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历史

80年代出访意大利时的“平民西服”

2013-8-28 9:43:54 来源:新浪历史 浏览:72
竞技场刚小一号,维护的状况却好得多。古罗马人好血腥游戏,角斗士、马车赛、人兽斗,都是帝国最大的娱乐产业。古帝国版图内已发现230座大小不一的圆形剧场(也翻译成竞技场)。古罗马的圣·奥古斯丁(公元354-430年)在《忏悔录》里,提过一个亲历的故事。罗马学习期间,有位同学叫阿利皮奥(Alipio de Tagaste),高尚聪慧。好事者撺掇他去竞技场观角斗,阿利皮奥很不情愿,但盛情难却,只勉强答应一起去,仍发誓掩面不看。当角斗士倒地,场内十万观众咆哮雷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他从指缝间瞥了一眼嗜血的竞技。不得了,这一眼对他心灵的伤害,比角斗士的致命伤还厉害。阿利皮奥从此沉迷角斗,场场不落。(见《忏悔录》第六卷)。可见,古罗马毒害青年的游戏,比今天的网游有过之而无不及。

1786年歌德来维罗纳探古寻幽,拾阶而上剧场的顶层,感慨不已:别的地方看演出,观众站在凳子上、木桶上,或手推车横担一条木板站上去,有的干脆爬上屋顶,乱七八糟的;这里不同,伟大的建筑师设计了火山口式的观众席,每人无论身在何处,一览舞台无余;剧场无需装饰,由观众入席妆点,一盘散沙的民众,被剧场空间塑形成庄严的集会,空间格局让观众凝聚为有机整体,一种超然精神降临了,感染每个角落;如今剧场已成古迹,空无一人,魅力丧尽,连壮观也谈不上。 想必歌德心系德意志文化的统一,才感发不胜今昔之慨。他转到剧场墙外,看维罗纳人正在赛球,场面涣散凡庸。歌德纳闷为何不把剧场重新利用起来呢?果然,一百多年后,圆形剧场重新启用,自1913起举办一年一度的歌剧节,意大利歌剧因维罗纳而享誉世界。

维罗纳最后一景,是好客的中餐馆。餐馆外表堂皇,餐具、桌布摆成宴会的排场。一进厨房,却不免咂舌,寒碜的后厨与朱漆大柱的厅堂很不搭调,意大利中餐馆大多是里外两张皮。老板娘端上一盆油光腻亮的蛋炒饭,量够十人一席的,周围摆上几盘炒菜。厨艺说不上高明,大葱卵蒜,家常便饭,吃起来却如天厨仙供。一个月的汉堡肠胃,这顿饭别提多解馋了。老板夫妇不善言辞,静静对面坐着,看我们狼吞虎咽、长汗直流,面露满意之色。相聚之缘只有同胞情分,没有其他考量,他们沧桑的眼睛里有泉水般的纯净。这对夫妇是浙江青田人,意大利大部分华侨都是同乡。不知何故青田人遍布罗曼拉丁语国家(西班牙、法国、葡萄牙等),却鲜见于日耳曼语国家(德、奥、荷、比、卢、美、英等国多为福建、广东人)。还有一次经历让我见识了青田人的性情。

90年代一次从罗马飞回北京,搭乘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乘客大部分是中国人,到了登机口,才被通知飞机因故障延误。透过玻璃墙,波音747宽体机翼下巨大的涡轮时转时停,据说降落时撞上一只大鸟。机场地勤与中国飞行员反复试车,确定不了受损情况,一拖九个半小时。候机室里,乘客早横七竖八,鼾声四起。我隔着玻璃猜度测试结果,时间悠悠如发动机的空转。终于,国航决定请乘客吃饭,大家鱼贯而入一机场餐厅,看档次应该是一顿意大利正餐。没想到,行李车推来一堆压得歪歪斜斜的泡沫塑料盒饭,打开一看,满满的白米饭上面,点缀几根青黄的鱼香肉丝。旅客不干了,抱怨、诅咒起来。空姐见势不妙,说声“慢用”,溜号了。一片恶声颡气中,突然“砰”的一声拍案,同桌一位中年妇女倏然而起,高声喝道:“你们还算中国人吗?国家办意大利航线容易吗?出点技术故障,给你们吃,供你们喝,还挑肥拣瘦,好意思吗?有点爱国心吗?”

乘客被镇住了,个个面带愠色,渐渐啧有烦言:跑这儿给政府代言来了,有病吧。她颓然坐下,挽住丈夫呜咽着:“出来十几年了,第一次回家坐自己的航班,看见这么多中国人,本来挺高兴的…..。”我也嫌她上纲上线,像被洗过脑,又隐隐情为所动,见她眼里也有维罗纳夫妇那清澈与纯净。无法想象今天还会发生这种事,人们太世故了,攘攘利往。身份、阶层种种俗见,让国人在海外街头照面时,无缘无故地角眼相向。若诛心论之,想必内心嫌弃同胞,即精神分析所谓“自我憎恨”,悔不该生为中国人,恨不得带上面具出门。内部失和,莫怪外人轻看。

五、

歌德曾说,游罗马需要大量知识储备。他带着朝圣欧洲文明发源地的敬畏,访问罗马,感慨说:“进入罗马城那一刻,我仿佛浴火重生,一生所学历史知识,在这里亲见,整个世界史与这个城市相关;我既可随凯撒远征幼发拉底,也能隐遁罗马神圣大道(Via Sacra), 静候王者凯旋。 看一队队游客欢天喜地,来往穿梭古竞技场、梵蒂冈和西班牙台阶之间,却不知随人俯仰的热闹,不过是赶时髦的盲目、到此一游的虚妄。罗马与一般旅游城市不同,这里文化与历史的沉积太厚重,伊特拉斯坎人、希腊人、罗马人、西哥特人、蛮族、高卢人,攻城略地,同一宅基上不断摧毁、修建、再焚毁、再重建。新罗马与古罗马之间难分难解,在新、旧城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