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散文空间

诗和书,神与爱(二章)

2013-11-5 15:09:59 来源:安 然 浏览:72
诗人不被世人理解已不是一天两天。一回在餐桌上谈到诗人,有人玩笑间给某个诗人下了个评语,我不乐意了。

    “不要这么评论诗人。如果不是他们的与众不同,又何以写得出那么优美出尘的诗歌来?”

    世人皆以为自己可以远离诗歌而活,却不知,千百年来,诗歌一直在我们的血脉中流淌,且奔腾不息。

    床前明月光……

    锄禾日当午……

    欲穷千里目……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国人只要不是文盲,谁不能张口来上几首?我那文盲奶奶,还有几首童谣村谣张口就来呢。

    诗歌的力量被世人忽视已久。

    有一条新闻,说某公司专门录用了一个诗人身份的员工,其工作就是每天带着大家朗诵几首诗。初听之下好感骤生:这个公司不知做什么的,如果用得上,他们的产品我当大力消费。

    读《艺术哲学》,说到旧时,好像是意大利某城市,到了指定时间,就连广场边上的铁匠铺子也要关门,听人朗读诗歌去。心想那真是一个伟大的时代。

    吉州钓源古村,系欧阳修后裔聚居地,有农民欧阳氏,近五十,嗜诗如命。前段婚姻中,老婆出言不逊:站起没有冬瓜高,坐倒没有北瓜(南瓜)大,饭都冇得吃,居然还写什么卵诗?

    欧阳氏惨遭中伤万念俱灰,遂一把火烧了所有的诗稿。谁知呢,离婚后,打工时遇有面若唐美之女,忍不住春心再发,胆儿又大,一天一首情诗念给美人听。到了第五首还是第七首,美人启口了:你不要念了,也不要再去写了,我嫁给你就是。

    是时,美人芳龄十八,小欧阳有一半岁数。

    在遂川山中闲逛,听到一个更惊人的故事。

    有山区中学教师,动不动“啊——啊——”写诗读诗,众人嫌恶。此教师照例长相不佳,“色”胆却大,总是追着美女下手,惜屡试不中。

    白云苍狗,光阴荏苒。很多年后,这位诗人已经成为国中大报名记,据说颇得政要富人青睐。每每回乡,其做派风范,叫那些从前看低他者,大跌眼镜。至于他的太太,不用说,当然是个大美女了。

    关于诗歌和诗人的故事,红尘里总有这么一些流传。令人纳闷的是,每每遇着这些,我依然没有从世人的口吻里,听出对诗歌和诗人的应有敬意。

    被禁忌的爱情

    在这里,被禁忌的,是指神圣的宗教邂逅俗世的爱情。一个秘密的偏好就是,一切被禁忌的爱情,都能赢得我的无尽心疼。

    以我有限的阅读,在中文作品中,不大出现宗教与爱情的PK,我一直不能明白这是为什么。就像我不能明白,为什么在世存的文学作品中,读不到女人的乡愁。

    是十五年前,在南华寺的曹溪之畔,参天古树之下,见有那法相甚好的青年和尚,目光明亮,面若唐僧,青春正好,出言若兰,讲述着自己不多长的人生故事,有团团的快乐从他年轻的心底生发。是我邻市人,父母经商,生意不大。也不知怎么,很好地生活着,初中毕业就生出一念,要出家修行当大和尚。父母开明,就送了他进邻市的山门。师傅见他聪明上进,就荐他考了佛学院。遇到他那天,正是佛学院放暑假,回寺里休假呢。像所有好青年一般,言谈中,亦有对未来的无限信心。

    想想吧,这么年轻,又上了佛学院,出类拔萃当是迟早的事。难得的是,较之那么多迷茫众生,他年纪轻轻,就坚定地拥有了一个清明人生。

    他不过二十岁样子。如果在山门外,会是一个讨喜于众生的好儿郎。树下,我和他相对而坐,除了欢喜敬仰,连惋惜都不敢生出:他这一生,要错过爱情的滋味了。世间女子,又少了一个好的恋爱对象了!

    我没把话题扯到这里。斯时斯景,我若作此瞎扯,是对一个信仰者的不敬和不恭。

    天哪,他笑得那么灿烂、明朗,像一个邻家好小子。每一回记起他的笑,我都要重回一个春天。

    读克莱尔·吉根,我总是紧闭窗帘,关了手机,隔绝纷扰,静静地,寂寂埋首枕上。有时候,音响中会有一张音碟转动,是巫娜的《天禅》,古琴幽雅,伴有佛钟一下一下敲送,木鱼也响着,禅意四合。入秋多日,蝉鸣已无。枕已洗旧,朴素清洁,有太阳的暖香,和着薰衣草的幽香。有一天,心血来潮,还燃起了一盘檀香。

    有些书,非如此情境不能读。

    薄薄的一本小册子,七篇小说,有两篇就写到了被禁忌的爱情。两个神父,一篇一个。一个死了,爱过的女子住进了他的屋子;一个,在替爱着的女子主持婚礼。我一遍一遍地读,一回又一回地把自己当做了神父,全景经历着他们内心幽微的挣扎和痛苦。一滴泪也没有。

    劳勒小姐来见神父,替母亲要弥撒卡的签字,他请她进来坐坐。“他根本没想要碰她,可是当她凝视炉火时,神父看着她头皮上的那道缝把深红色的秀发朝两边分开。他探身过来只想摸摸火把她的头发烤热了没有。他没有别的想法,但是她误解了他的手势,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后来,她告诉他,如果他不能离开神职,她就不会再这样来见他了。

    再后来,“第二天是他们的最后一天,早晨他们躺在床上,窗户开着,他曾梦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