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08期->小说长廊

军事秘密(中篇小说)

2013-8-21 21:45:37 来源:周绍义 浏览:86
董娅妮在单位请好了假,连家也没有回就到火车站买了张火车票,她要到丈夫那里去探亲。她早就想去了,已经等不得了。从年初曲大明走后不久,她就开始给曲大明写信,头几封里写了许多思念的话,很快她就知道光写思念的话没有用处,就在信中提出要去看他,也就是探亲。但曲大明总是回信说最近部队有这事那事儿,好像天底下他最忙,今天是军事训练,明天又是实弹打靶,总之,都很重要,每天没有一点空闲。董娅妮就觉得很委屈,她想,我在纺织厂不也得上班吗?虽然干的是会计,比那些站在车间织机上的女工要轻松些,但也得上班,谁也不是闲人。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都已经成了夫妻,也不能长年累月地不在一块吧?再忙,我去住半月二十天的也不会妨碍到你吧?这样想时,写信的口气就硬起来。可曲大明那里就是不松口,一会儿说没有房子,来了没地方住,一会儿又说路不好走,他抽不出时间去接她,让她一个人走路不放心。有时又安慰她,别着急别着急,再过些日子怎么样?就这样,从春天一直拖到了秋天。那个夏天不算太热,董娅妮却觉得备受煎熬,过得心情很不好,她几乎是在思念与想象中度过了每一天,有时上班她还会走神,记账也差点记错。

    现在,董娅妮终于坐上了通往曲大明那里的火车。按照曲大明的提示,她坐火车只能坐到Y市,然后转乘汽车到达W县。曲大明在信里告诉她,到了W县汽车站,他会派通讯员去接她的。

    这是董娅妮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虽然她从小生在开封长在开封,可很少走远路,她记得长这么大,她去得最远的地方是洛阳。那年春天,她和父母,还有大姨两家一起去看了一回牡丹,那回也是坐火车去的,一路上几乎什么也不用她管,只是拿拿东西就行了。可现在,一转眼她都二十六岁了,虽然年龄大了,可她还得一个人走路,连个伴儿也没有,一路上所有的事情全靠她自己。她想掉泪。委屈只是短短的一会儿,马上就过去了。是啊,很快就能见到丈夫曲大明了,见到曲大明就有了依靠。她想,就是再苦再累她也不怕,而且,她是心甘情愿的。

    火车厢里的人不多,她坐的位子开始只有她一个人,后来才上来一个男人,看了她一会儿,才看票,然后就高兴地坐在她旁边。男人似乎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不时地看她一眼,又飞快地把眼睛移开,这让她觉得脸上有只苍蝇在飞来飞去。她不想理陌生的男人,董娅妮知道,因为自己长得漂亮,几乎所有见到她的男人都要多看她几眼。那些目光中,少数是欣赏的,大多是猥琐的,更多的是色情的,好在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形,对身边这个看她的男人也没有过多的反感。沉闷了大半天,那个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却是开封口音。

    你这是到哪里去?男人用熟人样的口气问她。

    可她并不认识他,她不想回答,又因为男人熟悉的口音,她还是说了话,我到部队去探亲。

    啊,啊。男人点着头,仿佛明白了,你丈夫,是当兵的?

    她觉得男人的口气不那么尊重,就说,是啊,怎么了?

    男人说,不怎么,不怎么。男人又问,你男人是军官?

    董娅妮有点自豪地说,是的,不大,连级。

    中尉,不错不错。男人一副很懂的样子。见她并没有想和他说下去的意思,就从包里掏出一把折扇,打开来扇了几下,他边扇边说,这天气,都立秋了怎么还这么热?

    她没有再接他的话,她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是慕湘写的《晋阳秋》,书很新,几天前刚买的,她准备用这本小说来打发坐火车的时间。她知道到丈夫那里探亲路途很远,要走两天一夜,所以就带了三本小说,准备路上看的。董娅妮本是学财会的,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喜欢上了看小说。每当看到小说中那些女性为爱情而献身的时候,她都会情不自禁地落下泪来,她觉得那些女人都很伟大,也很幸福。身边的男人问她看的是什么书,她装作没听见,不再回答。很快,她就被书中的情节吸引住了。

    她身边的男人见她专心地看书,便想让她知道自己也是识字的,不是文盲,就从包里翻找出一张报纸,也装模作样地看起来。突然,他一抖报纸,吓了她一跳。男人扬着手中的报纸对她说,你看你看,这些狗日的们,想反攻大陆,真是痴心妄想,白日做梦!她不知道男人为何要这样激动。男人挥着手中的报纸作报告样地对她讲了起来:从今年年初开始,他们制定了一系列的“反攻大陆计划”,妄图颠覆我们伟大的祖国,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夺回他们失去的天堂……她对这些新闻不感兴趣,她觉得那不是她的事情,她的事情就是到丈夫那里去探亲,她觉得自己的世界就是和曲大明两个人的世界,还有,她手中的这本《晋阳秋》。男人见她对他的演讲没有反应,这才不得不住了口。她立刻低下头继续看她的小说。

    火车要经过一条隧道时她才从小说中走了出来。身边的男人用见多识广的口气高声叫着,要过隧道了!过隧道了!她这才从小说上抬起头来,很快,火车就把她带进了黑暗中。她闭上眼睛,只一会儿,就好像回到了她和曲大明年初结婚那天晚上的情景中……

    白天似乎在忙乱和嘈杂中过去了,夜晚很快来临。她的心中对晚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夏阳小小说二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