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07期->文化视点

史间一壶酒

2013-8-22 12:59:19 来源:姜琍敏 浏览:72
那些个帝王们为什么还要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地想当皇帝!只可怜了那些生下来就在帝王家,毫无选择自己命运权力的王公们。子鸾的哀鸣真是泣断肝肠之衷言,却仍然感化不了也阻止不了一代又一代扑火的飞蛾!尤可悲的是,那些新朝王公们多半也是不到刀架脖颈之际也毫不考虑后路,一个个为自己加冕王公而弹冠相庆!

    苻秦三烈后

    苻秦,即十六国时一度雄居我国北方的前秦,因其国主姓苻,故有此谓。前秦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当属苻坚。虽然他是篡弑上台,但却不失为有胸襟、有作为、有领袖气质的雄杰之主。苻坚即位时,社会还一派混乱。关中本来是各民族杂居的地区,民族仇杀此起彼伏,法律制度也很不健全。至苻坚则整顿吏治,惩处不法豪强,平息内乱,实行休养生息的政策,决心开创清明的政治局面。他深知明政无大小,以得人为本的道理,所以广招贤才,提拔重用了一批精明廉洁的汉族士人参与朝政,其中最有影响的就是寒门出身的王猛。在王猛的辅佐下,前秦迅速崛起,一度统一了中国北方,并占据了中国十之六七的国土,对偏安于江左的东晋政权构成了强大的威胁。

    然而,正如宋儒王安石对苻坚的评价:“苻坚好功,而不能忍,智大而不见机。”就在王猛死后,被成就冲昏头脑的苻坚把王猛希望他“永不伐晋”的告诫抛诸脑后,自恃其“雄师百万”可以“投鞭断流”,不顾多数大臣的反对而悍然伐晋,以至兵败淝水,徒然在历史上留下“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等成语。大败又引发原先就潜伏在国内的民族危机,鲜卑贵族幕容垂叛归故地复辟燕国,羌人姚苌又占据长安建立后秦。国土四分五裂,军阀混战不休。苻坚自己也最终困于五将山而死。真可谓其兴也勃,其败也忽,一跌而成为后世讥讽攻击的可悲人物。

    然而,苻秦虽然土崩,在此过程中,却也不乏一些亮点闪烁于青史之中。其中最令我肠热的是三个原本并不起眼的贵族女性。她们便是苻坚之后张夫人、苻丕之后杨氏和苻登之后毛氏。她们被后人并称为苻秦三烈后,其故事可圈可点,很值得一看。

    其一,苻坚之后张氏。名讳已不可考,史书称其张夫人。说到张夫人,必先提及苻坚。当他在五将山被姚苌部将吴忠掳禁于新平佛寺中时,姚苌遣使向他索取国玺,并要他效法尧舜禅位于自己。苻坚严词痛斥、宁死不从,倒也表现了帝王中不多见的刚烈血性和尊严。姚苌无奈,逼其自尽。苻坚死前,对始终陪伴于身边的张夫人说:“不可使羌奴辱我女儿。”张夫人点头同意。苻坚便拔出佩剑,先将女儿宝锦杀死,然后投缳毕命,时年48岁。张夫人恸哭着向苻坚的尸首伏地再拜,随即就把苻坚的佩剑捡起,毫不犹豫地向颈一抹,倾刻间碧血飞溅,香销玉殒。

    他们的同时被掳的儿子中山王苻诜,也即拾起宝剑,毅然自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原本也没什么好说的,但张氏能果敢赴死,不愿荀且偷生也算难得。

    其二,杨后。苻坚死后,其子苻丕在残部拥戴下,西奔晋阳,登基称帝,企图恢复国祚,然毕竟大势已去,两年后兵败,被自称帝号的西燕国主慕荣永军杀死于逃亡途中。其后杨氏则与宫人一同被掳。慕荣永见苻丕后杨氏华色未衰,便起了歪心思,将其召入后庭,逼其侍寝。杨氏当下拒绝不从。慕荣永便威逼利诱道:“你若肯从我,当令汝为上夫人。否则徒死无益!”杨后心生一念,决计为夫君报仇。便假意同意,但要他先行册封,再入侍巾栉。慕荣永当即答应。第二天便正式册封她为上夫人。当晚即欲与杨后共上阳台,同谐好梦。杨后从容进言道:“今夕得侍奉大王,须先敬奉三觞,聊表敬意。”慕荣永得意忘形,毫不怀疑地连饮了杨后敬奉的两觞美酒。到了第三觞奉上时,杨后左手执觞递过去,右手突然抽出早已备好的短刀向慕荣永剌去。毕竟女子技差,被慕荣永身子一偏,躲过了刀锋。而杨后却因用力过猛而将刀剌入了椅背,一时拔不出来,反被慕荣永猛劲一推,跌倒在地。杨后自知无成,仰身斥道:“无耻逆贼!夺我都,逐我主,反思凌辱我身,我岂能受你凌辱?我死罢了,恨不能除汝逆贼!”话未落音,已被慕荣永抽刀一掷,正中杨后颈项。血光飞溅,一道贞魂瞬间飞逝……

    其三,苻登之后毛氏。相较而言,毛氏的故事更令人扼腕三叹而肃然起敬。苻登继苻丕之后称帝以续前秦国祚。但当他领兵逼攻安定时,姚苌率兵3万,偷袭了他的后方大界营。营中不及预防,竟被姚苌一举攻入。危难之际,营中一位巾帼英雄挺身而出,她便是苻登之后毛氏。毛氏并非弱女子,有股子勇力且娴熟骑射。她于仓猝间飞身上马,左手张弓,右手发箭,与将士一起射死敌兵700多名。待弓箭射完,毛后还弃弓用刀,拼死格斗,终因寡不敌众而马跌被擒。

    姚苌见毛后皎皎芳容,婷婷玉立且有一股刚健婀娜的英武之气,不禁惹动情魔,便命军士将她释缚,涎着脸道:“若卿能依我,仍不失为国母。”毛后当面唾骂道:“呸!我为天子后,怎肯为贼奴所辱!可速杀我!”

    姚苌倒被她的气势镇住,一时犹豫不决。毛后仰天大哭道:“姚苌!你前弑天子,又欲辱皇后,皇天后土,岂肯容你长活!”

    姚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周有光先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