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1期->文学讲坛

散文大厦的三条基石

2013-11-4 9:40:33 来源:古 耜 浏览:72
散文是什么?它有没有属于自己的文体特征?关于这个问题,文坛一直存在肯定与否定两种意见。其中持肯定意见者认为:散文既然是文学基本样式之一,那么,它就应当和小说、诗歌、戏剧一样,拥有相应的文体个性。为此,他们一再呼吁散文的文体意识,反复梳理散文的概念范畴,潜心探索散文的艺术规范,试图通过一系列分析、归纳与概括,完成散文文体的标准化建构,以此作为散文创作的参照乃至遵循。而持否定意见者则指出:散文无拘无束,随物赋形,无论意旨抑或手法均表现出巨大的自由性与无限的可能性,这成为它独特的优势,但同时也赋予它排斥文类划分和解构文体规范的功能,直至酿成了它拒绝理论约束与抵制逻辑定义的习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没有必要对散文文体做胶柱鼓瑟的阐释与界定,而只需记住将其他文体不便于表达的内容,统统交给散文就可以了。

    以上两种意见哪一种更符合散文文体的实际?在我看来,它们各有各的合理之处,亦各存各的偏颇之点,单取其一界定散文文体,难免有简单武断之嫌,而对它们加以辩证扬弃与有机整合,则有可能找到认识和把握散文文体的正确态度与科学路径。应当看到,在五四以降的文学园林里,散文虽然与小说、诗歌、戏剧比肩而立,都是文学的一种,但实际上却有很大不同。其中小说、诗歌、戏剧形态纯粹,要件鲜明,边界清晰,优劣昭然,因而在艺术形式上很自然地呈现了具有标志性和稳定性的外部特征,即一种文体的质的规定性。相比之下,散文包含了韵文、论文和公文之外几乎所有的文章,其宽泛的外延、驳杂的文本,以及自身任意适情、变幻不羁的行文特点,决定了它的叙述文体,很难留下可以辨识的印记和可供抽象的通则,以致缺少形式和技术维度的纲领性特征。正因为如此,一些研究者按照小说、诗歌、戏剧的模式,致力于散文文体的描摹,尽管用力勤勉,却收效甚微。

    不过,话还得说回来,笔者断言散文缺乏形式和技术层面的文体特征,并不意味着它原本不存在属于自己的个性质地与处世原则,更不等于承认它最终的不可体察和无法把握。事实上,作为一个洋洋大观的文章门类,散文在“各显命脉各精神”的同时,仍有一些共同的价值、伦理和规律,或隐或显地贯穿于大量作品之中,既可察可循,又可品可鉴。这里,我们庶几用得上金人王若虚的说法:“或问:‘文章有体乎?’曰:‘无。’又问:‘无体乎?’曰:‘有。’‘然则果何如?’曰:‘定体则无,大体则有。’”(《文辨》)窃以为,散文的文体问题,大抵可作如是观。

    那么,什么才是散文的“大体”?按照我的理解,散文的“大体”要端凡三:一曰自我,二曰真实,三曰笔调。这是散文之所以为散文的核心要素和根本条件——如果把散文比作一座大厦,这三种要素和条件,就是支撑这座大厦的三条重要基石。其中无论哪一条基石出了问题,整座散文大厦都将发生倾斜乃至垮塌。

    先说自我。就文学叙事而言,与小说的优势在于其客观性与再现性迥然不同,散文的肌体内明显蛰伏了更多的主观性与表现性。如果说这种主观性与表现性在中国古代文学的长河里,曾经被“宗经”、“载道”的传统所抑制、所遮蔽,那么,当历史承载着人的发现与解放的宏大主题而进入现代社会时,它立即化作高扬“自我”的崭新主张,进而成为散文家高度认同的创作纲领和普遍追求的艺术境界。譬如,朱自清坦言:“我意在表现自己,尽了自己的力便行。”(《背影·序》)郁达夫认为:“现代的散文之最大特征,是每一个作家的每一篇散文里所表现的个性,比以前的任何散文都来得强。”(《中国新文学大系·散文二集·导言》)冰心倡导:创作要“发挥个性,表现自己”。(《文艺丛谈·二》)巴金更是郑重宣告:“我的任何一篇散文里面都有我自己。”(《谈我的散文》)惟其如此,笔者把自我称作散文大厦的重要基石,并非独出心裁,而是代表了文坛的一种共识。

    对于散文家而言,在观念上确立自我并不困难,但要把这种观念付诸创作实践,并转化为应有的精神与艺术价值却殊非易事。这里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在优秀的散文作品里,作家的自我总是传递出积极、健康、清洁、丰富的心灵之声,并以此展开与社会现实和历史存在的诚挚对话,进而构成有益于人类进步的正能量。然而遗憾的是,这种理想化的自我状态,从来就不是水到渠成或一劳永逸地出现在所有散文里。相反,在很多时候,由于复杂多变的社会和历史原因,一些散文中的自我,常常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流露出不同程度的扭曲、倾斜、异化、变质,以致沦为一个时代精神症候的消极投影。譬如,曾几何时,一部分作家不再崇尚以人为本的深入思考与独立判断,也全不看重真切的社会调查与生命体验,而是习惯用经过剪裁和过滤的生活片段,来图解流行的政治口号,配合短期的时政需要,以致使自我无形中陷入了假大空的泥淖。近些年来,一部分作家倒是很注重自我的在场与个性的释放,但其基本的叙事表达却往往沉溺于犬儒化、平庸化、粗鄙化的琐碎感觉与世俗欲望,有的作品甚至掺杂了对物质主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