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10期->实力作家

苍茫万千字(散文)

2013-10-8 14:20:19 来源:刘成章 浏览:72

我一边游走一边敲击大地的键盘,是为了使万千汉字歌唱着成型,成风声雨声,并在苍茫中发出阵阵回响。

    ——题记

    威严火山

    这儿的每一块石头、每一片土都有不凡的经历。它们有的喷射过,有的飞翔过,有的如浪涛一样翻卷过、奔流过。它们都曾猛烈地燃烧过,都曾发出过巨响,闪耀出过最灿烂、最绚丽的光辉。

    这儿有一个气韵生动的名字:夏威夷。

    它是太平洋中心的一簇绵延1523英里的明珠似的大岛小屿。现在仍然可以看见它的与世殊异。

    一座山,整个地像爬满了鳖和乌龟,鳖盖和龟甲,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着黑色的光亮。那些大大小小的鳖和乌龟,大的如一间屋子,小的如一个巴掌。那是成万成亿的鳖和乌龟,挤挤挨挨,相互叠压,不知它们该怎么呼吸怎么行动。那是从高高的山畔上奔涌下来的鳖和乌龟,那黑黝黝的山畔绵延上千米,那黑压压一片的鳖和乌龟,就摆开着绵延上千米的庞大阵势,一齐奔涌下来,无休无尽,那是一幅多么浩阔的图景!

    那是火变的乌龟,那是火变的鳖,火曾是它们爬动的身躯爬动的形象爬动的漫山烂红。它们的同行者明显还有海豚海鱼,还有巨蟹和巨蛙,还明显有蟒,不过海豚海鱼巨蟹巨蛙和蟒们也都是火变的,它们也曾经是浑身的光焰浑身的高温千度使万物为之战栗。离地三尺有神灵,神灵常过往,神灵应该见过应该记得,那些当年呼啸而下的东西也许其实并不是龟,并不是鳖,并不是海豚海鱼巨蟹巨蛙和大小的蟒蛇,它们应该是隆隆作响愕然大明大灭的雷霆和闪电,其气势可怖气势逼人气势排山倒海气势永难磨灭。当它们以火的凶悍火的威力劈顶压下来的时候,树木被悉数摧毁山石被悉数摧毁,一只只被烧着了翅膀的飞鸟四处飞逃,而四处的山精石怪都是一片鬼哭狼嚎,到处冒着烟到处是触目惊心的死寂到处是满目枯焦,从此寸草不生。

    经过一个月,两个月,或者三个月四个月,火的温度终于降低下来,火的光焰终于黯淡下来,火的乌龟火的鳖火的海豚海鱼巨蟹巨蛙和大小的蟒蛇,终于也降着温度并且由原先的通体之红,而黑红相间,而黑多红少,而成了一片煤炭似的黑色面目。但它们仍然是有灵性的黑色煤炭,是黑色的乌龟黑色的鳖和黑色的海豚海鱼巨蟹巨蛙和大小的蟒蛇,它们还在慢慢爬动。它们在夏威夷的美丽蓝天和美丽白云的映射下,黑得触目惊心黑得诡诡异异黑得奇奇幻幻,那是黑黑的传说似的现实,是现实的黑。那黑,厚重而又灵动,沉稳而又活泼,如同有风有月的黑夜之黑,并且有摇曳的灯光在那黑夜之中闪烁,它们是黑色的歌曲黑色的抒情慢板。但它们如黑的活的有韧性的生命,它们终于爬到大海里去了。大海里早有它们的先躯,先躯们早已在那儿堆成一道坡,它们就从那坡上爬下。它们引得水族们不断前来观看,水族们面对它们上瞅瞅下瞅瞅,但发现它们并不是真的自己的同类,它们只是形似或者神似,末了只好苦笑,摇头,说:现在这个世道啊,造假都造到这儿来了!

    这大慨是黑色幽默的起源。

    这就是当年的景象。

    更早呢?

    更早,太平洋是一块天大的玻璃,大约五百万年之前,这里也是那玻璃的一部分。但是从那时起到五十万年之前,这玻璃的这部分便不断爆裂,不断冲出千丈万丈的火焰,那当然是火山的壮丽爆发。于是,硬是在那太平洋的洋底,轰隆隆崛起众多大山,那便是你好岛的诞生,夏威夷岛的诞生,毛伊岛的诞生,也是卡胡拉韦岛、拉奈岛、莫洛凯岛、瓦胡岛、考爱岛、尼豪岛的纷纷诞生。

    而五十万年之后一直到今天,这儿的火山还在不断爆发,如同节日的焰火。

    每一次火山的爆发都会从那地球的熔铁炉里喷出气体、液体、固体,但最终都以固体的形式保留下来,那就是火山石和火山灰。火山石都含着密密的气孔,用手掂掂,轻得有点儿不像石,而像柳木杨木或黑色的塑料。因而那路两边一望无际的黑,有时候让人感到它们是落在地面的一片片黑云。想那黑云间是曾经划过闪电的,响过雷声的。那是曾经吓死人的黑云。黑黑黑云,重重黑云,厚厚黑云,脾气暴躁气宇轩昂威风八面黑极一时的黑得不能再黑的启明发亮的黑云呐那黑云。但它们是落地的黑云,但它们依然有着黑云的韵律黑云的姿态,黑云的滚滚滔滔。但它们也像黑夜的凝固了的江海大波,不再奔腾了,不再翻卷了,却留下了猛烈的运动模样运动态势。你看它黑黑的波峰高高,黑黑的波谷深深,黑黑的都带着吼声啸声,都携着阵阵凌厉的风。但是它们现在的确早已凝固了,只成了一个休止符,一个沉寂了的声音。或者是一个滚滚大波的模型。但是在这模型上,有的大波已碎裂了,有了大大小小的裂缝裂口和裂片,一副伤感的模样,不能再复原了。但是它们有着骄傲的记忆,它们记得它们曾经气吞万里如虎,如辛弃疾的当年。但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那历史的风雨,至今还在频频斜扫横吹。于是它们有的变成如犁铧翻起的黑黑的土壤,有的变成如什么人倾倒在那里的一堆煤渣;紧连着这些“土壤”和“煤渣”,也有些黑色平原、黑色丘陵和黑色隧道。而在这一切的底下,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棵大树的狂歌(评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