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实力作家

乔忠延散文二题

2013-11-4 10:10:53 来源:乔忠延 浏览:72

母 土

    
一纸榜文笑散了笼罩在四乡八村好些天的乌云。

    哈呀!谁说官家不通情理?这不,我们一喊闹,真不让大伙儿走了,多好啊!是呀,谁愿意离开母土,背井离乡,到那地老天荒的远方过日子?金窝银窝丢不下咱这穷窝呀!这下可好了,不再犯愁了。走,快到大槐树下登个记,官家榜上说,登记了就可以不走。花户们相拥着说说笑笑走出村子。花户?怎么这个说法?生疏吧?是生疏,说透了也简单,就是曾经的社员,如今的村民,常说的老百姓。不过,当人家打下江山的朱和尚坐在龙椅上时,造了户口,也就有了花户这个说法。在花户们眼里,这一天的开头太好了,晴朗得没有一丝丝的云彩。

    天说变就变,花户们常说,老天爷的屁股沟子——摸不着。可是,云聚在大槐树下的花户喝茶、聊天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感到天要变脸,还当成官家也很仁义,怕咱热,怕咱晒,让咱在树荫里歇着,还喝糖茶,等着给咱户册。拿到户册就能回家安居乐业了,嘿嘿,官家可真是天高地厚。户册迟迟没有到手,也没人焦虑,反正这一前晌的活儿是耽搁了,过早地回去干啥?还不如就在这树下喝他的糖茶,歇咱的身子。不喝白不喝,喝了又白喝,白喝谁不喝?喝吧,就喝他个骑着毛驴拄着棍,舒坦一会儿算一会儿。有人神说海论,有人捧腹大笑,有人却三碗下肚,甜甜蜜蜜打起了盹,梦见天上掉馅饼啦……

    天上没掉馅饼,却变脸了。不过天变脸的时候和天没有一点关系,大大的红红的日头仍然高高挂在一丝丝云彩也不见的蓝天。是急促的马蹄声和漫天飞扬的尘土宣告着天的变脸,匆忙闭了嘴、敛了笑、瞪起眼的花户,猛然发现自己已被围困在当间。不由分说,双手全都被捆绑起来,赶着,喊着:都走,一个也不剩,全都走!

    花户们猛然醒豁了,糟糕,被官家日哄!可惜,晚了,一切都晚了。不走不行了,衙役们喝骂着甩动皮鞭,像赶牲口一样赶着一步三回头的花户。花户们沉重的脚步实在不快,可随着日影的移动,也渐渐走远了。远了,远了,远得房屋居舍什么也看不见了,唯有那棵高高的大槐树还露着隐约的梢尖。这就遗留下了那句传续了几百年的心结:问我祖先在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不过,那时候被捆绑着、吆喝着走的人们绝没有要留下啥民谣的心思,一个心眼的犯愁才是最真实的。

    突然,缓慢的行列骚乱起来。衙役吼喊着扑了上去,手中的皮鞭甩起,落下,抽打开来。引发骚乱的是哑婆,哑婆是社头背着的。早些年,早早些年,哑婆就老了,老得儿女们都先她而去了,老得一双尖尖脚再也无法支撑她枯瘦的肢体。孤独的婆子苦呀,该咋熬煎往后的日子?社头过来了,壮实的社头将哑婆背了过去,过成了自家的老祖母。官家要移民了,社头不愿意走,老祖母更是咬碎牙也不挪窝。管家说不走登个记,社头就把这朝不虑夕的老祖母背来了,背到这大槐树下登记来了。可是,咋会料到风云突变?自个不走不行了,也不能扔下这老祖母不管哇,走吧,就背着走吧!

    走得一步三回头,走得只能看见树梢梢了,不知这一去哪一辈子才能回来。泪水不由得就在社头眼眶里转着,可他还是横着心走着,不能慢,慢了就要挨衙役的鞭子。自己挨几下没啥,千万不能让背上的老祖母受这份罪。孰料,就在这当口,哑婆却吱呀叫着挣脱他,落地即跑,跑不几步,跌倒了。没待她撑起,衙役跑过去,皮鞭就落在了她的身上。哑婆不睬,颤抖着,直向路边的田里快爬。社头转身挡时,已经迟了,哑婆的头发被抽散了,额头暴起的青痕渗出了血。衙役又是一鞭,哑婆胳膊一弯,身子跌在地上,疼得发抖。可依然伏着地往前爬着,爬到田里,揪展袄襟就朝里头扒拉黄土。

    社头愣了,花户愣了,连衙役也愣了,手中高举起来的皮鞭再也抽不下去。一双双眼睛定定地瞅着哑婆,不知她这是啥意思。哑婆裹起黄土,把目光射向社头,社头明白那是让走。他要她放下黄土,她不放,哇哇叫着,是催着赶路。社头只好鞠身又将老祖母背起。

    骚乱过去了,社头背着老祖母和老祖母裹着的黄土继续前行。

    翻山越岭。

    越岭翻山。

    疲惫的花户们艰难地拔步。

    日落日出。

    日出日落。

    疲惫的花户们艰难地拔步。

    ……

    艰难地拔步的花户不再蠕动,他们落脚在了汶水边。河水轻轻悠悠,岸草绿绿茵茵,似乎在说,安家吧,这里插一根枯树枝也会发芽、长大。河边撑起一个个瓜庵般的草棚,那就是这群花户的新家、新村。落卧进新家的花户们,刚开始还嘱咐膝边的孩童,记住:有人问你家在何处,就说山西洪洞大槐树。然后就赶紧除杂草,垦田土。

    然而,出过几个日头,河边的田地里没了人影,草庵里没了动静。花户们躺倒了,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全都躺倒了。躺在草棚里嗫嗫息息的,河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印象·乔忠延(评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