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历史

80年代出访意大利时的“平民西服”

2013-8-28 9:43:54 来源:新浪历史 浏览:72
界的草蛇灰线之间,玉楼金殿连接颓垣废柱,新名胜覆盖旧遗迹。炫耀的巴洛克豪宅,曾征用古罗马的砖瓦泥墙;罗马风格的神殿,却让古埃及石柱支撑希腊风格的屋檐。你不会觉得建筑风格混乱,建筑师把不同的时代组织起来,让每一座纪念碑、一所邮局、或一个火车站,宣示时间进程的不容置疑,古代、中世纪与现代浑然一体。

古罗马废墟上,一个放学回家、路上贪玩的男孩,捡起一块公元前二世纪的古希腊残砖,投向一只灰白杂色的信鸽。罗马人的现代生活与古代世界从未阻隔,时间演进与历史嬗变是渐进和连续的。温煦夕日的光晕里,城市空间、历史时间与思古幽情交汇,无意间,领悟一个文明的生生不息与勃勃生机。然而,意大利入欧盟后再访罗马,已找不到这种感觉了。一个夏始春余的明媚下午,故地重游,却见大竞技场和古罗马废墟被栅栏围了起来,入口处设了票房,白铁牌上标明门票10欧元。意大利里拉已成纪念币,加入欧元区后什么都贵起来,意大利人喝咖啡也要算计了。栅栏里到处是东穿西走的旅行团,古废墟更像复迭堆垛的文物陈列。游客挤挤挨挨,头不得顾,踵不得旋,只能随势潮上潮下,不知去落何处。当地人肯定不会进来了,“旧城”已作文物,供游人观赏。铁栅栏剥夺了古罗马遗址的现代生活,城市空间的连续性被分割,历史时间断裂了。古罗马不再是新罗马的有机部分,而升为世界文化遗产,高卧于博物馆之中。这是城市之幸,还是罗马人之灾?

六、

到罗马,一定得去梵蒂冈,但80年代那曾是敏感地带。梵蒂冈与中国没有建交,参观有违外事纪律。虽不失大节,还蛮纠结的。代表团每人都想去看看,又怕被打小报告,只好攻守同盟,去了不准拍照,回国不许说出去。梵蒂冈号称国家,怎么看都有浮夸之嫌,充其量是个机关大院吧。把守“国境线”的门卫,穿着稀奇古怪的16世纪瑞士雇佣兵制服,好像刚从歌剧院舞台上跑过来,没来得及卸妆。进梵蒂冈免签,圣彼得大教堂是开放的,但大院内须有组织参观,怕影响办公。圣彼得大教堂的辉煌,让你目瞪口呆。内部空间可谓“广袤”,容纳六、七万人同时做弥撒,世上第一大教堂。无数根大理石柱,高高顶起巨大的穹顶。援梯爬上穹顶内环平台俯视大厅,游客小如蝼蚁。圣彼得的宝座统摄整个内部空间,不像其他教堂供奉一个大十字架或耶稣受难像。三束阳光静静地从宝座后照射过来,静若太古,信徒们不由自主跪在光影里,双手伸向苍穹:主啊,带我去吧!这是文艺复兴大师的杰作,米开朗基罗、布拉曼特、卡洛·马泰尔、贝尼尼设计的建筑极品,让宗教情感在这里升华。

意大利虽为最虔诚的天主教国家,却未必以首都有教会圣地而感自豪。这个国家的近代史上,对教皇国很不友好。拿破仑一世王朝覆灭后,意大利民族意识渐趋高涨。民族统一的漫漫长路上,意大利人视教皇国为死敌。盘踞罗马的教皇与法国、奥地利勾结,一起镇压民族主义者。1870年,意大利王国最终对教皇宣战,攻占罗马,教皇庇护九世躲进梵蒂冈自闭成囚,千年教皇国寿终正寝。1929年,意大利国王派总理墨索里尼与教皇签署《拉特兰条约》,承认梵蒂冈城有完整主权,但立国的条件是,永不许教皇兼神权与世俗权力于一身。尽管从1523年起到约翰·保罗二世之前,所有教皇都是意大利人,但意天主教徒未必拿他们当自家人。

我两次碰上教皇约翰·保罗二世,一次他在教堂外大阳台向朝圣者祝福,一次他乘敞篷车到圣彼得广场布道。圣彼得广场有八万多平方米,两个半圆形恢弘的长廊,拱卫着教堂大门。每侧弧廊由284根大理石柱支撑,中间有大喷泉簇拥着41米高的埃及方尖碑,教皇保罗二世就在这里险些遇刺身亡。1981年,他也是乘敞篷车布道,刺客从人群中近距离射击,命中四枪,一枪射到腹部要害,他仍奇迹般生还。康复后,保罗非但没有减少露面频率,反而更积极活动,保安措施并不加强。这位教皇很传奇,说他改变世界格局也不为过。尽管《拉特兰条约》不许教皇干预俗界政务,保罗仍我行我素,翻云覆雨,笃定乾坤。他本是一位波兰天主教堂的普通神父,一直积极投身反政府的秘密活动。44岁那年升任波兰克拉科夫大主教,也上了克格勃的黑名单。1978年被选为教皇,坐镇梵蒂冈。克格勃头子安德罗波夫(后任苏共总书记),认定保罗当选是北约颠覆苏联的阴谋。果然,加冕一年后,教皇回访故乡,登高一呼,数百万波兰人闻风景从,波共舆论失控,保罗剑指格但斯克大罢工,号召同胞起来造反。次年,团结工会成立。

克格勃坐不住了,命令保加利亚情报部门刺杀教皇。保国特工大概看《007》太多了,行动计划像间谍片的剧本:雇一名土耳其职业杀手狙击,枪响后,一保加利亚特工引爆小型炸弹,制造骚乱,罗马特务再趁乱接应杀手躲进保加利亚使馆。计划看似天衣无缝,问题是刺杀不同于拍电影。杀手连射多枪也没致命,策应人一听枪响慌不择路,忘了引爆,径自逃命。广场非但没乱,只两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