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小说长廊

浮城(中篇小说)

2013-11-5 15:05:51 来源:陈蔚文 浏览:72
1

    小时,父母没空管千惠,把她扔回老家寡居多年的大姑家,他们或许以为这并不是麻烦她,而是对她的一种体恤。千惠在大姑那度过若干寒暑假,大姑喜欢给她梳头,配上各种廉价小发饰。每回接千惠回家,千惠妈都要抱怨大姑把千惠打扮得花里胡哨,像个“女雀子”。“女雀子”是当地骂人的话,形容女人花枝招展,不正经,妖。不幸的是,千惠12岁那年,千惠爸被一个“女雀子”勾引,且把命搭上了。

    千惠爸是单位司机,有次他约了个女人出去兜风,他们相好一段时日了。两人去了郊外,回程夜深,疲劳过头的千惠爸出了车祸。他的这个死因大大降低了妻子的悲痛,但激起了另一种耻辱。她本来常犯头晕,一下躺倒。大姑从老家赶来,帮着料理家务,替她最小的弟弟不光彩的离去对千惠母女做点补偿。大姑还建议卖了这套房另买一套。这套房原本是千惠爸单位分的,住一块的多是同事。大姑的建议提醒了千惠妈,她们很快换了一套。

    这个决定是对的,因为即使搬过家后,千惠仍然老觉得有阴影跟着,她总怕人家知晓父亲的死因,她最怕听的一句诗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个令父亲出轨的女人据说有张丰满明艳的大脸。

    千惠妈的元气恢复了点后,日子当然还得往下过,一年后,她开始盲目而毫无效果的相亲。那些男人在她事后的评价中要么粗鲁愚钝,要么獐头鼠目,总之没一个像样。在这过程中,千惠发现母亲对她的态度较前不同。原本她对千惠常常不耐烦,千惠听得最多的话就是母亲说左邻右舍的孩子如何如何上进,她如何如何不争气,将来只好拖板车!——那时节“拖板车”好像是所有父母能设想的最糟糕丢人的一种境况。一个人一旦沦落到拖板车了,那不如死了算了!这些唠叨都快让千惠抹脖子了!放了学她不想回家,宁愿在操场,在一些没名堂的地方耽搁留连。有回她爬到工地一个铁架上摔下来,摔得挺重,她脑袋嗡地一响,眼冒金星,爬起来,拍拍灰她起身回家了,吭都没吭一声。知道说了母亲也不会有什么反应:她不是好好地在她跟前吗?谁让她疯?活该!母亲并不是不爱她,但她只会这一种爱的方式。

    现在,母亲对她明显柔和了,和她说话甚至有了商量的口吻。她不再逼她穿那些难看的衣服,包括袖子接过一截的毛衣和臃肿的棉衣。她宽容多了,有时看得出她也在竭力忍着,为马上要脱口而出的难听话。毕竟那才是她根深蒂固的惯性,但多数时候她忍住了,她扭转身回房,再出来时问千惠晚饭吃什么。有时,千惠甚至觉得自己失掉了一个父亲,却因此得到了一个新的母亲。

    千惠脑子里晃过这样的念头:如果母亲早这样,话到嘴边肯忍一忍的话,父亲会出轨吗?父亲为她取的名难道不包含了他对妻子的一种期待?而性子马虎的母亲显然谈不上“惠”。千惠不知道自己是否在为父亲开脱。她一直记得小学考初中的炎夏,父亲骑单车送她去考场,快到时,父亲停下给她买了支冰棍。卖冰棍的问,盐水还是奶油?父亲毫不犹豫地要了奶油——这支奶油冰棍让千惠的那天考试有了超出往日的发挥,也让父亲的死在千惠心里增添了复杂滋味。

    父亲离世后,她整整失眠了半年,但每天起床后照样浮肿着眼睛上学,谁也看不出她心里究竟想什么,包括母亲。但千惠自己知道。长大有时真是一夜间的事!

    2

    不管怎样,母亲性情变了许多。千惠考上大专,离家去念书时,母亲在火车站眼睛都哭红了,像生离死别。其实千惠念书的省城离老家县城不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她们提前半个多小时到了车站,千惠突然想起高考准考证没带,而录取通知书里面要求报到需带上准考证。千惠想回去拿,被母亲制止,她一边怪千惠粗心一边急急赶回家。为赶时间,回来时她抄小路从铁轨进到站台。在错综的铁轨间,她赶得太急,差点被一辆快驶进站的火车给撞了。这是母亲后来告诉千惠的。千惠想起那个惊险画面,就原谅了母亲的许多,包括她曾扇过自己耳光,还有次她一把扯散了同班女生替她编的发辫,往下胡撸皮筋时,千惠的头发被扯得生痛。如今千惠只希望自己今后能混得不坏,更有能力让妈过得好些。

    到省城念书后,也许是为弥补过去打扮上的匮乏,千惠对衣着格外热爱。没什么钱,只能在式样上求新,用她妈的话说是“奇形怪状”。她的衣服要么窄紧如练功服,要么宽松如僧袍,即便她再第三次、第四次发育,衣物也不会嫌小。有阵子她甚至想剃个板寸,像她学校一个高年级女孩一样,那女孩有个在BAR唱摇滚的男友。女生的板寸真短哪,风似乎正飕飕贴着她头皮过去。女生们看那女孩像看怪物。千惠不明白为什么她们可以和男生接吻抚摸甚至上床,却不能接受一个板寸。为什么要独独捍卫头发呢?头发只是一种体毛,可再生的,它的可再生性就是供人用来改变的。千惠终于还是没剃,那阵子她正迷宽松衣物,配上那头,会像个才还俗的姑子。

    毕业后几年,千惠逐渐过了青春的骚动叛逆期,那些奇形怪状的衣服早不知扔哪了。她烫了下发尾,挑染了点栗棕色,披在肩上,看起来有职业女性的意思了。千惠学的是“现代秘书与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作是一种孤寂的过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