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07期->文化视点

周有光先生

2013-8-22 12:58:39 来源:秦  颖 浏览:72
平常偶尔看看凤凰台,某个周末打开电视,是采访周有光先生的节目。他正在谈下放宁夏的经历,谈到大雁粪雨,万年一遇的极小概率的事情,他当作一生中非常有趣的遭遇。说五七干校有个好处,不用脑子,失眠症好了。这种达观的人生态度,一下子感染了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喜欢上了这位老人。

    2012年,我开始整理《随笔》期间拍摄的照片,写摄影手记,承《文汇读书周报》看重,开了一个栏目陆续刊登。发表了几篇后,编辑来信,说希望不只限于《随笔》的作者,北京的文史哲方面有影响力的老先生,都希望能写写。这是一个严肃的提议,也是我非常有兴趣的事情,马上应允了下来。

    我首先想到的是去拜访周老。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取得联系。我想到了吴彬大姐,向她求助。收到我的请求,尽管她认为可能性不大,但还是慷慨地告诉我,周老的对外联络,都是由他的儿子周晓平先生负责,给了我一个电子邮箱,并嘱切勿外传。

    这一点,我有思想准备。但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马上写了一封信发到晓平先生的邮箱。很快,我收到周晓平先生的回信:“我爸爸周有光同意你在某个时间来访问他。请写一个提纲寄来再另约时间。”

    这么顺利,给了我极大的鼓舞,赶写了一个提纲。以往拜访老先生,都是编辑与作者的关系,而以采访者的身份进行的拜访,拟写提纲,对我来说是第一次。看过周老的一些书,我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提了出来,譬如现代教育制度、如何看待“文革”、古体诗词的现代命运、文字改革的不同声音等等。只为提起话头,并无明确目的。关于拜访时间,因为一年一度的北京图书订货会在1月11至13号,我希望是那期间。晓平先生回信,“谢谢你发来的提纲。明年1月13日是他的生日,来看他的人可能很多,不知你13日以后来是否可以?请你想一下我们再电话联系。”约了14号,但能否成行并无把握。

    摄影是我的重点之一。通常,拜访作者时,我都是随机拍摄,没有什么预设方案。给周老拍照,很难得,所以郑重其事拟了一个提纲。1.周老有一个绰号:周百科。记得看他和张允和先生的一些居家生活照,背景中可见书柜里摆有全套的英文版“百科全书”,将之充满背景,拍一张侧身坐照。2.周老喜欢喝红茶,每天上下午定时,与太太举杯齐眉,是游戏,也是互重互爱的表达。拟拍一张背景纯粹,周老双手捧着杯子停在齐腰处,低头看着杯子里的茶,若有所思。3.大雁粪雨的故事,反映了周老性格的多面,行事谨慎,未雨绸缪(早起看天,判断天气晴朗,开会都是大半天,到中午一定很热,于是带上大草帽),通达乐观,笑看生活。用草帽作道具,让他表现或成为某种样子。4.拍一张我喜欢的大头像,总是直视镜头的人物,眼睛的动感会传递出丰富的信息,揭示出或表现出众人看不到的一面。5.随机抓拍等等。

    我于11日中午抵北京,接下来是繁忙的观展、听会、业务拜访。12日晚终于得空,给周老发了贺寿邮件,告知我已抵京,没好意思提出尽早安排会面时间,心里想的却是14日上午,因为那天晚上得赶回广州。马上收到回邮:“明天(13日)下午三点后可以来我家……不知你有空否?”一定是冥冥中的神佑,上午、中餐、晚餐都已安排,下午的空档难道是专为拜访周老而留下的,这可是周老108岁的生日!一定是!

    三点,经历了一番波折,我准时到了后拐棒胡同周老的寓所。这是老式的居民楼,国家语委的宿舍。应门的姑娘是周老家的小保姆,把我让进了小厅,这地方大概十来平方米,中间摆了一张方形餐桌,说请稍等一下,周老刚刚起来。桌旁一小姑娘在忙着在ipad上收邮件,是前一天《新京报》举办周老108岁寿诞的活动的系列材料。很快周老准备好了,我进了那间“熟悉”的房间,周老坐在他的宝座上,我快步上前,伸出双手,感受了周老那不大、温热、绵软却不乏力量的手掌的一握。周老示意我在桌子对面坐下。这时,晓平先生进来,连说抱歉,睡过头了。

    晓平先生转身去取了我的提纲的打印件回来,我也将自己带的打印稿拿了出来。

    周老在回忆中多次谈到他所受的教育,比如以前中小学的学制、下午的游艺课、圣约翰大学的重基础教育、鼓励自学,光华的学术自由等,同时批评了现代教育。目前,教育改革是大家谈论得最多的话题之一,我太太是学教育的,儿子还在读大学,很想听听周老的看法,想知道他心目中的理想教育。资中筠先生在某次电视台的节目中说的一句话流传很广,说现在的重点大学是“招天下英才而毁灭之”,也想听听他的意见。

    我注意到,周老拿到提纲,看了第一个问题后,就在“毁灭之”三个字下面划了杠。

    看得出,他接受的采访多了,很有经验。为了录音的方便,他让我把问题先念一遍。问完,他笑了起来。说“资中筠教授的话当然是开玩笑”。应答之机智巧妙,不得不佩服。接下来他大谈现代中国教育制度之源,批判苏联教育理论,强调通识教育的科学合理。“新中国成立以后,引进苏联的教育制度。苏联的教育制度应当说是错误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