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实力作家

印象·乔忠延

2013-11-4 10:09:55 来源:王 燕 浏览:72
街头红柿满枝头。正是天高,气爽,好个秋。与忠延先生相约去尧文化研究会,他携来新出的《散文六集》,我不禁感叹,真是丰收时节硕果累累啊!欣喜之余,颇有感慨,随兴键入,信笔写下《印象·乔忠延》。

    说起“印象”云云,不免让人想起的是张艺谋的山水实景系列,但这里要说的却不是《印象·刘三姐》,不是《印象·西湖》,不是《印象·丽江》,而是《印象·乔忠延》。之所以是《印象·乔忠延》,因为,乔忠延也是散文界的一道文化风景。

    一 、一纸风行尧都情

    在临汾,乔忠延被誉为与尧结缘的人,我与他结缘,也始之于尧。记得那年尧庙宫广运殿失火的当晚,我将修复尧庙的建议交予时任市委书记王春元,他当即叫来乔忠延一起商讨组建文物旅游外事局并由他兼任局长。临危受命,乔忠延担当起修复尧庙的大任,披星戴月,奔波劳苦,在全社会支持下,历经艰难,玉汝而成。世人有所不知的是,那时其妻正患疾病,忠延恨无分身之术。他竭尽全力,千方百计,挽留了妻子十五年生命。但,命运太残酷,妻还是去了;而尧庙修复了!他用心血用汗水在朽木残垣的废墟上写就了一篇立体的大散文!随之付梓的《尧都沧桑》《尧都史鉴》《尧都人杰》《尧都土话》《尧都风光》更堪称尧文化的百科全书,一纸风行,一时洛阳纸贵。

    广运殿前立起修复尧庙的倡议碑,落款上有他,有我。我们交往愈多,相知愈多。乔忠延与尧的结缘,不仅在修复尧庙的身体力行上,不仅在于他撰著的一系列尧文化的丛书上,更在于他对尧文化的潜心研究与鼎力传承上。无论是在尧文化高层论坛上,无论是在台湾大学的讲堂上,无论是在电视台的专题讲座里,无论是在带队尧文化的采风中,谈及论及尧之功绩尧之故都,他俨然尧之侍臣,了如指掌,如数家珍,纵横捭阖,妙语连珠,捧出一个活生生的尧王来,常常语惊四座赢得满堂喝彩。用他的话叫做“将人生感慨糅进去,与历史沧桑融为一体”。作品便有了当代的生命力。

    称乔忠延为宣传尧文化的第一人,当不为过。

    2002年3月,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视察临汾,参观尧庙,当询问有关尧之典故时,周围人不知何以是答。地方政要忙传乔忠延上前解释,于是,乔忠延便在总理身边当起了“导游”,广征博引,娓娓道来。总理十分满意,在视察结束时,偕夫人专门招呼乔忠延合影,留下一段佳话。

    二、 尘泥村中一盏灯

    尘泥村是乔忠延的书斋,取这名大抵见出他的创作风格,混迹底层,颇接地气。别看他的儒雅风度、学者博识为人称道,他却从来低调,与弱势群体同命运,共呼吸。他的网上驿站“杯水散文”,拥有许多粉丝自不待言。始终暖着这杯水的是他的贤内助郭平女士。有关乔先生的行踪都由她执笔披露,称得上是乔先生的专职“新闻发言人”。郭女士秀外慧中,端庄大雅。知书达理自是不必说的了,其文笔颇见功底,或许还得了乔先生的真传。夫唱妇随,在帮着乔先生打理文章上很助了一臂之力。她所撰写的《乔忠延历程》从人生旅程、创作行迹、生命特征做了个全身“彩超”,是乔先生最好的花甲之颂,也是解读乔忠延的最好索引。如此知音,她,真乃是上天对忠延的厚爱之赐。

    所谓“杯水车薪”乃语出孟老夫子:“今之为人者,犹以一杯水救一车薪之火也。”说的是,有个樵夫砍柴回家,天气炎热,他推了满满的一车柴草来到一家茶馆门前。在屋里刚坐下喝了一会茶,就听见外面有人高喊:“不好了,救火啊!柴车着火了!”樵夫立即起身,端起茶杯就冲了出去。他把茶杯里的水向燃烧的柴车泼去,但丝毫不起作用。火越来越大,最后柴车化为灰烬。袖手旁观者引为笑谈。这是个贬义的嘲弄,但我却对那个樵夫的行为钦佩和感动——这不就是我们当前最缺乏的“见义勇为”精神吗?如果人人都执一杯水,多大的柴车之火不可救呢?个个退避三舍,岂不连那茶馆也烧了去?不可救药者,乃不做一樵夫也!我忖度,忠延先生自以杯水相比,是否匹夫之志,亦是此意呢?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说这话的是终老临汾的顾炎武。最近,《人民日报》刊发了忠延先生的《只取千灯一盏灯》。文中写道:“我把顾炎武尊为补天者,他要补的天是仁爱的苍穹,道德的星空。是的,仁爱是天,一旦失去仁爱,人和兽还有何种差别?若是世道真的沦为‘率兽食人,人将相食’,那可是最为恐怖的灾难啊!这灾难不是天塌,其危害甚于天塌;不是地陷,其危害甚于地陷。”

    他感慨:“要免除这人为的天塌地陷有何良策?顾炎武已明确指出:匹夫之贱,与有责焉耳!是的,匹夫有责,匹夫履责,才会民风和洽,才会其乐融融,才会重现尧天舜日的美景。”

    顾炎武的老家我早些年也是去过的,假如我写是写不出这般精彩的。当时友人曾拿篇相关文章叫我润色,便把一些感受都作了那稿的装潢,后来,千灯那灯就远去就淡化了。

    我阖目遐思。恍惚中,见忠延先生,从夜色阑珊的江南小镇“千灯”,秉一盏灯踌躇而行,用手小心翼翼挡着风儿雨儿,涉长江过黄河逶迤归来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乔忠延散文二题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