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散文空间

随风潜入(外一篇)

2013-11-5 15:10:49 来源:周晓东 浏览:72
当我坐在向晚阳台的角落里读完最后一行诗句,轻轻地合拢一本诗集的时候,春天的晚风已经沿着草叶的茎脉悄悄地潜入了这片土地。草叶茎脉上一滴小小的水珠轻轻地滑落,春天里的第一声蛙鸣便如期而至。

    我的确感到了风的拍打。端坐在久远时光的深处,我看见,来自远方的风儿正擦着屋檐和片片星光一起洒落。虫子在墙角清唱着,一声一声的,也只有到了惊蜇,它们蠢蠢欲动的声音才会从泥土中钻出。

    蛙鸣是从土地深处发出的,是从南面青山上吹下来的风和新年池塘里的雨水中发出的。我们的家,就在南面山岗郁郁葱葱的山麓下,就在碧水涟漪漪的新年池塘边。春天里的青蛙,就仿佛贴着我们的心脏;春天里的蛙鸣声,随着我们生命的节律一起起伏。一只青蛙,它是听得见我们的呼吸、沉郁和欢笑的,它甚至听得见我们在梦中的呓语。许多次,在我的梦境中,新年里的雨水霎时变得清澈、透亮起来,漂白如练,挂在眼睛的深处。想象的风四处吹散,风过之处,蛙鸣伸手可及。

    泥土在春风的吹拂下说醒就醒了。泥土,这睡醒的孩子,显得安详、宁静。风,从山那边吹来,由高处往低处流着。我沿着风流动的方向,寂寞而欢快地奔跑,从一片草地越过另一片草地。一声蛙鸣骤然而起,一声接着一声,然后形成一片……温暖在瞬间弥散开去。呵,节气到了,蛙鸣也来了。

    “它是那样短促/就像果实在风中打开它的果壳/静静地画上一条纹路。”许多年以后,当我读到这样的诗句,我才清晰地看见那些印刻在少年故乡心灵版图上的蚀刻纹路,原来是那样的让人无以释怀。经历了漫长冬夜的煎熬,一声短暂的蛙鸣的到来,也让人无端地感到疼痛与忧伤。

    是的,坐在阳台上,我看到了少年的自己,正一个人落寞地行走在空旷的田野中。在昏暗的暮色中,孤零零的村庄里仿佛只留下我一个人的脚步声。时光缓缓地搅动着我心中的忧郁,忧郁的糖块,在暮色降临的时候静悄悄地融化,沉落在土地的底层。在一片水塘边,在一块翻卷过来的泥土里,我找到了一只已经一动不动的青蛙,它好像已经死去,不,它应该仍然在冬眠。我试图唤醒它,又喊又叫的。渐渐的,喊声变成了哭声,而哭声也仍然唤不醒它长长的睡梦。我只能确信它死了。我仍旧哭着,暮色愈来愈暗,哭声、叫喊声都被晚风带走了。一个清俊的少年,清瘦的面容上挂着两道深深的悲伤。一只青蛙,还没有唱遍春天的欢歌,却在晚风中遽然离去。此时,一朵花瓣也从枝头悄然飘落,它是应该记得一只青蛙离去时的痕迹的。站在一株花树旁,我翻开深深的泥土,掩埋了这只青蛙,好让我在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看到它的来生,看到它前世的清亮和来世的透明。对于春天里一只青蛙的离去,我没有理由不带着忧伤和落寞。

    喧嚣和芜杂,忧伤和落寞。在世间行走,我与它们相依相伴。我也总是在忧伤和落寞中,渴望聆听一片清亮的蛙鸣,渴望饱吸一阵清澈的雨水,然后像风一样,欢快地行走。

    行走的道路上,总是密密麻麻地飘落着灰色的浮尘。每一道布满斑驳的裂痕,都是一段难以抹平的忧伤。存入史册的人和事,他们在嵌入时光的链条之后,就被凝固下来。十多年前读书时的往事,此时显得分外清晰。其实,一个人在学生时代表现出来的偏好,早已决定了他在今后人生道路中的走向。在我眼里,一些功课有时可以化作一段哀婉的故事、一袭古人的长衫,甚至是一对泠泠作响的环佩,销人魂魄;而一些功课,却成了我绕也绕不过去的一座大山。一些功课因此读得尤其好,这是没有异议的;相反,一些功课读得尤其差,这也就是十分正常的了。马太效应在我身上体现得是如此鲜明。有时,真想干脆放弃了某一门学科,把书放在一旁,一个人沿着校园的操场独自走向那阴翳的树林深处。只有在那里,我才能读到我少年时关于春天的全部梦想、关于蛙鸣留给春天的全部诗歌、关于我独步在春天土地上的点点忧伤,也才能读到我在树荫底下流淌着的清亮的眼泪……

    在这个已经年代久远的校园里,历史老师已经须发半白。在繁重的教学之余,他喜欢在校园的树林深处静静地踱步。在这样一个静悄悄的春天,这个集某一门类知识于一身的长者,总是衣着朴素、步履缓慢、神情平和,他出入校园图书室的时候,总是让人想起春天里特有的饱满与清澈。是的,当我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的时候,他的和善与慈祥,总会让人产生一些奇妙的想法。于是,我亲近了图书室,就像一只趋光的蛾,进入了它的深处。我有意无意地逃离一些功课的自习,在它的深处沉沉地浸泡。这些静止的纸上文字,紧紧地贴着我的掌心,它们的温度和气息,渐次进入我的心底。经常在春日傍晚慵懒的光线里,我坐在这座爬满青苔的老式建筑中,轻轻地翻动书页,记下一滴眼泪留下的痕迹。紧握着这些春天的泥土,我的十指久久不愿松开。图书室的深处,除了静,还有一股弥漫的陈年气味。昏暗的电灯终日亮着,我长时间地沉默着。那些隔了久远年代的人和事,呈现着一种半明半昧的非透明性,让我感到异常的丰富与复杂,甚至陷入一种深深的缅想。我尽量让自己自主一些,多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诗和书,神与爱(二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