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本社概况   电子杂志   文坛热点   每月话题   作者专栏   书画天地   在线社区   在线投稿   联系我们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电子杂志->红豆2013-6期->小说长廊

胡老板进京(中篇小说)

2013-8-15 21:18:22 来源:王昕朋 浏览:82
外地老板进北京

    请客送礼泡明星

    从里到外都掏空

    一觉醒来方知梦

    一

    许多多是被胡河南的电话吵醒的。人虽然醒了,嗓子还没醒,懒懒地说,胡老板,这么早?胡老板在电话里不满意地嚷嚷,什么胡老板,叫胡哥,哥。许多多嗓子还没开,声音虽然不像平常那样甜,但有点乖:胡哥,什么事?

    胡河南像命令他的跟班,生硬地说,我今晚要一号厅。你帮我订下来。

    许多多犹豫了一下,胡哥,一号厅已经被人订了。

    胡河南说,那我不管。反正这事你得帮我搞定。我现在已经在机场,下午四点就到北京了。

    许多多说,哥,这事有点难。人家定金都交了,票也开了。再说……

    胡河南有点儿急了,我加倍……

    许多多有点不高兴地说,哥,人家也不差钱。她边说边钻进卫生间。哥呀,你怎么非得要一号厅呢?

    胡河南说,你就说帮不帮哥这个忙吧?

    许多多说,哥,我试试。

    放下电话,胡河南走向登机口。许多多的声音让他的心动了一下。他听得出来,许多多声音很乖,还没起床,女人这个时候是最真实的。真实的许多多愿意帮他拿下一号厅,说明她真的把他当成了朋友。胡河南有一种被人认同的成功感,尤其是被许多多这种见过世面的漂亮女孩认同。

    胡河南要订的一号厅,是位于北京东三环边上一家京城餐饮名店的头牌套间,对外也叫国宾厅。在很多人看来,国宾比贵宾要高一个等级。因此,一些酒店、宾馆甚至茶社、歌厅都设国宾厅。胡河南要订的这个国宾厅占了二层一半的面积,宽敞到无法再宽敞,豪华到看不出豪华。负责一号厅的楼面经理许多多经常对重要客人说,厅里的名人字画都是真迹,值好几千万。最重要的,一号厅是一种象征,既不是谁有钱就能订,也不是谁想订就能订。但胡河南能订,远在几千里外的海岛市,一个电话就搞定了。因为他有许多多。

    许多多是酒店的楼面经理,掌握着一号厅这个稀缺的硬件,加上她手中丰厚的人脉,因此广受追捧。她是一所艺术院校成人班的本科生,毕业后既没去竞争那些把中国话说得像外国话的外企,也没去挤公务员这座独木桥。她向往那种相对自由,同时收入又不低的职业。她还没毕业时就常跟朋友到这里吃饭。那时她的身份是歌手,是客人邀请来陪客吃饭加唱歌的。这种事情在京城一些名店不足为奇。毕业后,她经一个朋友介绍进了这家酒店。她一开始做领班。但没过多久,她的公关才能就显现出来,很快就升至楼面经理,而且负责一号厅。她把一号厅打造成了自己建立人脉关系的平台。原先出入一号厅的多是带着些浓妆艳抹的小姐的商人。许多多要改变这种铜臭气和世俗气,她向老板建议,并自愿两个月不领工资,让一号厅择客而待。果然,两个月后一号厅成了地位的象征,出入一号厅的变成了器宇轩昂举止高贵的官员,在后面一脸贱笑地跟着的是那些财大气粗的商人。

    实现一号厅的成功转型,只是许多多计划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让一号厅变成顾客热烈追捧的对象。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是许多多手里掌握了丰富的配套资源。许多多的配套资源就是文艺,确切地说是文艺女孩——她的同学、加上她同学的同学、同学的朋友。京城的艺术院校和文艺团体多如草原上的牛,那些青春靓丽气质脱俗的女学生和女演员更是多如牛毛。这些女孩和一号厅一嫁接,一号厅就火了,那些女孩也就火了。一号厅成了客人们欲罢不能,找理由也要来的地方。胡河南第一次在一号厅吃饭,私下说这不是唱堂会吗?!许多多说就是唱堂会,高级堂会。

    一上班,许多多就吩咐领班,一号厅换客人了。领班说安徽的李老板今晚要请几位局长,三天前就订了。许多多笑了,局长没有部长大,推了。李老板那边我给他说。刚安排完,许多多就接到了胡河南的电话:多妹,我到了,住老地方老房间老……

    许多多打断他的话,还有老秘书是吧?

    两个人在电话里笑了一阵子。

    胡河南住的宾馆离许多多的酒店不远,步行也就三分钟。许多多到时,胡河南正在吃桶装方便面。他三五口巴拉进了嘴里,抬起头看看许多多。许多多平静地看着他。胡河南正要抹嘴的手停下来,接过了许多多递给他的纸巾。胡河南笑笑,他觉得自己亏欠许多多很多,就像她的名字,许多许多。他自己都不知道和许多多是怎样从顾客变成朋友的,但有一点他很清楚,他没在许多多这个漂亮精明的女孩身上花过一分钱,这令他忐忑,也令他奇怪。许多多不缺钱,她手上的资源早就为她在东四环边上的阳光上东换来了一套一百五十平方米的大三居。胡河南掏出烟,看了看许多多,又把烟收回去。许多多嗤之以鼻,别装了,抽吧。

    点着了烟,胡河南在烟雾后面眯着眼说,多多,那个事……

    许多多说,那个事你别想,我跟你说过了,别人动得,陈贝贝你动不得。胡河南说,我不动她,我不是要动她,没她我请不来邹老。许多多笑了,胡哥,不吃腥的就不是猫,你要是不想死得惨,就别打陈贝贝的主意。贝贝是老爷子的干女儿。胡河南愣了一下,问,什么时候成了干女儿?许多多说,前天晚上认的,就在一号厅,我做的证人。胡河南说那我就更得找陈贝贝了。许多多嘲笑,你是要做老爷子的干女婿?到时候你不光死得惨,还死得难看。胡河南不接茬,站起身说,多多,哥求你,你的恩情哥会好好报答的。说着,他打开手提包,取出一个小巧玲珑、装饰豪华的四方盒子,双手递给许多多。许多多嘴上说,哥,这没必要吧!手却已经伸出去接了过来。那样的礼品她不止一次收过,里边放的东西价值多少她也十分清楚。所以,她并没有打开,而是漫不经心地收了起来。

    胡河南一大早在海岛市上飞机前就把一号厅订下来,并不指望着晚上就能请到邹老,他要请的主角就是陈贝贝。胡河南知道许多多能搞定陈贝贝。陈贝贝能在一号厅一炮走红,许多多是背后的推手和关键人物。在陈贝贝对许多多的感激余温尚存时,让许多多出马请她是最好的选择。果然,许多多一个电话,陈贝贝就答应见面了。

    陈贝贝不是答应跟胡河南见面,是跟许多多。

    接许多多电话的时候,陈贝贝刚洗完澡还没出卫生间。陈贝贝洗澡花了很长时间,至少有一个小时。她这个习惯是第一次跟安徽的李老板后养成的。李老板是煤老板,也是陈贝贝能够出道的恩人。可是恩人归恩人,身子归身子,小巧而又丰润的陈贝贝看着自己的身子心里都充满了骄傲和怜惜。李老板一个开煤矿的农民企业家无法让陈贝贝不产生污浊的联想,可是她别无选择。她是那种识时务的女孩,明白女人再好的身子也只是成本,她必须付出这个成本。于是就只能用拼命冲洗来把心里的污浊感冲走。每次和李老板做完爱,她都要把自己的身子冲洗一小时,仿佛要漂白。这次和李老板做完,她又洗了很长时间。李老板正趴在外面的床上看电视。这是李老板的习惯。陈贝贝接了许多多的电话,有了立刻离开李老板的借口。

    坐在许多多的对面,陈贝贝的头发还是湿的。许多多看着她小巧生动令人怜爱的小脸打趣说,老李来了?陈贝贝点头,不满地说,在宾馆躺着呢,正好你的电话救了我。许多多伸手在陈贝贝的脸上拍了拍:可怜的孩子,你欠他的还得差不多了,下回离他远点。陈贝贝笑了笑,楚楚动人。许多多说,姐给你介绍个新朋友。陈贝贝摇头,你想累死我呀?其实,她的话里有话。在她所在圈子里有个潜规则,凡是介绍“朋友”给女孩的,要从中收取介绍费。陈贝贝开始时也接受这样的潜规则,给过介绍人好处。但是,随着她的身价提高,这样的潜规则对她也不灵了。

    许多多说你想哪儿去了!这个人是只潜力股,是做房地产的,比老李斯文多了。陈贝贝说是吗?许多多说,你呀,不能跟着感觉走,要规划,比如邹老有的,正是那些老板们做梦都想要的,那些老板有的,也正是邹老不能给你的,所以,要懂得嫁接,规划。陈贝贝点点头,多姐,你是我老师,不,是导师。许多多刮了一下陈贝贝的鼻子,出不了半年,你就成我老师了。

    晚上,陈贝贝准时走进了一号厅。

    一号厅显出少有的轻松,只有胡河南许多多陈贝贝三个人。胡河南并没有像其他商人那样盯着陈贝贝生动的小脸和高耸的胸脯看,而是一边握手一边在她肩上拍拍,像一对兄妹。落座前,胡河南把许多多拉到落地窗前,把手中的钥匙摁了一下,楼下一辆神采奕奕的白色Q5眨了眨眼睛。胡河南把钥匙拍在许多多的手心里。许多多微微笑了笑,搂着胡河南拍了拍他的后背:哥们。

    一号厅金碧辉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芦芙荭小小说二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网名:
评论:
验证:
网友评论仅供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编辑部电话:0771-5664408 广告发行部:0771-5624238 通讯部:0771-5628728 传真:0771-5664408
地址:广西南宁市建政路3号
Copyright (C) 2013 www.hongdouzaz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红豆》杂志社 版权所有