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特约专栏

董桥谈字

2013-8-27 18:44:26 来源:红豆杂志  作者:张瑞田 浏览:72
胡洪侠编《董桥七十》上市,即刻买来,尽管其中的文章读过了一部分,但不妨碍重读。董桥文章有重读的价值。

    《董桥七十》中有《七十长笺》,是董桥的自序,是新文,一如旧文,记人言事,情理相应,字响调圆。该文有一段文字言及书法,不佞细细瞧来,发现诗意融融的文字,没有切中字学肯綮,慵慵懒懒的絮叨,把市井轶事,当成真相,看着,总觉是看一段废话。

    提及刘墉的书法,董桥拿一个小故事说事:刘石庵和翁方纲都是清代著名的书法家。翁方纲极认真地模仿古人。刘石庵则正好相反,不仅苦练,还要求每一笔每一画都不同于古人,讲究自然。一天,翁方纲问刘石庵:“请问仁兄,你的字有哪一笔是古人的?”刘石庵却反问:“也请问仁兄,您的字,究竟哪一笔是您自己的?”翁方纲听了,顿时张口结舌。

    这则故事典出何处,姑且不论,细究对翁方纲和刘墉书法的指陈,顿见扞格。一,中国书法是文化接续性极强的艺术,离不开古人的遗韵,甚至书法艺术评判的标准,也要看临习的火候和融会的分寸;二,刘墉的书法明显胎息颜真卿、苏东坡,如果翁方纲问刘墉的字那一笔是古人的,我也要问,翁方纲对书法史的了解究竟有多深,有多广。显然,董桥相信了翁、刘的这段对话,并确认刘墉的书法是“艺术书法”,笔笔属于自己。另外,董桥对刘墉学书经历的描述也有问题,他说:“刘石庵远窥魏晋,笔意古厚,初从赵孟頫入,人到中年自成一家,貌丰骨劲,味厚神藏,一点不受古人牢笼,超然独出。”董桥说对了一半,刘墉书法的确笔意古厚,貌丰骨劲,味厚神藏,但不是初从赵孟頫,更不是“一点不受古人牢笼”。

    康熙皇帝喜爱董其昌,我们便想到他对后人会产生影响。刘墉乃乾隆体仁阁大学士,当然知道前朝皇帝的喜好。但,这不是说他初学赵孟頫、董其昌的理由。刘墉说自己初学锺繇,观其书作,此话靠谱。刘墉生活于乾隆之世,博通经史文学,书名显著,时人将其与邓石如、梁同书、王文治、翁方纲、伊秉绶视为有清第一等书家。董桥说刘墉“初从赵孟頫入”,不是自己的发现,乃人云亦云耳。至于“一点不受古人牢笼”,更是差强人意。分析书法家,重要的依据是作品,一位书法家临习了什么碑帖,腕下自有表现。刘墉的书法有锺繇流韵,同时,也有二王、颜真卿、苏东坡、黄庭坚、米芾的影子。刘墉后期作品,得力于颜真卿,沉实、厚重,不然,人们不会以“墨猪”相讥。

    在书法学习和创作过程中,刘墉的字来路清晰,流转有序,是古典书学的正脉,深得世人喜爱。不过,刘墉的确是一位有创新精神的书法家,有时写字,不拘法度,努力写出个人气概。“然他试图力避宋人米芾尽力尽势之缺点,却又过于蕴蓄,缺少纵逸之气”(王宏理语)。董桥说“我倒偏爱石庵的‘自己’了”,权且视为一种姿态而已。

    我一向注意董桥谈字的文章,比如《字缘》、《倪元璐的字真帅》、《梁启超遗墨》等,头头是道,加上绵绵细雨般的文笔和湿漉漉的笔调,煞是好看。董桥讲到自己看字的习惯——“我看字也常常带着很主观的感情去看,尽量不让一些书法知识干预自家的判断;这样比较容易看到字里的人”。基于这样的认识,他看台静农的字有文人的深情——“台静农的字是台静农,高雅周到,放浪而不失分寸,许多地方固执得可爱,却永远去不掉那几分寂寞的神态。这样的人和字,确是很深情的,不随随便便出去开书展是对的。他的字里有太多的心事,把心事满满挂在展览厅里毕竟有点唐突”。我敢说,这段谈字的文字,是当代书论的华彩乐章,没有专家生硬的腔调,多的是才子的灼见和感慨。

    董桥谈字,最好不具体,一旦具体,就有破绽。他说沈尹默的字“有亭台楼阁的气息”,鲁迅的字“完全适合摊在文人纪念馆里”,郭沫若的字“是宫廷长廊上南书房行走的得意步伐”,显然是一孔之见。至于袭张大千旧说,认可台静农是“三百五十年来写倪字的第一人”,并强调“许多年过去,台先生的字我看得多了,真实漂亮,真是倪元璐”,恰恰是他“带着很主观的感受去看,尽量不让一些书法知识干预自家的判断”,结果是“容易看到字里的人”,没有看清字的本身。

    台静农在《静农书艺集》的序中写道:“余之嗜书艺,盖得自庭训,先君工书,喜收藏,耳濡目染,浸假而爱好成性。初学隶书《华山碑》与邓石如,楷行则颜鲁公《麻姑仙坛记》及《争座位》,皆承先君之教。尔时临摹,虽差胜童子描红,然兴趣已培育于此矣。”

    台静农先生对北碑、二爨也下了功夫,我看过台静农的碑体书法,雅重行实,超凡脱俗,苍劲沉稳。他以楷书、汉隶的基础染指行草书,格调不同凡响。

    说他是“三百五十年来写倪字的第一人”,所指当然是他的行草书。台静农的行草书,提按险峻,八面出锋,风驰电掣,线条、节奏,易见荒疏、激荡。人们愿意拿台静农的行草书说事,甚至把书法家的台静农,解读为仅写行草书的台静农。这一点,启功先生也看出来了。启功先生与台静农先生在辅仁大学时就有情谊,《台静农散文选》中《有关西山逸士二三事》一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女占有世界,时尚占有美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