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小说长廊

篝火不是火土(短篇小说)

2013-11-5 10:18:36 来源:范晓波 浏览:72
上个星期,我收到一张言辞恳切的邀请函,我刚毕业时教过的学生在他们的母校油坊中学搞聚会,请我勿必“拨冗参加”。信末还附了几个组织者的姓名和一句更有意思的话:“你无法拒绝这个秋天的深情。”

    这些已差不多遗忘的名字忽然从时间的尘埃里跳出来,让我陡然发现了岁月的阴险和自己的大意。这些年,我不断从昔日同学的结婚请柬和越长越高的孩子身上发现这点。让我会心一笑的是信末那句诗意泛滥的话。我觉得它是那么熟悉,以致浑身有种发痒的感觉。

    我坐在省城一家广告公司的办公室,利用4次电话的间歇回想起来了,那是我10年前在一堂语文课上对学生说过的话。以我现在的审美趣味看,是一种以幼稚为代价赢得的诗意。但我当时说这句话时极煽情,像一位教父在领引浑沌未开的教徒。我的目光斜睨着窗外金黄的原野,一种和那句话一样浅薄的得意在面颊上流动。

    20岁左右,我常自我陶醉在这种表情里。那时我是个以梦为马的诗人,在报刊发表过许多类似的句子,一言一行也都具备行为艺术的诸多特征。这样的教师虽然不大会让校长满意,却极易被学生悦纳。用一位女生的话来说,像我这样的人,只在电影里见过。在10多年前的油坊乡下,这就是对一个年轻人的最高评价。学生至今还能背诵我当年不经意说的一句话,也从侧面佐证了我的影响力。但我对他们的成长到底有多大帮助,我却一点也不自信。我离开油坊后听人说,我教过的高一(2)班最终只有四五个人考上高校,大多是反复补习才上线的。

    这就是我现在从南昌往油坊急驰而去的原因。开车的是公司的同事小白,她人漂亮,车开得漂亮,对我也有别样的亲近感,所以经常邀她一起出门,喝酒后好由她驾车。她不太理解我对这次活动的重视,一个大学毕业才两年的年轻人,一直在城市的水泥地上走上坡路,还不懂得一个准中年人对青春足迹的怀念。她一面嚼着口香糖,一面取笑我可能在油坊留下过师生恋。发现我对这种怀疑真的很介意,才认真听我讲“你无法拒绝这个秋天的深情”的典故。

    我首先沿着这句话走回了10年前的那堂课。记不起来是哪篇课文,反正我在板书生词时碰到了“篝火”。为了让学生们从此记住“篝”字复杂的笔画,我特意叫两个开小差的男生在黑板上默写了这个词。他们居然全写对了,而且字写得不坏。我很高兴,在他俩下讲台时随口问他们:“你们烧过篝火吗?”他们居然红着脸相视摇了摇头。

    “就是篝火晚会上用木柴或者竹枝烧的火堆,这都没烧过?”

    “火土倒是烧过!”讲台下有人自我解嘲。

    火土是农人秋后用草皮和作物根系烧制的农家肥。那年秋天,几乎每天傍晚我都能看到一堆堆火土在旷野里升起的白烟。无论功效还是美学意味都同篝火晚会的火堆相去甚远。我读师专那几年,正是浪漫主义泛滥的时候,无所事事的大学生几乎每学期都要去郊外烧堆火作狂欢状。当我突然意识到讲台下那些十六七岁的少年不可能烧堆篝火感受诗意时,校园诗人的劣根性在血管里蹿动起来。我灵感突发地提高嗓门问他们:“电影上总见过吧?”

    “见过。”一片懒洋洋的声浪。

    “羡慕不羡慕?”我的声音散发出明显的诱惑。

    “羡慕!”所有的眼睛和嗓音顿时明亮起来。

    我在心里虚弱地叹了一声,知道冲动已把自己逼上了半空。我在讲台上念咒似的闭目思索了片刻,突然二目放光:“如果让你参加篝火晚会,再写一篇相关的作文,同意不同意?”要想让高一年级的大孩子一次把作文交齐是不大可能的,尤其是在心甘情愿的情况下。但在接下来的一秒钟里,那些可爱的学生用整齐划一的肯定回答让我体验了一回声震屋瓦。

    当天晚上,我的计划差点在班主任不以为然的讪笑中触礁了。实际上我并未打算正式向他征询意见,而只是在晚自习遇到时随口通知了他一声。我以为他会像平常夸我一样说还是年轻人有想法,然后伸出肥厚的手掌在我后背鼓励性地拍两下。他确实拍了我两下,还笑出了声,但他接着说:“篝火不就是农村里烧的火土吗?有什么好玩的?”

    他这么一说我也笑了。我当然不会去和一个50多岁的乡村教师阐释篝火和火土不同的诗学内涵,只是咕哝了一句:“那还是不一样的。”便涎着脸等他放行。

    他却故作关切地把我拉到走廊边的暗处,低声劝我:“烧篝火是大城市人吃饱了没事干时玩的把戏,乡下不作兴。千万别让人家说闲话。”

    这下我更坚定了不睬他的决心,那几年我最不在乎的就是被人说闲话;甚至,十分乐意扮演世俗规则反叛者的角色。我刚到油中时就因为留着满脸胡子被许多同事说过闲话;还因为在上语文课时发出歌声受过教务主任的批评。我佯作心领神会频频点头把他撂在了走廊里。

    第二天的语文课上,个人英雄主义情绪使我彻底背叛了班主任。我对那些易燃品一样的青春期少年说:“有人说篝火就是火土,没什么好玩的。你们同意吗?”

    就不必描绘学生们的激烈反应了吧,总之我看到了革命派对保守派的绝对胜利。当我对着窗口说“你无法拒绝这个秋天的深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作是一种孤寂的过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