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07期->小说长廊

飞翔的写作姿态(评论)

2013-8-22 12:53:21 来源:杨晓敏 浏览:72
在我国当代的小小说作家群里,谢志强是个让读者抱有极大期待的独特存在。因为谢志强从未停下艺术探索的脚步,其小小说的表现形式、审美、意蕴、语言风格等,总是不落窠臼,花样翻新,以丰富的想象力构筑了属于自己卓尔不群的小小说王国。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谢志强小小说的探索深度,比之领风气之先的一部分当代中长篇小说也毫不逊色。

    谢志强的与众不同,在于他从事小小说写作的数十年间,清晰地从一条由传统写作形式入手,渐次融入既有传统写作筋骨又兼先锋写作形式的独特表现路径。他的写作,在小小说发展史上,显得不可或缺。《半支蜡烛》《精神》《呼唤》等,是谢志强早期的代表作品。在初入道的传统写实阶段,谢志强倚重的是写作者、小说人物的视角——它后来成为作者操练小小说的一种技术性极强的绝活儿。写作者的观念,往往体现着作者的精神向度、艺术品位等,属于内涵范畴的东西。而小说人物的站位,是观察事物的基准点,在言谈举止中,直接影响着细节的准确性,传导给阅读者感知的可信度。这类作品,谢志强称其为“会走的小小说”。它关注现实生活中的矛盾焦点,推崇人际关系中的善美力量。在叙述中讲究语言的洗练,并寻找结尾的出奇制胜。我总觉得谢志强早期的语言,多有生涩之嫌,有些倒装的“欧化语言”,也不太适合常人的阅读习惯。但作者后来转入魔幻小小说写作,此种句式经锤炼改造后,反而与内容显得珠联璧合,由拗口变成别致。这使人不得不信,即使不按规定套路走,练到极致,同样可以破蛹化蝶。

    从上世纪80年代始,能一路走到现在的小小说拓荒者,已属凤毛麟角,被后来人称为“元老”。20多年的追寻,千余篇作品,十多部著述和金麻雀奖,谢志强信奉“小说其实都是作家的精神自传,每一篇作品,无非是其中的某个细节而已”。他说,一个人一生中只能干好一件事,我得干好小小说这桩活儿。这句话,肯定触动了我的某根神经,曾使我泪湿眼眶,并引其为知己。

    作者曾在新疆的阿克苏大漠度过6岁到26岁的青少年时光,那片神奇的土地,在谢志强心中有诸多难解之谜。从喜欢读拉美、法国、美国等代表作家如博尔赫斯、马尔克斯、卡佛、昆德拉、福克纳等现代主义的文学作品开始,作者在内心深处涌动着一股新的创作激情,那是积攒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的神秘力量。于是,一个虚拟的《沙埋的王国》(系列小小说)之后,便一发而不可收,迄今已发表200余篇。《大名鼎鼎的越狱犯哈雷》《神奇之泉》《珠子的舞蹈》等,成为志强转型写作的标志性作品。在这些进行形而上思辨的作品里,经常出现的角色主要有四种,即国王、大臣、平民和物件。这四种角色进行互动和控制与反控制。再虚构的作品,当然也离不开现实、社会和人生,它为诠释世界提供着另一种可能。

    谢志强性情敦厚,温文尔雅,谦恭好学,是小小说专业户中难得的学者型作家。他驾驭着诡谲多变的语言,把思想融化于艺术想象力之中,不再简单地解构现实生活,而是着力“揭示根本性的普遍性的生存境况,抵达存在的本质”,从而表达出作品的多义性和作家的善良愿望。譬如,作品中多次把国王、将军、盗贼等逼入死亡绝壁的边缘,当他们寄希望自救时,智慧的花朵便会绽放它的芬芳,否则便会坠入深渊。作者又特别强调小说的道具(物件)的反作用,认为它们是有生命的,应该和人对等。他赋予沙粒、水滴、树叶、碎片、耳环、啤酒等以隐喻、暗示、寓意、先兆等某种神性,甚至让它们左右人物的命运或事件的变化。这时候,作者并不认可“从开场挂在墙上的猎枪,剧终时一定要打响”的理念。

    谢志强称这些魔幻小小说是“会飞”的小小说。读完掩卷,感觉就像是中国版的《一千零一夜》。虽然我不能对其未来的艺术价值作出准确判断,但有一点我还是可以肯定的,这是作者创作思想和艺术追求的质的飞跃,的确达到了相当的高度。当众多的小小说写作者满足于把小小说写作与“大小说”写作同步观照时,谢志强却以一种超然的姿态,直接把自己的创作,瞄准了世界性的小说发展前沿。这些纯粹的小小说,从内容、语言到结构,似乎都有先行的探索意义。倘有合适的译者,我以为,那些成熟的“谢氏”作品,是极有可能在海外文坛产生影响的。

    其实,我更看重谢志强的新作。《黄羊泉》《桃花》《陆地上的船长》等,虽属谢志强魔幻小小说的“农场系列”,但我认为,这才更体现了日臻完美的艺术境界。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实题材,却被作者娴熟的现代写作技巧调动,插叙、倒叙、时光交错、双向视角等,带来新鲜而刺激的阅读奇效。更主要的是,它靠一个深刻的立意,支撑着小小说的“飞翔”姿态。《桃花》堪称“典范”,人即是树,树反衬着人,人的一生在花开花落中,相映成趣,相互折射出“生存的本质”。作品不再简单拘泥于故事情节的块状留白,而是让时隐时现的思想观念,如丝如缕地进入读者的深层理解,继而放大成为无限。在《提前草拟的悼词》同样以别出心裁的构思,意味悠长的内涵,让人在类乎荒诞的故事中,发出莫
上一页 第1页 第2页 下一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谢志强小小说二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