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07期->小说长廊

拉手手,亲口口(短篇小说)

2013-8-22 12:55:11 来源:秦锦屏 浏览:72
月亮贼亮,像涂了荧光的大烧饼,贴在天上。

    侯满江喷着酒气,一米六、一米七,一米六、一米七,趔趄着从远处晃过来,左边转角处就是家,错不了!虽说他此刻有点头重脚轻,可心里并不糊涂。突然,他周身毛发倒竖,酒也惊醒了大半,天大大呀,老槐树下,一男一女瓷定定地抱在一起!

    霎时间,侯满江兴奋了!他要抓个“流氓”给大伙儿都看看!

    他猫着腰,悄步靠近,不看尚好,一看心如刀绞!那勾着男娃脖子不撒手的,竟是他年仅十五岁、尚穿着校服的女儿月月!男娃应比月月高一头,此刻,他像只煮熟的大头虾米,大脑袋架在月月瘦削的肩头上,双臂紧扣月月纤弱的腰肢……怒火烧心的侯满江,脱下翻毛皮鞋,抡圆了胳膊……

    “啊!”

    外科病房门口,侯满江双手撑着太阳穴,坐在长椅上发愣。这时,他头还疼,但酒醒了。

    老婆严冬花攥着一把缴费单“咯噔咯噔”砸地而来:“死人,黄汤马尿把你喝晕了吧!看亮清了再下手啊,你这一皮鞋抡下克(去),咱月月下半年的补习费没影儿了……”

    “那女娃,真个不是……月月?”他嘟囔着,似要给自己减轻点“罪行”。

    “啊呸,真是个流氓外加二百五!你以为我的月月随了你啊,年纪轻轻的,就想跟人家拉手手,亲口口!老、不、要、脸的!”严冬花咬牙切齿,瘦皱的皮肤密集到眼周围,像只抽干水分的陈年橘子。

    涨红脸的侯满江,假以十指梳头,两眼飞快左右一索,还好,医院夜间问诊的病人不多。他重重地叹了口气,暗里叽咕,老婆这瘦肚子里到底装了多少弹药,不论何时,只要他不小心按到她隐蔽的开关,就会被她一梭子弹打成个漏筛子。结婚十七年了,她总喜欢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个小肚鸡肠的女人啊!

    这时候的严冬花,岔着两条长腿坐在蓝色的条凳上,哗哗摆弄着手里的缴费单,嘴巴撅得能挂个酱油瓶。侯满江一看她这德性,生怕一阵子她恨气不过,又给他来一梭钻心“子弹”,便很夸张地从外袋里掏出烟盒,“嘣”弹出一根烟,踢踏踢踏溜到洗手间门口去了。

    侯满江年未半百,曾“三七开”的油亮黑发,如今变成了“半个月亮爬上来”的沧桑造型。虽说外表变化如此“沧海桑田”,但不能因此就抹杀他曾经年轻、英俊过,更不能抹杀他曾经对爱情也有过美好幻想。没错,他理想的伴侣是活泼外向、知书达理型的。只可怜他青春蓬勃的爱情梦,在刚开花时就遭霜杀雷打了!与老姑娘严冬花结婚后,他像个占了她便宜的小人一样,敬让着她,不和她顶嘴。一是他心里尚感念严冬花肯嫁给身败名裂的他。另一个原因,他怕她动不动提起他的“小尾巴”抖一抖,尤其是当着女儿的面。

    女儿月月日渐长大,他在老婆面前还是个“矮子”,只有借酒装疯时,呼呼喝喝,雄风大振。待酒劲儿一退,他又像傍晚的向日葵,一寸寸矮了,萎了,只剩弯着大脑袋垂头丧气的份儿了。

    侯满江常常一个人陷入沉思,忆往昔青春岁月。

    高中毕业那年,老父亲托人把他弄进了城。穿上邮电局统一配发的绿色工作服,戴上大檐的绿帽子,走在大街上的侯满江觉得整个世界都是鲜嫩翠活的。全单位只有他骑车送信时,自行车铃铛“鼓捣”得最响。库房分发信件,外勤送达信件,一线站柜,入库理件,业务上他不输任何人,但跟同事比家庭条件、比各自交往的女朋友,他唯有一声长叹!

    年纪相仿的同事们,人手一台录音机,成天价吱吱哇哇响着,放的尽是时下火爆流行的邓丽君情歌,唱得人心猫乱猫乱的。他们吃商品粮,穿的确良,见多识广谈吐不凡,交往的女朋友也普遍是梳“绵羊卷”、穿喇叭裤的时髦女娃。虽说尚不敢在人前拉手手,可谁知道他们背地里会耍些啥花样呢?侯满江这么想,完全没有诋毁他们的意思,因为每天夜里,宿舍灯一熄,男同事们嘻嘻哈哈趣谈各自情史,连说带比划,如何在舞厅里跳贴面舞,如何……一个比一个能侃。就算他们吹吧,可侯满江自己连吹的资本都没有呢!他只好躺在床上,素张着耳朵,鼓胀着周身细胞,生怕漏掉任何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

    侯满江曾亲眼看到,那些谈恋爱的同事,男男女女一前一后相跟着走在大街上,呼呼喝喝遥相应答。最让人羡慕的是周末,一对对都相约去动物园、植物园闲逛,有时他们哪也不去,就在宿舍楼下隔着羽毛球网子,你来我往,秋波荡漾……侯满江倚栏伫立在楼上,指关节捏得啪啦啦响,热乎乎的心里长出了一种毛茸茸的渴望,是的,他最美好的爱情梦就在那时节正式萌芽、拔节了!

    其实,侯满江是有“女朋友”的!是一个动辄就红脸,低着头,细瘦如豆芽菜一样的邻村女娃,名叫郭彩霞。这是他十岁时,他们在双方父母和媒婆的带领下,两个萝卜秧一样的人儿,糊里糊涂“遇面、照贴、下聘”定的娃娃亲。此后,他又在父母、媒人的授意下,每逢年节,都要给彩霞姑娘买几身好穿戴。十多年来,已为她花费了数千元。用老父亲的话说,侯家每年的结余差不多都供给了郭家,为郭彩霞的开销花费,足够买几头生猛的好耕牛,要买母牛的话,小牛犊子都生了数十个了。按老习俗,这年冬天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谢志强小小说二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