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小说长廊

祝福(短篇小说)

2013-11-4 10:49:22 来源:韩 飞 浏览:72
自从上周将姐姐的文章一字不改地抄在了自己的作文本上,大康这几日始终是心绪不宁。一会儿为即将到头的好评喜形于色,再一会儿不免为可能会到来的不公正的待遇而愤愤不平。

    大康应该算是一个好孩子,他团结同学,乐于助人,热爱集体,珍视荣誉,每次劳动他都拣最苦最累的活干。上初一时,新疆发生冰冻,学校组织捐款捐物,他毫不犹豫地将父亲的新大衣拿来交给老师。那一回,要不是奶奶护着,父亲不知要将他这个败家子揍成什么样呢。

    学习不好大康倒是不怎么伤心,他心里最不能平衡的是说什么也想不通那个干干巴巴的比他大三岁的姐姐葵花为什么学习那么好。她上学时每次考试总是在前三名也不稀奇,奶奶说女孩子都比男孩子肯用功。大康心里最不平衡的是葵花退学后,那些直到现在大康絮絮叨叨总也记不住的文言文、单词……葵花在一边忙着手中的活,一边听大康念叨着就记住了。还有作文,大康真不明白,葵花怎么会有那么多永远写不完的词语,写出来是那么清新自然,即便是写一棵狗尾巴草,葵花也会写得楚楚动人,反正,她的狗尾巴草绝对不会和别人的一样。为此,大康真是烦透了。

    可是,葵花终究是退学了。那年,因为父亲开了个粉坊,召集了一伙农民乡亲做起了收地瓜做粉皮的生意,刚上初三的姐姐葵花只好退学了。这也难怪父亲,实在是债务逼得他没法子。听村里人说,当初,奶奶总是嫌张家男丁不旺,因为生了葵花这个丫头撅了一年嘴之后,硬是哭着闹着逼迫大康的父亲提前生下了大康。这回,奶奶放心了,可是大康家的日子却艰难了,为了交纳计划生育罚款,不仅卖光了多年的余粮,卖了妈妈陪嫁过来的挂衣橱,还背上了一万元的债务。从那时起,姐姐葵花和父母奶奶一样,几乎没有穿过一次新衣服。父亲天天给建筑队当小工,母亲种好责任田,农闲时还是割草、捉蝎子卖钱。多年过去,大康都十二岁了,债还没有还清楚。父亲能不着急吗?大康还记得,葵花在退学以后,当时任葵花语文课现在又任自己语文课兼班主任的王志刚老师找学生捎了好几次口信,希望葵花继续上学。后来,大约过了半个月时间,初冬的一个星期六晚上,那个从城里刚分来不久,还带着一身学生气的王志刚老师竟然摸黑走了四五里山路从葫芦峪联中来到大康家。那年,大康正读小学五年级,记得王老师来的时候全家都很激动,父亲点烟倒茶,奶奶说从来没有这么好的教书先生。王老师的脸不知是受冻还是害羞,红红的,他说葵花不读书真的可惜,他从小学读到师专还没见过天资这么聪明的学生,让她读书,一定会有出息。他并且试探着说,要是家里没有钱,他可以代出学费。母亲放下手中的活,局促不安地又有点吞吞吐吐地说,老师都来了,要不让葵花再读一年,初中马上就毕业了。奶奶怎么说的,大康都忘了,他记得一个劲吸烟的父亲,在沉默片刻后,一字一板地说,自己是个大老粗,没读几年书又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可是也真知道文化的重要性。大康爷爷去世早,大集体那阵子家里缺劳力,大康奶奶天天咋呼着要大康他两个姑姑退学挣工分,自己硬是没答应,这不一九七八年,一恢复高考她两人就双双跳出了农门。不让葵花念书也不是因为交不起学费。葵花上小学时整整五年家里没买过一两肉,也没动过不让她念书的想头,现在让她退学是家里实在离不开,开了个加工厂确实需要个自己人理理账,算算工资。葵花初中也快毕业了,义务教育也完成了,再念下去也没什么前途了。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大康看见王志刚老师的脸涨得紫红紫红的,额头上堆起一条条筋疙瘩,说话也有点磕巴,“怎么会没有什么前途呢?张葵花同学说不定会是国家栋梁!”听这话葵花父亲有点不耐烦了,他说国家用不着那么多栋梁。并且,他举了大康姑姑的例子,学纺织的大姑早就下岗了,学供销的姑姑虽说没下岗,孩子职专毕业快两年了,因为交不起入厂担保金,一直找不到工作,人都快混成痞子了。还有村里的小强,大学也念了,毕业为托人留县城连家里的房子都卖了,到了县皮革公司,听说连生活费都发不全,隔三差五地到家里背米背面。

    大康已经不记得那场谈话是怎么结束的了,但结果是一样的:憔悴的葵花整整一晚上蜷缩在灯影里,连王老师要走都不知道,直到大康推她,她才机械地随全家出去送老师。

    这个王老师也真是与众不同。在葫芦峪联中二十多名教师中,他是唯一一个从城里分下来的,人长得不高,瘦瘦的,脸上很少有笑容。那次他为张葵花上学的事到大康家之后,奶奶总是提起他。后来,他又托学生给张葵花捎了两次书,好像都是那种关于自学成才的。奶奶就更认定王志刚肯定看上葵花了,背着葵花的时候也偶尔说一次:这小丫头,命还不错。两年以后,大康上中学了,到了葫芦峪联中,还是做了王志刚的学生。这时,大康才觉得王老师和别人最大的不同是不太爱管教学生,上课的时候,那张不太会笑的脸显得得格外和善,对谁都很好,极少训斥人。就是有一样和其他老师一样,每个学期布置的作文题目都是一成不变的。

    上初一时,大康曾经拿出葵花视为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作是一种孤寂的过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