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小说长廊

浮城(中篇小说)

2013-11-5 15:05:51 来源:陈蔚文 浏览:72
有几年好折腾?

    房子简陋,踩上去吱呀作响的复合地板,厨卫用烧碱也刷不出本色的瓷砖,油污糊了几层的抽排,菜没烧好人先被油烟焐熟了!……省城的租房价这几年翻了几个跟头,这价也只能租到这房了,好歹是独立的一套,地段也还凑合。

    床睡得挤,开始母女还挨在块儿说话,过了会,千惠就去另一头睡了。母亲的呼吸喷在她脸上,湿热的,千惠不习惯。母亲的相亲进行得仍不顺,前阵子有人给介绍了个某厅局退休干部,说爱好文艺,书法唱歌啥的。母亲自己没什么文艺细胞,对文艺油然起敬。没多久正好生日,母亲邀了些亲朋,叫了那人,想着他唱首歌可以展示下才艺。那人也大方,说唱首《向天再借五百年》助兴吧!母亲一心等着在亲朋前露个脸,结果那人一开嗓,调直接翻山头那边去了!母亲当时窘极了!想也不要500年了,你把我剩下的年拿走也成,只要甭再唱了!

    如果母亲还找不着合适的人怎么办?娘俩得一块过,相互有个照应,可这房怎么住?短时间还能凑合,时间久了千惠简直没法想象。她俩生活完全不同,她喜欢的节目在母亲看来无聊透顶,而母亲看的冗长电视剧,千惠一听片头曲就恨不得耳朵聋掉。总之她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挤在这逼仄房子里两人都不好过。

    千惠反正不会回老家了——有几个到省城念书再回老家的?当初省城对她来说云里雾里,两眼摸黑,如今呆了几年,她已融入其中。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省城就是高处!千惠认定了这才是她生活发展的地方,她喜欢这儿。当然,和北上广的繁华比起来,省城的繁华算不得什么,但正因这样,这里的繁华她才触摸得到,这个城才和她有关。从穿着、口音到口味,千惠觉得自己就是省城的一部分了,至于省城是否接纳她作为自己的一部分,她相信这是迟早的,没准已经是了。

    虽只是一小时四十分的车程,老家县城和省城的差距多么大啊!县里最好的楼盘如今在千惠看来也是一个土,看看省城最好的临湖楼盘啊,那真叫美轮美奂!西班牙风格,优雅凸窗,弧形阳台,小区像花园一般。这样的楼盘千惠就不想了!就说她附近的春化路,虽是条老路,房子简朴,但也有种气象。千惠常在晚上拐到春化路上散步。这条路以前有不少政府机关及宿舍楼,线条庄重,实用的建筑风格,没有繁文缛节,有的楼几户人家共用一个大阳台,那种鸡犬相闻的热络气是现代都市里几乎绝迹了的。

    这些房子初看毫不起眼,再看却自有风度。夏天这条路绿荫遮蔽,秋天桂树飘香,有些人家院里还种了腊梅,淡淡香气里,连冬天的萧瑟都有种格外的苍阔。碰上天气好,有阳光,路边石凳上就坐了老人孩子闲话嬉耍,这一幕真是——就像人世可以待它个千百载似的!

    四五年前政府机关纷纷搬迁到了城市另头的新区,这条路就更成一个生活区了。菜场在旁近的高家巷,也就是千惠租房的路,从春化路走一点就拐到了,齐全而邋塌的一个菜场。

    还有比春化路更方便的路吗?千惠觉得亮堂,闹中取静。搬进租房后,第一次在这条路散步,她心里简直觉得感动!以前她也不是没经过这条路,但是在匆匆忙忙的白天,和夜晚完全不同。此刻,路灯温存,树影婆娑,“安居”这词落到了实处。

    千惠打听过这条路的房价,中介报出数字,她哦一声,闲谈几句走了。中介说出那数字时,是他们自己也觉得贵了的神色,毕竟多是房龄二三十年甚至更长的老房,有些外墙都剥落了,可它就是这价儿,还就是有人买。这里的房源不多了,多是在这住惯了的人,因此房价居高不下。

    千惠每次走在这路上都有些怅然,楼房亮着的灯光衬得前景愈发遥遥无期。候在她前头的会是些什么呢?转眼她快27了,前阵同学聚会,不少女同学都当妈了。有个和她当年玩得好的女同学劝她先囫囵找个,哪怕以后离了,还可以分些财产。

    4

    楼下有家叫“剪刀布”的发廊。头回来,一个胖女孩热情迎上来招呼千惠,“叫我小红吧。”她口音很重,听来像“小横”,千惠想笑,她身板是够横的。

    小红往千惠头上揉洗发水,有个男人递来一杯水搁在台上,转身走了。修剪头发时,千惠发现就是刚才那个男人,白衬衣,牛仔裤,衬衣上别着胸牌“07号”,他问千惠,想怎么剪?他表情淡然,一点儿不殷勤。

    千惠简单说了下要求,很快响起剪子声。千惠微闭眼,这个理发师的淡然使千惠忽然有了和他说话的兴趣。

    你是哪儿人?——这样的问话千惠记不清问过多少个理发师了,随口的,转瞬即忘。他们是哪儿人和千惠有关系吗?就像千惠从哪里来,对他们也没意义。

    他答了一个地名,这个省最东北面的一个小城。

    哦,怎么到这来了?

    一个老乡叫过来的,他在这儿开了家发廊,现在没开了。

    你干这行几年了?

    五六年吧。

    你……

    千惠忽然觉得自己很像警察盘诘小偷的口气——我凭什么啊?千惠笑起来。

    他愣了下,说:换种剪法吧。

    为什么?

    你笑起来和不笑的样子差别很大。

    电视正播一个厦门风光的片子,07号说他曾在厦门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作是一种孤寂的过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