亲后,一日一日地发胖。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原因是孩子胃口不好,炖了一些好吃的东西给他,他一看,紧紧地闭上嘴;他的外婆舍不得吃,推让来推让去,东西往往就馊掉了;再以后,这些炖品一一落入我的胃肠,然后迅速地转变成脂肪。最初的胖还不能让人警觉,只是裤子渐渐地窄小了,还纳闷着这裤子怎么会缩水。然后逐渐发现胖的趋势,但已经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了,就像疯狂过山车,只能眼睁睁看着它飞速前去。不知哪位作家说过:“没有灵魂在驾驶,只有肉体在飞奔。”关于灵魂先撇在一边,但肉体在飞奔是实实在在的。我肉体飞奔的原因,其二是从不锻炼,家住五楼,没有电梯,下了班回到家就从未再下过楼,喜欢读书写字,最经常的姿势就是坐坐坐。其三是生活安稳心境平和,生活中已没有悬念,似乎可以一眼望得见尽头。减肥的方法有多种,最好的就是体育锻炼,然而体育锻炼的大敌是懒惰,我正好不幸有之;抽脂肪呢,惧怕手术后遗症;那些花花绿绿的减肥药,又无法让我对它产生信心,于是乎,就这样任其胖下去。朋友见面,第一句话总是:“哟,比以前肥多了。”中国文字确实传神,肥,油也,脂也,所以才能胖也。我对丈夫说:“哪天你下班后回来按门铃发现是一头猪来为你开门。”据说,一个胖子最大的乐趣是发现比他更胖的胖子,因为丈夫也是胖子,我并不怎么自卑。

    可是,在这个崇尚瘦身的时代,似乎肥胖是一种罪过,特别是对于女人。女人天生应该为男人呈现美,蜻蜓是美的,大象是丑的。于是在梦里,就会出现两种截然相反的境象,一种是自己突然肥得像卡夫卡笔下的大甲虫那样挪不动身子;另一种是突然瘦得像一只蜻蜓,动作轻盈得可以点水。肥胖成为梦境中的主题,说明情况变得有点严重了。于是追忆起唐朝,丰腴的杨贵妃是美女的典范,举国以丰腴为美。我一直弄不明白,现在的明星都很瘦很瘦,站在那里像仙鹤的脚,穿着很高很高的高跟鞋,细瘦伶仃,一亿两亿的身价,怎么会弄得那样瘦骨嶙峋,是不是对生活要求太多,有一亿美元想要两亿美元,有一千万粉丝想要两千万粉丝。我们这些庸人总是会想,要是我们有那么那么多的钱,我们一定会过上很幸福很幸福的生活。

    以我的审美观,我喜欢男人健壮一些,不要临风玉树一吹就倒的那种;女人应苗条而不失丰腴,这样才能像绸缎一样光滑。然而造物弄人,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瓜架上的瓜形状千奇百怪,总有丑的存在来衬托美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诗和书,神与爱(二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