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小说长廊

刘国芳小小说二题

2013-11-4 10:39:49 来源:刘国芳 浏览:72

风铃

    
兵回家探亲时,小琪抱着一个孩子来看他。兵屋里一屋子人,很热闹,小琪进来,把一屋子的热闹熄灭了。

    旋即,众人离去。

    一屋子只剩下兵和小琪,还有那个抱在小琪手里的孩子。

    相对无言。

    良久,小琪开口说话了,小琪说:“我对不起你。”

    兵无言。

    小琪说:“是我母亲逼我嫁给大狗的,他有钱,给了聘礼两万块。我不嫁,母亲跳了两次河。”

    兵无言。

    小琪说:“我是爱你的,一直爱你,我也知道你喜欢我。你还同意的话,我跟大狗离婚,跟你结婚。”

    兵无言。

    小琪见兵不说话,出去了。俄顷,小琪走了回来,她怀里除了抱着一个孩子外,还多了一个风铃。

    小琪说:“这风铃是你以前送我的,这两年我一直把它挂在门口。”

    兵看见风铃,开口了:“你现在来还我风铃,是吗?”

    小琪摇头:“我刚才说了,你还同意的话,我跟大狗离婚,跟你结婚。这事,你不要急于回答我,你考虑考虑,同意的话,把风铃挂在你门口,我看见了风铃,会来找你。”

    小琪说着,放下风铃走了。

    屋里剩下了兵自己。

    兵呆着,许久许久。后来,兵拿着风铃,在手里晃动,于是有丁零丁零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小琪住在隔壁,听到风铃声,她跑出来,抬头往他门口看。

    但小琪没看到挂在门口的风铃。

    小琪呆在自家门口,潸然泪下。

    兵回部队时,也没把风铃挂在门口,而是把风铃带走了。回部队后,兵把风铃挂在营房门口。是大西北,风大,风铃整天在门口丁零丁零地响。兵没事时,呆呆地看着,在心里说:“小琪,我把风铃挂在门口了,你看到了吗?”

    军营里挂一个风铃,起先让兵们觉得好玩。久了,兵们烦了,觉得丁零丁零的声音很吵人,于是让兵拿下。兵拿下来,把风铃放好。但没事时,兵会把风铃拿出来,找一个无人的地方,坐下来,让风铃在胸前晃动,让风铃丁零丁零地响,还说:“小琪,我把风铃挂在我的心口了,你看到了吗?”

    小琪看不到,兵把风铃挂在心口也罢,门口也罢,小琪都看不到。小琪只看得见他的家门口,那儿,没有风铃。

    两年后兵退伍了,这回,小琪没来看兵。兵问村里人,说小琪呢,怎么不见了?村里人说小琪不怎么出来了,整天缩在家里。兵问,出了什么事?村里人说小琪老公找了一个更年轻的女人,跟小琪离了。

    兵沉默起来。

    隔天,兵把风铃挂在门口。

    小琪没来。

    兵便看着风铃发呆,在心里说:“小琪,我把风铃挂在门口了,你看到了吗?”

    有风吹来,风铃丁零丁零地响,兵听了,又在心里说:“小琪,风铃在响哩,你听到了吗?”

    小琪听到了,也看到了,但她一动不动地抱着孩子坐在屋里,没出来。

    隔天,兵找上门去。

    兵去之前,把风铃取了下来,然后放在胸前,同时用手晃动着。于是在风铃丁零的响声中,兵走进了小琪屋里。

    小琪见了兵,头垂下,然后说:“我现在被人遗弃了,你还来做什么?”

    兵说:“来告诉你,我不但把风铃挂在门口了,还挂在心上了。”

    说着,兵又把手中的风铃晃动起来。抱在小琪怀里的孩子,四岁了,会说话,听见风铃响,孩子把一只手伸出来,说:“妈妈我要……”

恋爱

    
两个女孩叫陈珍和小新,还有两个男孩,他们叫李东和张南。四个人不是恋人关系,只是经常在一起玩的朋友。这天,四个人约好去爬山,他们开一辆车出来。路上,陈珍看着小新说:“找男朋友了吗?”

    小新回答:“还没哩。”

    陈珍说:“该找了。”

    小新说:“你哩,不也没找吗?”

    陈珍说:“没有合适的。”

    前面开车的是李东,他没回头,但接嘴说:“不要要求太高嘛。”

    张南坐在副驾驭位,他看一眼李东说:“你说人家,你不也在挑挑拣拣吗?”

    李东说:“你不要说我,你也一样在挑挑拣拣。”

    陈珍接嘴:“不是我们挑挑拣拣,是缘分还没到。”

    小新听了这话,看了看大家,忽然说:“怪啦,我们四个人都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女朋友。”

    “所以我们才会在一起玩呀。”李东和张南这回一起说。

    说着话,就到山脚下了。几个人下车,然后往山上去。天太热,还没走一会,几个人便热得浑身是汗。

    走了一会,一座水库横在他们眼前了。水脚下的水库,水特别清,一湖碧水晶莹剔透。几个人从来没见过这么清的水,他们一起喊着:“这水太清了。”

    又说:“怎么有这样清的水呀?”

    说着时,几个人脱了鞋,在水里蹚着,还不停地把水往脸上浇。玩了一会,两个男孩还不过瘾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写作是一种孤寂的过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