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6期->诗歌落部

祥子新作(七首)

2013-8-15 21:37:04 来源:祥子 浏览:75

点滴的怀念

     ——悼念同事徐建林老师

我来鹿厂只短短几个月

    老徐,一来二去,我们就熟悉了

    但是,一清二白,你竟匆匆走了

我们不多的几次交流

    都指向被人们渐渐淡忘的

    艺术、美,还有对名利的轻看

老徐,你是我到鹿厂以后唯一满怀热情

    来欣赏我收藏的奇石的人

    你看得很仔细,看得很有高度

那一次,你是冒着雨来的

    这是否是一种征兆,老徐?

    雨水有意洗净这世界的污垢

    更是要洗净我们心灵的尘埃

临走,我送给你一本自己的诗集

    第二天,你表扬了我写的《残局》

    “棋如人生!真的,棋如人生!”

    老徐,这句话你在我面前念了好几遍

我清楚地记得,老徐

    你因此以少有的热情

    要做我的第一任围棋老师

    并马上安排了教学计划

    由于种种说不清楚的原因

    我最终没能做你的围棋学生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匆匆地来

    老徐,但你确实是匆匆地去了

    现在,我还欠着你两件事没做

    一是慢慢读懂“棋如人生”这句话

    二是将我那方梅花的石头

    凑足“松、竹、梅”岁寒三友

一路走好,老徐!

    在那边用餐时少喝酒多吃菜

    这样对身体健康有益

    风吹散了山崖上的一层暖意

    初春的风在黄昏之前吹过来

    风一刮过来就吹散了夕阳

    镀在对面山崖上一层薄薄的暖意

    接着又吹散了我刚刚吐出的一串词语

从去年深秋就一直

    朝我母亲疼痛的膝盖使劲刮的风

    你还想干什么?

    除把今天的太阳吹进今天的夜晚

    你还想干什么?你还能干什么!

    风声

    避开松涛与阵阵悄然袭来的风

    在一尘不染的蓝天下

    内心渐渐开始嫩绿起来

洁净的阳光被密密的松针过滤后

    饱蘸着松脂的清香

    洒在我们的头顶和双肩

    同时也一遍遍洗刷着灵魂深处的每一粒尘埃

多年以来,一直渴望着接受这样的洗礼

    让纯净的蓝像上帝无所不在

    普照每一寸日子

蓝天,你就一直这样蓝下去

    阳光,你就一直这样温存下去

    日子,你就一直这样慢下去

    直到我们来世再次相逢

    你们曾经抚慰过我双眼的纤纤手指

    仍历历在目

    喜德的蝴蝶

    一只喜德的蝴蝶

    逃开了季节的约定

    她张望的姿势有点青春

    又存在着细致的迷茫

    这样的蝴蝶

    经历了怎样冬眠和蛹化的过程?

无异于一次小小的涅磐

    十年浴火,浴时光之火

    及时羽化为清冽

    这样的一只蝴蝶

    几乎让我手足无措!

    忧虑

    女儿上月刚满13岁

    在外面上初中一年级

    近视眼镜已戴了三年

    比我二十多年熬夜码字的度数还高

临近暑假,按惯例我要接她回老家

    度假,跟整整一年没见的奶奶见一面

    发短信问女儿何时放假,好安排时间

    女儿回答如下:

“爸爸,我暑假里要补课,回来不了。”

    “明天拿通知书,我已知道成绩了,

    考得很不理想语文和数学都是90分,英语101分。”

    “准备在这个暑假把初中的英语学完,

    还要补数学、学跆拳道,全部完后都在八月中旬了。”

    “英语补两个月,数学暂定一个月,

    中间大姨还要给我补语文,跆拳道学一个月。”

这,就是一个13岁孩子的暑假!!

很担心女儿瘦弱的身体是否能够承受

    又发短信问她,女儿如此回复: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不说了,要学习了!”就此没了下文

“救救孩子!”

    小照片

    河滩上牵着你右手的

    一定是你女儿!

    而河滩上散落的石块

    就是先祖留下的足迹

你看着我

    眼神坚定又有些迷惘

    小家伙专注地研究

    脚下一只小蚂蚁

在她眼里

    诗歌、技艺、口语、民间

    还是“知识分子写作”

    都无足轻重!

    俗人

    早上8点多,街边小吃店

    一位拄着竹竿的老婆婆

    艰难地蹩进店里

    扶着桌沿,她坐下来

    “我想吃碗稀豆粉儿。

    唉!可是我没有钱!”

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我心里涌起一阵酸楚

    花了4秒钟才定下神来

    我对老板娘说:

    “无论她吃什么,我付钱!”

临出门,

    我将口袋里所有的钱全掏出来

    只留下一块五毛

    余下的都放在她颤抖的手里

我是俗人!

    那一块五毛钱可以买斤嫩豆花

    中午送到医院给老妈

    她这段时间在住院

    老太太今年78了,牙不好

    就好吃口嫩豆花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