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07期->特约专栏

“述往还之情,通温凉之信”
——谈傅雷手札

2013-8-22 12:57:38 来源:张瑞田 浏览:72
傅雷(1908—1966),我国杰出的文学翻译家、文艺评论家、书法家、收藏家。傅雷早年在法国求学,攻美术史论、法国文学。20世纪40年代,傅雷着手西方文学的翻译工作,一生译著宏富,达34部之多。其中的《约翰·克里斯朵夫》《贝多芬传》《艺术哲学》《高老头》《欧也妮·葛朗台》等,影响甚广。许钧说:“傅雷有着知识分子的社会良知。他要用文学翻译活动来服务民众,推进社会文明,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的责任心,其中包含了傅雷对艺术的热爱,对文学翻译工作的真诚的、热烈的、忘我的爱。”

    傅雷一生坦荡,禀性刚毅,1958年被划为右派,至“文革”身心再遭重创,遂于1966年3月的一个凌晨,与夫人朱梅馥一同弃世,在上海悲壮地走完了自己的一生。

    傅雷出生于耕读人家,自然把教育看得十分重要。虽然1915年的中国已进入中华民国时代,伴随着晚清洋务运动的惯性,为数不少的知识精英开始在北京、上海等文化中心城市开展或轻或重的新文化运动。但乡村中国一如继往地沿袭着千百年的文化传统,傅雷与中国文化的首次见面,依旧是毛笔、砚台,依旧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依旧是唐诗、宋词。在斗南公的指导下,傅雷临写晋唐楷书,不日窥见门径。1927年12月,傅雷在上海黄埔江码头,登上法国邮船“昂达雷·力篷”号,前往法国求学。这时候的傅雷,较全面地掌握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知识,练成了一手清雅、简淡的行楷书。凭着这种文化实力,他在巴黎才没有迷失方向。

    “自一九五八年四月底诬划为‘右派分子’后,傅雷接受挚友翻译家周煦良教授选送的碑帖,以此养心摆脱苦闷,并开始研究中国书法的源流变迁,既习练书法又陶冶性情,此后写信、译稿一律用毛笔誊写。”这是傅雷研究中一段著名的话,描述了傅雷在反右派期间与书法所建立的联系,进而陈述书法对傅雷精神生活的介入。其实,这句话并不完全真实,尤其是“并开始认真研究中国书法的源流变迁……此后写信、译稿一律用毛笔誊写”,显然忽略了傅雷青少年时代对中国传统书画的热爱,以及傅雷早年使用毛笔的书写习惯。

    1961年4月,傅雷在致香港演员萧芳芳的一通手札里,谈起了书法——

    旧存此帖,寄芳芳贤侄女作临池用。初可任择性之近一种,日写数行,不必描头画角,但求得神气,有那么一点儿帖上的意思就好。临帖不过是得一规模,非作古人奴隶。一种临至半年八个月后,可在换一种。

    字宁拙毋巧,宁厚毋薄,保持天真与本色,切忌搔首弄姿,故意取媚。

    划平竖直是基本原则。

    一九六一年四月怒庵识

    这通手札,是傅雷学习书法的经验之谈,同时,也准确体现了中国书学的核心思想。第一,临帖求神似,得一规模足矣,不作古人的奴隶。第二,字宁拙毋巧,宁厚毋薄,保持天真与本色,切忌搔首弄姿,故意取媚。傅雷无疑受到了傅山的影响。傅山的“宁拙勿巧,宁丑勿媚,宁支离勿轻滑,宁真率勿安排”的阐述,揭示了中国书法的美学观。作为学贯中西的翻译家、艺术评论家,傅雷完全支持傅山的艺术观点,将此看成艺术坐标,并告诫晚辈领悟恪守。

    致萧芳芳的手札清纯、雅致,线条遒劲,结构松弛,于法度中可见自如、散淡。这是傅雷随意写成的,没有完全遵守传统手札的平阙形制,仅是为了告诉萧芳芳“保持天真与本色,切忌搔首弄姿,故意取媚”的写字规则。

    其实,这也是作人的规则。1961年的傅雷已成为右派,属于社会中的另类,但他并没有降低自己的道德要求,依旧读书、译书,依旧给远在异国他乡的儿子傅聪写长长的家书,告诉他作人的道理,学习的目的。只是写信的工具改变了,从开始的毛笔,变成了钢笔。

    本来傅雷是习惯用毛笔写信的,这是中国文人的风雅。

    1933年,已在法国完成学业的傅雷,正在上海美专教美术史。该年的12月1日,他写给时任上海中华书局编辑所所长舒新城的书札,即是以毛笔书就。此后,他的多数信函,基本沿袭着传统手札的形式——以毛笔书写,起首、正文、结尾,修辞、遣句、表意、抒情,不越古人藩篱,博雅、圆融,洞达、空灵,洋溢着中国文人的精神风尚与诗意才情。10年以后,傅雷开始与黄宾虹通信,他在10年时间里写给黄宾虹的117通手札,不仅是傅雷书法作品的集大成,更是傅雷人格、思想、才干、修养的具体体现。

    胡传海对手札有深入的研究,他说:“手札,最早为一种文体的名称。牍,古代书写用的木简。用一尺长的木简作书信,故称手札。……至于‘札’、‘牍’、‘简’、‘帖’之称,最初是各因书写工具而名的。写在木板上的称‘札’、‘牍’,写在竹片上的称‘简’,写在布帛上的称‘帖’,所以书信又叫‘书札’、‘手札’、‘手简’等等。”

    中国书法史中的经典作品,如王羲之的《快雪时晴帖》《寒切帖》《姨母帖》《十七帖》,陆机的《平复帖》,颜真卿的《争座位》《祭侄稿》,杨凝式的《韭花帖》《夏热帖》等等,都是作者的手札,并不是以艺术创作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莫弃理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