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特约专栏

1934:胡适遇上晏少翔

2013-8-27 18:49:18 来源:红豆杂志  作者:初国卿 浏览:72
是晏少翔相送的,这让胡适很感动。如何感谢这位青年画家?胡适想来想去,于是找出了12年前亚东图书馆出版的《胡适文存》四卷四册,在每一册的扉页上都题了一段话,落了胡适之的名字,还郑重地钤上了印章。

    那是七月初的一个早晨,夏日的阳光早早地照射到北京东城区大佛寺东街附近的刚察胡同里,草树上的露珠还未晞落,太阳就已很晒人了。住在刚察胡同8号的晏少翔还没吃早饭,就听有人在敲门。他打开门一看,是一位胖胖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位苗条好看的女子。胖男人见了晏少翔,略略哈腰地说:“我叫傅斯年,胡适之先生给您捎来几本书。”说完将四册《胡适文存》递给了他。

    晏少翔听完有点不大相信,眼前这位捎书人竟是傅斯年。想当年,傅斯年的名字在中国人尤其是青年人中如雷贯耳。他是五四运动中的学生领袖,早年与胡适一起提倡白话文,为北京大学知名教授,几年前受蔡元培校长之聘,组建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任专职研究员兼所长,学贯中西,耿直敢言,人送外号“傅大炮”,是一位在中国政坛与学界掀起过滔天巨浪的重量级人物。但眼前这位胖子确实就是傅斯年,他是胡适的学生和忠实的追随者,替胡适捎书自在情理之中。他还告诉晏少翔:我也住在刚察胡同,你是8号,我是2号。噢,原来他们还是邻居。一个月后,傅斯年结婚,晏少翔从报上得知,新娘是俞大维的妹妹俞大彩,正是那天早晨送书时傅斯年身后那个苗条的好看女子。那一年傅斯年38岁,俞大彩30岁。

    正好大学毕业无事,四卷本的《胡适文存》让晏少翔一口气读完。直到七十多年后,晏少翔仍清晰记得书中的内容。卷一是“论文学的文”,卷二和卷三是“带点讲学性质的文章”,卷四则是“杂文”——杂散的文字。《胡适文存》是胡适学术研究中的精华,在当时曾一版再版。晏少翔说,那时候陈西滢在报纸上推选新文学10部杰作,《胡适文存》位列其首,郁达夫的《沉沦》、鲁迅的《呐喊》和郭沫若的《女神》都在后面。读完了《胡适文存》,晏少翔觉得自己一下长进了不少。他将那四册《胡适文存》恭敬地放在书柜正中,有同学来看了都羡慕不已。他私下还曾仿照当时的作家章衣萍创造的学界最流行的口吻向同学吹牛:“我的朋友胡适之。”

    三

    自从读了“我的朋友胡适之”的《胡适文存》,晏少翔在学养积淀与创作境界上似乎有了一个质的提高,个人的社会影响也越来越大。

    这一年的7月3日,有中国传媒界“北方巨擘”之称的隔日刊《北洋画报》第1109期刊发了溥雪斋与晏少翔合作的花卉,此作品为“灭蝗赈灾书画展览会出品”,所售款项交予灾区,作为赈灾之用。

    7月12日,《北洋画报》第1113期刊发了晏少翔的《梧桐仕女图》,几乎占了一个版面。图下的作品说明写道:“北平辅仁大学美术系专科本届毕业生晏少翔作品(曾在远东中日联合会展览,现为胡适之所得)。”此图为绢本,4平尺左右。画面为梧桐树下,玉簪花前,疏竹掩映的灵璧石畔,立一高髻团脸的古典仕女,她低眉敛目,半是出神,半是幽怨,仪态旖旎,风姿绰约。其形其神,确与胡适绝世烟霞里的“心头人影”很相像,和他当年婚礼上的伴娘“小表妹”很神似。原作上有溥雪斋的题款,但在画报上已难以辨识。

    10月9日,《北洋画报》1151期又刊发了晏少翔所绘的《货郎图》。

    《北洋画报》为当年中国北方影响最大的画刊,能在此刊上连续发表美术作品,确为罕见。或许是晏少翔在《北洋画报》的影响,或许是胡适收藏其画的后续效应,从1934年下半年以后,晏少翔在北京画坛上风生水起,不仅在中山公园举办个人画展,还成为金北楼创办的京津画派最重要的组织“湖社画会”的评议。京门许多贵胄之家也纷纷请他上门为子女授课,傅经波的女儿傅铎若,詹天佑的孙女詹树仪,后来成为著名京剧名家的言慧珠,去台湾的著名画家李景兰都是那个时候拜晏少翔学习古典人物画的,人称“晏氏四大女弟子”,一时间成为京都画坛佳话。

    第二年的五月,晏少翔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古物陈列所国画研究院,成为该院第一届研究生,授课老师是黄宾虹和张大千。他至今仍藏有一份当年黄宾虹记的学生名单,后来成为著名画家的萧建初、田世光、孙云生、陆鸿年、俞致贞等都是这一届的研究生。正是在古物陈列所国画研究院,他与张大千结下深厚友谊,七七事变后,张大千南行,特地送他石鱼化石,后来他的画室名“石鱼居”即与此事相关。

    1948年,胡适经上海到美国,临走前与“小表妹”曹诚英话别。四年后,曹诚英从复旦大学调到沈阳农学院,又过四年,晏少翔从北京来到沈阳的鲁迅美术学院。他和当年的“画中人”曹诚英同城13年,但是无缘相见。我总在想,如果他们两人有缘,晏少翔能为曹诚英造像,那当是多么令人感动的一桩佳话。

    然而在沈阳,在那个人所共知的政治氛围里,晏少翔对他与胡适这段交往包括认识傅斯年、台静农等绝口不提,因为胡适和傅斯年曾是毛主席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的新华社论里点名批判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女占有世界,时尚占有美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