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小说长廊

赵华短小说二题

2013-11-4 10:43:27 来源:赵 华 浏览:72
苦楝果

    
林城大学校门的斜影被夕阳拉得老长老长。

    她和他,拖着行李一前一后地出了大门,身上点染着无奈的余晖。

    这成排的苦楝树,纷乱的街景,她太熟悉了。

    四年前,她圆梦考来这所知名大学。现在,她毕业,颓丧地离开。34门功课,她居然有补修八门的凄美与悲壮。

    公交车里如人间炼狱。汗水将她的刘海紧贴在她白皙的额头,汗珠如虫子从她脸庞慢慢爬下。她空洞的双眼朝着窗外,如尊蜡像。

    来到火车站,他们进了家小吃店。店里劳累的电扇在哼哼呻吟着,几只苍蝇来回起舞。热浪有意无意地从喧嚣的大街往店里直钻。

    他俩是中学同学。当时他第一名,她就第二;他第二,她便第一。总是针锋相对。有人调笑,他们是互不相让的天生的一对。他却没敢妄想,这位思想不复杂的农家子弟,只想读书改变命运;而她,周身泛着局长千金的高贵光环。她放任,他深沉。他含蓄,她流畅。两个世界。

    那天,她跟他班里的飞机头端着饭碗说着笑着,在校园里边走边吃。宝贝,我愿世界在这儿永远停滞!飞机头说。她脸上仿佛沁出蜜来。他恰巧遇见,却佯装没见。打那,一想到她,他就感觉有股莫名的怅然。

    她仍在桌前发呆,他却极男人地狼吞虎咽。吃完后,他走出小店。

    售票厅里人头攒动。

    返回时,他见她只吃了半碗米粉,眼神依然呆滞。

    明早五点半的车。他没看她,将车票放在满是油渍的桌面。她如温顺的羊羔,目光一直在随他转动,似乎想听他如何安排眼下。

    已开好房,你上去休息吧,我明早来送你。

    你呢?

    我还有事。他淡淡地答,转身离去。

    他怎么也想不通,她会成为飞机头的猎物。在他的心目中,她一直品学兼优,像块纯雅透明的水晶。

    他费解,她为啥要他送她?昨天,她在电话里口气极虚弱,明天来送我好吗?他很久没吱声,算是默许。

    天色渐暗,树枝在剧烈舞动,像不停地在诉说其无尽的沧桑。凋零的树叶和纸屑在脚下乱飞。雨水,像飘忽缜密的网,将整个世界紧紧网住。

    他独自漫步,丈量着河堤的小路。这,真正在消磨时光,难得。

    夜幕下的河岸,长满了披头散发的柳树,显出它另类的荒凉和沉寂。江面白茫茫一片,风雨给它配上了纷杂的背景音。这声音忽远忽近,忽高忽低。

    喂,你在哪?我,我怕……她在电话那头口气有些可怜。

    那,你就关好门窗啦。

    我怕。你能过来吗,我真的怕……

    他沉默。尽管不情愿,但他还是要去。

    她开门。你,你全身湿了,会感冒的!她拉开背包抖出条洁白的毛巾,远远递过去。

    你明天去报到?她终于敢正视他了,尽管极怯弱。

    他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

    我的今天,全是我爸害的。同时,也有你的功劳!

    开什么玩笑!他被震惊得站了起来。

    飞机头戴副金丝眼镜,挺斯文。其实,他是个无赖,践踏了我的一切。去年底,我不顾女孩的矜持,去你宿舍找你,你不在。他在,我们就认识了。第二次去,你抱着书本匆匆点点头便走了,我见上次我找你时,送给你的磁化茶杯满是尘灰,我的心全碎了。那畜牲就请我,去听什么鬼轻音乐,我好后悔啊!我从手术室痛苦地出来,打他电话,他借口回避我,后来干脆就不接了。最后,居然是位女生接的,叫我别打搅他们。

    他听得满脑疑云,开始抬头正视她。妈的,这可恶的飞机头!难怪……

    那时,我爸单位涉嫌偷税,我爸被判刑3年。我恨死他了!家里的支柱倒了,我无法从现实的窟窿里逃出,一发呆,脑子里全是你,赶也赶不走。我把你当哥,当靠山,当男人,可你,对我不屑一顾。是你无形的手将我推到那畜生怀里的!他对我关怀安慰,尽管是假的,但你,你咋就不能呢?我真恨你!

    我当时赶去做家教,哪知……

    让我叫你一声哥吧!我知道,我不配……请你抱抱我好吗?我真的很怕,很冷。她将他紧紧地抱住。他却头歪到一边,身子僵硬得像条冰棍。一种怅然若失的沉重感挤压着他,令他窒息。

    他背靠沙发在默默沉思。最终,响起了不均匀的鼾声。

    五点,他们准时去车站。

    昨晚,一棵苦楝树被狂风连根拔起,横倒在门前,苦楝果撒了一地。

    他,还要去教完最后的课,拿到酬金,才够去报到的路费。

    苦麻菜

    
古香古色的小方桌上,靠落地窗那端的花瓶里,康乃馨在暗暗发出幽香。萨克斯乐曲轻柔舒缓似山雾飘忽。

    两位娟秀的女孩对桌而坐,一位短发整洁,一位长发飘逸,她们是姐妹俩。

    “爸妈都好吗?”她一边恭敬地给姐夹菜,一边亲亲甜甜地看着姐。

    “都好啊,妈说你几年没回过家了,还叫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作是一种孤寂的过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