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07期->小说长廊

你是怎么进来的?(短篇小说)

2013-8-22 12:54:09 来源:傅玉丽 浏览:72
楼上跳下来一个人。

    没看清,可那女人平日的样子老在我眼前晃动。同一个楼里,经常见面,记得她五十多岁,长相平平,除衣着高档,没什么引人之处。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眼神,我可能永远记不住她。

    刚搬来时,贾小兹和我正等电梯,走过来两个人。贾小兹满脸含笑,弯腰点头,朴处长早啊,又对边上的女人道,伍阿姨,好啊。是小贾,什么时候搬来的?朴处高高的,歪着头问,顺带扫了我一眼。就像我是一件行李,没有任何表情和停滞。刚进来三天,这是我爱人——贾小兹指了下我。唔——,是小张吧,好像见过,见过。朴处声音尖尖的,像唱戏的,他边上的那个眼神就射向了我——你爱人?叫伍阿姨的问。是,是,叫小李,贾小兹声音有些不安,可显然不纠正刚才的小张又不行。

    小张是谁?贾小兹的前妻姓张?

    男人我太了解了。我脑子迅速翻查着,想找出个女人来。对于他,我是不会相信的。

    一道莫名的光在我身上闪着,微笑中扫射似的,那眼神让我放弃了翻查,情不自禁打了个寒噤。爱人,这个老贾,不会说夫人吗?再不就说老婆嘛。爱人,老土又多义,难道他故意的。那道光貌似平淡,却有种尖利、复杂的东西,像讥讽像不屑,像热情又像冷漠……爱人,也只能叫爱人了,一看就不是原配的,组装货,也许还没转正。伍阿姨和朴处的眼都弯弯的,含笑的声音和蔼无比,可就是有远远的距离感,越亲热越矜持、含蓄,有点回避什么似的。声音后面一股劲儿,具有穿透力般——呵呵,难道我们都是傻子吗?

    当时我就想跑开,以后见着他们我就马上转开身。

    可能贾也是,电梯里的几分钟时间,他脸上的笑固定了,腮帮子都拉得有点偏了。彼此都没说话,只我们四个人,却挤得要命似的。一停,他匆匆低头往前,也不管我了。我本来是不怕的。活了三十多年,什么没见过。只是那热闹的寒喧中,女人的眼神和男人的声音下面透出的生硬、冷淡气息令我说不出的不爽。

    贾小兹五月才离婚的,房子快装修好了。一个单位的,想必他们都见过成天忙装修的原来的两口子。说实话,这些东西我开始都不知道,一直到母亲听说他要再婚,他才说的——还没离婚。

    刚才我一肚子气地从小街回来时,看见小区下面挤满了人——有人跳楼了。

    谁呀?姓朴的,就是那朴处啊,家里的。像一群蚊子在叫,不注意都听不见每一只的声音。我的耳朵原来没什么,自从进到这里后越来越敏锐了,任何一只蚊子都逃不脱我的抓捕:

    什么事呀?她不是好好的?

    好个屁。咱们这谁不好呀。

    听说她家那人嫖娼被查到了。

    胡扯,他还要那样做吗……

    嗡嗡嗡的,零碎的话语像蜜蜂飞进了耳朵,冲得我头晕。

    救护车走了,110也走了,行动太迅速了。没一会儿就慢慢恢复了平静,跟我平时看到的一样,宽阔的道路,整齐的房屋,绿油油的草地,白花花的音乐喷泉,还有门口骑在马上的骑士,穿着制服的保安,一切那么令人怀疑,真有人跳下去了。也许我没问贾那个小张是谁是对的,干嘛跟自己过不去呢?

    我浑身躁热又发冷。猛地摘下墨镜,一片吓人的白亮如剑劈来,我晃了一下,站不住了。与那天早上我走出房间,一直到电梯里,再一直下到下面一样,一直跟着我。就在这时,所有嘁嘁碴碴的轰鸣声中钻出了那个那尖细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蝉似地鸣叫了起来。

    怎么在这儿跳,我们可是高档小区,太丢我们的脸啦。往回走的一个年轻少妇的尖叫声,有点咬牙切齿,克制不住了。

    我却有点想笑。

    这里住的都是一个公司里的人,最后房改房,他们抓住了机会,搞了个样板似的。贾小兹在一家公司工作,公司属国营,经营性质垄断,收入在当地属于一流。照贾小兹的说法就是有钱人。好单位,好房子,刚入住不到几年,干净、神气,而且是他们往外猛吹的文明小区。别说别人,放以前就是我也不相信会有这种事儿啊。

    小区前面就是办公区域,相距一千米左右。二十层的那栋高高耸立的办公楼,如男人的阳物一般,与小区的两栋二十层的住宅相辉映,庄严、肃穆,给人远远的,高高的,不可接近的感觉。人们走起路来基本都是两个极端,或不看人,或盯着人看。脸上表情基本就那几种。

    当了大官的,抬头向上,悠悠地走;当了小官的,满脸堆笑,低腰放胯,上身绷直,下身急急地走;没当官的,脸上或恨恨的,或傻傻的装平静样,再不就盯着当官的变幻表情,身体随时也加以调节,或急或徐地走。只要一眼,就可猜出这个人的大致履历。

    女人就不好说了。

    她们基本不看我。就是看也只是目光一掠,下巴抬起,眼神乜斜。不是刚来时候了,见的人多了,看看他们,穿着同样的制服,或黑或藏青,西装配领带,不分男女,没有性别,象征统一的企业文化和企业精神。远看一样,一个整体,近看也没有分别,特别没意思。假如不是行业所限,不是我这么近地接触他们,我也不知道他们与我所见的其他人没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其他人咧。这帮人离开了企业就没法活了,不像别的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谢志强小小说二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