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历史

历史学家来新夏:传教士的贡献不该被埋没2

2013-8-22 15:46:29 来源:光明网 浏览:72
内容提要:核心提示:我评价历史人物的标准是:一个人在他所处的时代,做好他应该做的事,并对社会、对人类、对历史有所贡献,就应给以注意。沈先生从本乡本土所挖掘出来的传主,正是这样一位值得研究的人物。 (本文摘自:《光明网》2013年8月19日,作者:来新夏,原题:《沈迦<寻找·苏慧廉>: 传教士的贡献不该被埋没》)

人物是历史的灵魂,但是不论研究,还是阅读,常常遇到的多是人们翻来覆去,耳熟能详的那些人。只不过不同的撰者,从正面、侧面、反面,说东道西地把好端端一位历史人物解剖得七零八落,让读者看不清究竟是个什么人物。更不知有多少对社会、对人类、对历史曾著有功绩的人物,却被掩埋得很深很久,在期待被发掘出土。

如今有个怪异的现象,凡发掘出几具古尸和若干古器物,常会引起一阵欢呼和感叹。于是发掘报告、研究论文、随笔札记,都会接踵而至。有些还被列入当年几大发现之一。但当有人发掘出一位值得称道的历史人物,并在艰苦搜求翔实可信资料基础上,按照历史人物成长的历程,耗费数年研究,编次成书后,使一位久受沉埋的历史人物得见天日,使历史增新貌,为后世垂典范,却往往未能如愿受到关注,最幸运的不过昙花一现,更多的是没没无闻,很少有人再提起,这很不公平。

还有一种现象,那就是在史学著述中,圈外人的著述往往比圈内人更受看,更能得其要领。十年前我读过一位机械专业出身的高工张贵祥先生撰写的《大三国演记》。这部书记述了宋、辽、金、西夏的对峙,直至元统一,历时三百年的两个三角形的纷乱历史,比专攻这段历史的人条理得更清楚明晰。

我渐渐厌烦那些被人们谈得很多的历史人物,你争我辨,你是我非,只凭手头一点资料,闹烘烘地瞎辩论。我期待更多地发掘新人物,广泛搜集有关资料,把这个人物说清楚,能引人入胜的著述。十年后,我有幸又看到一部我喜欢的人物传记,那就是沈迦先生近年撰写的《寻找·苏慧廉》一书。



    沈迦先生做过记者,后经商,现居加拿大,行有余力,则以学文。我读过他写的两部书:一是《普通人》,二是《寻找·苏慧廉》。前者读过而已,后一种却引发我若干遐思。

为什么我爱读的史学著述多出自史学圈外人之手?或许是他们没有经受史学专业训练,也就不会为那么多框框所局限。更可能是他们出自一种自发的“还史与民”的理念,想写些有扎实资料基础,能让民众读懂的史书,而专业人士则陈义甚高,故作深沉地写些只有少数圈内人读之昏昏的文字。那么他们所选的题材对否?张贵祥先生理清了中国历史上最纠缠混乱的年代。沈迦先生挖掘沉埋已久的一位有过历史贡献的外国传教士。

我评价历史人物的标准是:一个人在他所处的时代,做好他应该做的事,并对社会、对人类、对历史有所贡献,就应给以注意。沈先生从本乡本土所挖掘出来的传主,正是这样一位值得研究的人物。

    《寻找·苏慧廉》的传主苏慧廉,1861年1月23日出生于英格兰约克郡哈利法可斯城。1883年1月,时年22岁的他被英国循道公会派驻温州任传教士,直至1907年才离开。他在中国居留了前后24年,做了不少与中西文化交流有关的工作。他将《圣经》翻成温州方言,将《论语》译成英文,并开办中等学校。在离开温州后,他还担任过山西大学西斋总教习和牛津大学汉学教授。1935年5月14日,他在牛津寓所逝世,享年74岁。他在所著《中国与英国》中曾写下几句话,自评其与中国的关系说:“不管我如何评述中国,我都是带着一种对中国和中国劳苦大众的真挚情感。我曾服务于他们,并在他们中间度过了我的半生。”沈迦先生的《寻找·苏慧廉》一书,正是传主这几句话长长的注脚。

    二

沈迦先生的撰作起意,是听说温州图书馆藏有传主的二部英文著作,尘封已久。这样一条线索,引动沈迦先生进一步“寻找”。2007年沈迦决心写传,2009年他亲临传主夫妇在英墓地,仔细地考实他们的人生终点,并以此为爆破点,启动了撰著。他开始循着传主一生的路线前进,这也是撰者全书的主线。撰者在自序中明确地交待说:“这本书的主线虽是以传主的生平展开,其实也是沿着寻访的过程一路走来。”沈迦先生走的是传主走过的路,但不是简单的重复。他在和传主同步前进时,还随时随地地捎带着描述一路上所见所闻的地情社况。

沈迦先生为了征信于读者,他在自序中详细地写他去英、美、加等国和香港、澳门、台湾等地的档案馆和图书馆,查阅有关资料的经历。据统计,他经眼的档案、著述、专著和论文、资料等多达280种。除此之外,他“还走访了苏慧廉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城市,从温州到太原,从上海到北京,从香港到澳门,从牛津到剑桥,英伦半岛也去了两趟,重返历史现场,寻找历史后人”。他不惮烦劳地写下这些文字的目的,不是炫奇,而是留给后人一张寻宝的路线图,他以实际作为说明书中记事,都是“事事有来源,字字有根据”,没有违反历史笔法的规范。

这部传记不仅细心地刻画了这位传教士不平凡的一生,还叙述了他的亲友和时代,使全书充满了感情。在最后一章即第八章《暮年》第三节《苏慧廉之后》中,又写了苏慧廉未能放下心的几件事。这已经是一个完整的传主了。不过遗憾的是,书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